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好久不見~

人生就是敵不過3次元的忙碌(已枯

 

 

Breakfast 1

 

Harry親吻依偎在自己臂彎熟睡的Eggsy,輕輕撫過額頭和不久前被他吹乾的頭髮。和Eggsy發生關係不在原訂計畫內,但是Eggsy不抵抗反而有點主動勾引的意思,讓他完全失控,義無反顧佔有Eggsy的一切,輕撫著自己曾經熟悉卻又覺得陌生的身軀。強烈的飢餓感來襲,Harry不得不離開床,不然在太陽升起前可能會克制不住慾望再吃他一回。Harry一起身,原本凹陷的床鋪回彈,讓Eggsy不自覺扭動身軀換了個姿勢,睡眼惺忪的看著他,彷彿在詢問他要去哪裡,Harry伸手撓撓Eggsy的臉頰,「睡吧,天還沒亮。」Eggsy順勢蹭了蹭Harry歷經風霜的手掌,再度閉上眼睛。

 

輕輕搭著樓梯扶手走下樓,彷彿時光倒流回到1875年,Eggsy就是躺在現在的那個位置,Harry會在陽光灑落之前離開床鋪,幫Eggsy做好早餐後,回到書房裡暗藏在書櫃後面的密室,那是屬於吸血鬼的唯一能夠安靜休息的位置。

 

Harry坐在密室裡的簡陋的木椅上,旁邊有著一張同樣簡陋的床,床墊的硬度大概比訂製棺材好一些。捻起一只古老的相框,手指輕輕滑過相片中的人。聽見門外Eggsy在第三個鬧鐘響起時,將桌上的餐盤集中放入水槽清洗的聲響,匆匆穿上夾克拉上拉鍊的聲音,將門輕輕帶上離開這間屋子。

 

隔著門和書架,Harry看不見Eggsy的表情,卻能清晰聽見他心臟跳動的聲音,從緊張到愉悅,再回到穩定的節奏,多美好,忽然又捨不得進入長眠。

 

但是,他寧可化作灰燼也不願再面對Eggsy的死亡。

 

手指按下相框,與桌面相撞發出紮實的聲響迴盪在如陰暗牢房的密室中。

 
 

 
 

他們相遇在仲夏是吸血鬼最痛恨的時節,入秋之後,倫敦的天空再度變得黯淡,陰雨綿綿的天氣讓風吹來更加寒冷,沒有陽光的日子吸血鬼活動時間漸漸增長,隨著活動時間增加,Harry卻一反常態安靜的躲在家中不見任何人。

 

Eggsy已經超過兩個星期沒有收到Harry消息,開始懷疑他們的關係是不是就只限於血液的供給關係?沒有情感構築的結合,只不過是一夜的激情,就這樣雲淡風輕也許、反而比較實際——Eggsy如此說服自己。

 

下班前倒是先看到Merlin的訊息,約在市區小有名氣的咖啡店。走進店裡看見坐在角落的Roxy向他招手,「這裡請坐,點餐不用客氣。」直到Eggsy拉開椅子坐下,她才說道:「抱歉,因為沒有你的聯絡方式,所以借用Merlin的名義,能跟你交換資訊嗎?」

 

Eggsy聳聳肩表示無所謂,拿出手機和對方交換社群和電話。「找我有什麼事?」

 

「和公爵大人交換契約順利嗎?」Roxy歪著頭看著Eggsy微微泛紅的耳根,不等對方回答,「讓我猜猜,公爵大人最近也沒和你聯絡?」

 

Eggsy喝一口黑咖啡,覺得自己隱私被揭穿,笑而不語。

 

Roxy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微笑,這樣的Eggsy讓她翻出多年前的回憶,那時候的他也是紅著耳根坦承一切,倒是公爵大人跑到廚房裡對她懺悔許久。不管時間過多久,經過多少次輪迴,這兩個人的本質仍然沒什麼變,她自己大概是變得最多的那一個。

 

「別誤會,我不是調侃你。只是覺得有些事必須告知,關於簽訂契約的方式,」Roxy筆劃一下脖子上的動脈,「這裡做個記號就可以了。」

 

原本只有泛紅耳根的Eggsy,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害羞漲紅著臉。

 

Roxy一目了然的頷首,「嗯,我知道公爵大人做多了。不過,他現在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把Merlin嚇壞了。」

 

Eggsy愣了一下,「為什麼你知道?」

 

頭頂上燈光投射讓Roxy的眼睛像是玻璃彈珠一樣閃爍,上了口紅的嘴唇微微開闔,「我以為你看出來了。」

 

Eggsy諷刺般笑出來,「你是說,你們透過我在懷念某個人?是的,我當然看得出來,你們追尋逝者的身影,而不是現在坐在這裡的『我』,所以我一直很安分的不去挖開更多的過去。」

 

Roxy輕嘆然後帶著感傷的微笑,「你很溫柔,所以他正在懊悔把你拉進這個世界。」經過轉世也好,輪迴也好,「你後悔嗎?」

 

