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假期結束,平日的早晨褚冥漾穿起冰炎沒看過的西裝,對著鏡子打好領撥了撥頭髮,從鏡子裡看見冰炎一臉好奇的樣子不由得勾起嘴角,「我要去上班了。」
  
  「你確定要穿這樣?」
  
  「不好看嗎?」
  
  「像小朋友偷穿大人衣服……」
  
  褚冥漾抄起手邊的抱枕砸過去,沒好氣地回:「我要出門了,你就看家吧。」明明就是普通的西裝!看起來明明就像普通的上班族,所以問題果然是出在臉上嗎?
  
  雖然冰炎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鮮紅明亮的眼睛裡透露出一種寂寞的氣息,那種感覺對褚冥漾來說不陌生,「想跟嗎?」
  
  「可以嗎?」他都已經做好要在家單獨待一整天的心理準備了,當寵物的日子對已經習慣在大草原上奔跑的狼族來說有點難以置信家犬竟然可以接受這樣狹小的環境,並且對於給予糧食的人類忠心耿耿,難以想像。
  
  「應該可以。」如果是這傢伙的話應該不管到哪裡都會受歡迎吧?褚冥漾這麼想。
  
  按照休假前的步調,在去上班的途中經過早餐店買了兩份早餐,經過車水馬龍的大馬路,始終走在褚冥漾身後的冰炎突然停下抬頭望向天空覺得有些印象。
  
  褚冥漾回頭看突然停下的冰炎,「怎麼了?」
  
  「覺得這裡很熟悉。」
  
  「會害怕嗎?」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問道。
  
  「還好。」冰炎低下頭。
  
  「手給我。」褚冥漾對冰炎伸出手握住他的大掌,「小時候我媽和我姊都是這樣牽著我的手過馬路的,因為我不管怎樣都一定會把自己弄傷,超衰,不過就是過個馬路也會出事,不是跌倒就是被車撞,那個車還不是什麼二輪、四輪的車,是腳踏車耶!腳踏車!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超扯的,不過現在冰炎會保護我的,對吧?」
  
  「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覺得應該要守護眼前的人,大概是對方像狼群裡的幼獸吧。
  
  越過馬路,穿梭在高樓大廈間的小巷弄裡,最後繞到另一條大馬路上,走在騎樓下最後推開一扇門,褚冥漾對他招招手,「這是我上班的地方。」
  
  「我回去了。」冰炎轉身就走。
  
  褚冥漾拉住他的手,「為什麼?」
  
  「不適合進去。」
  
  「不過就是動物醫院而已……」褚冥漾覺得哪裡怪怪的,「夏碎沒說嗎?我在這裡上班的事?」
  
  冰炎搖搖頭。
  
  「早啊!漾漾!」走在他們後面的千冬歲打了聲招呼,「早安,冰炎。怎麼站在門口不進去呢?」
  
  夏碎站在千冬歲的身旁,「再不進去打卡會遲到喔!」半推半脅迫的情況下,冰炎莫名其妙地跟著走進動物醫院裡。
  
  嗯……算了,只是哀號聲和藥水味重了一點……正當冰炎這麼想的時候,夏碎悄悄地靠著他耳邊道:「放心吧,你都被漾漾看光了,沒什麼好害羞的。」
  
  冰炎抹著臉,早知道在家等也是有在家等的好處的。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