連續假期結束,平日的早晨冰炎穿起褚冥漾沒看過的西裝,對著鏡子打好領帶紮起馬尾,從鏡子裡看見褚冥漾一臉呆愣望著他不由得勾起嘴角,「褚,我要去上班了。」
  
  「現在是早上吧。」
  
  「是早上,怎麼了?」
  
  「那你怎麼穿得像牛郎……」
  
  冰炎抄起手邊的精裝書砸過去正中腦門,褚冥漾發出:「好痛啊!為什麼拿書砸我?」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不應該把這顆笨腦袋救回來,下定決心不准讓他看深夜節目,「我要出門了,你就看家吧。」
  
  褚冥漾扁著嘴。
  
  「牛郎店也要去?」
  
  點頭點頭點頭。
  
  「那就快去換衣服出門。」
  
  按照休假前的步調,在去上班的途中經過早餐店買了兩份早餐,經過車水馬龍的大馬路,始終走在冰炎身後的褚冥漾停在紅綠燈前拉著冰炎的衣角,冰炎心想:大概是還記得這條馬路吧?但是已經錯過了兩個可以過馬路的綠燈,再等下去只要過個馬路就能抵達公司也會遲到。
  
  冰炎伸手往後把褚冥漾撈到身旁攬住抖個不停的肩膀,「等綠燈再走沒什麼好怕的。」
  
  「噢——嗯。」肩膀上溫暖的力量支撐著,有冰炎的氣息壟罩在他身旁,沒什麼好怕的,他對自己說。但真的很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紅燈轉錄,行人號誌燈上的小綠人開始邁步走動。
  
  「過馬路就到了,」冰炎嘆口氣,「褚,閉上眼跟著我走。」
  
  褚冥漾很聽話的緊緊閉上眼幾乎是被冰炎推著往前進,看在冰炎眼裡跟隻硬被主人拖著走的小狗沒兩樣,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好了,到了。」
  
  聽話地睜開眼,眼前的許多車高速通過令褚冥漾一秒手腳並用巴住冰炎,「不是說到了嗎!明明就是在中間啊!」
  
  冰炎把他從身上撥下來,握住抖個不停的手:「這樣就沒什麼好怕的吧?誰叫你走這麼慢,只好在分隔島上再等一個紅燈,害我遲到這個禮拜就別想吃到你喜歡吃的零食。」
  
  「唔嗚……」在為零食哀悼的同時號誌燈又變了,冰炎牽著他快步地往前進,他沉浸在沒有零食的世界裡根本沒注意四周的景色變化,直到最後冰炎推開一道玻璃門,裡頭傳來的聲音和味道讓他抬起頭看了四周,用力扯住冰炎,「這是哪裡?」
  
  剛好趕上打卡時間的冰炎,心情似乎有稍微好一些,「我上班的地方。」
  
  「我回去了。」褚冥漾轉身就走。
  
  冰炎拉住他的衣領,「你自己能過那條馬路嗎?不過就是動物醫院,你不是也住過一陣子?不會吧?夏碎沒跟你說我是他同事嗎?」
  
  褚冥漾哭喪著臉,內心慘叫:媽媽——我想回家了!
  
  冰炎看著他一臉呆樣,覺得逗弄他真的很有趣。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