Eggsy遲疑一下,隨即搖搖頭,「不,我不後悔。只是嫉妒那位占據你們心底的重要人士分量太重。」沒有容身的餘地。

 

「你想太多了。」Roxy喝口茶,用寬口的茶杯隱藏自己想笑又覺得哀傷的表情。不管現在的Eggsy是怎麼想的,對他們來說Eggsy一直都是同一個Eggsy,他一直都在。「我無法猜測公爵大人的想法,但有一部分肯定是一樣的,我們都希望你可以平安快樂的過日子,如果你後悔的話,我可以協助你消除記憶。」

 

「就算只剩下痛苦的回憶,也不會想消除記憶。」Eggsy看著Roxy的眼神相當堅定。「我並不後悔。」

 

「我知道了。」Roxy點點頭。「那麼,我換個方式問,你對公爵大人有什麼想法?」

 

Eggsy停頓很久才回了一句:「好奇吧。」其實Eggsy還沒有釐清自己對Harry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說要有什麼想法?他想的都是Harry到底是依賴什麼東西活過幾個世紀,為的只是追尋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再出現、沒有過去記憶的靈魂。還有他自己對於Harry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Roxy露出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到公爵大人的住處,我們邊走邊聊。」她從座位起身,淺灰色剪裁俐落的連身洋裝襯托出女子的身形,短版的深藍色小外套,搭配米色的小羊皮手套,手拿黑色晚宴包,召來侍者結帳,在走出店門前戴上帽沿幾乎遮掩上半身的寬邊圓頂禮帽。

 

Eggsy這時才忽然發現,身旁的女性吸血鬼下午出門直到天色昏暗,「你能在日間活動這麼久?」

 

Roxy轉頭睞了Eggsy一眼,一副怎麼現在才想到這個問題的神色,「託科技日新月異的福,我們當初花不少時間適應人造燈管。」

 

「原來如此。」Eggsy點點頭,「可以問一些關於你們的事嗎?如何在現代的社會生存之類的?」

 

Roxy沉默的看著Eggsy,「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啊,為了生存,大部分的同伴都是進行夜間的工作,Percival就是在夜間急診室,要拿補給品很方便呢。」

 

「那麼成為供給者到底有什麼條件或是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嗯⋯⋯供給者大多都是自願奉獻,口風也很緊,重點是他們大部分都是吸血鬼狂熱者。當然也有被迷惑,短暫提供血液的例子,除非是緊急狀況,否則我們不會使用——呃、吸血鬼的道德標準。」

 

Eggsy點點頭。

 

「不過就像喝飲料一樣,每個個體都有自己喜好的味道。」Roxy認真地回覆,行進中看向Eggsy的側臉,「公爵大人雖然願意用漫長的生命去等待一個人,但對於生存方式頗有意見。」只信奉名為Eggsy的神,寧願自己餓死的殉道者。

 

「他很愛他?」Eggsy知道的那個他,已經存活在Harry記憶裡好幾百年。

 

「愛和執著,只有一線之隔。」Roxy嘆口氣,「不過造成公爵大人現在這種狀態的,其實是兩百年前的那位。」

 

Eggsy瞪大眼,「你們找到他的轉世?」

 

「是啊,但我們也忽略在輪迴過程中早就已經遺失的記憶和後天養成的成長背景。」Roxy笑說,「詳細的情況還是去問當事人吧,不管是500年前還是200年前,那個人都是我的朋友。」

 

「你和Harry認識很久了呢。」說出口後連Eggsy自己都覺得充滿莫名的酸味,輕輕咬住下唇。

 

一句話惹得Roxy發出愉快的笑聲,「這樣我就放心了,這句話以前很長聽到,忽然有點懷念。」

 

——你和Eggsy認識很久了呢,Roxy。

 

——大人,我們只是朋友,您知道的。

 

——但是他會找你撒嬌、訴苦。

 

——那是因為他想和你並肩而行,而不是被當成需要照顧的孩子。

 

——我知道,但偶爾為之不為過吧?

 

——誰知道呢?

 

——Harry!不要再打擾Roxy工作了!

 

Roxy停止回憶,輕輕觸碰Eggsy的肩膀,「願你的情感必有所歸,Eggsy。」

 

「謝謝。」Eggsy一抬頭看見Roxy美麗的笑容,和她身後Harry房子外等待許久的Merlin。

 
 
 

 
 
 

Merlin遞了一杯熱茶到Eggsy前面,「抱歉,每年到這個時期Harry的狀態都不太好,雖然他要我別通知你,但有些事還是讓你知道比較好。」

 

Eggsy不自在地換個姿勢,等待Merlin繼續說下去。

 

「對Harry來說,這是死亡的季節,他會無法自拔的陷入無止境的愧疚。」Merlin輕嘆,「這也是他最近在思考進入長眠或是死亡的理由,偏向後者的跡象居多,然而你的出現讓他的選擇陷入僵局,不知道由我告訴你這件事是否正確,但是為了打開Harry的心結,再你走進那間房間之前,我必須要告訴你的故事。」

 

 

 

 

-TBC-

 

 

晚點來擠一下萬聖節w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