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同步發表於 鮮網-勞爾巴克斯     

  ~新年的黑館篇~


  
  
  說到底,扇董事就是想整黑館的住戶而已,一開始就先繼出全校人氣最旺的冰炎,和不知道為什麼被評選為最萌角色的褚冥漾做為宣傳祭品,其他住戶也前後收到那套華麗詭異的服裝。
  
  明明就有執事這種服務業可以選擇,為什麼要好死不死選到男公關啊———黑館明明就有女性住戶不是嗎?
  
  「我無所謂喔——」奴樂麗纖細修長的手指,暗紅色的指甲在褚冥漾臉上輕輕刮過,順便在耳邊吹氣,酥麻的感覺讓他抖了一下,「需要的話,可以找奴隸們來支援,不過就是扇董事小小的惡趣味,要是黑袍有這麼好擺弄的話,還算黑袍嗎?」
  
  的確,黑袍要是有這麼好擺弄的話他就不會天天被巴、被踹、被種了!等等!剛剛好像聽到不得了的消息,也就是說,黑館住戶沒有打算配合扇董事的活動嗎?
  
  「怎、麼、可、能、配、合?」冰炎咬牙切齒,想到上次被拐去拍的宣傳照就很頭大,抓開奴樂麗在褚冥漾身上吃豆腐的爪子,把他拉到自己的防守範圍內,「不然你以為我們現在開臨時會議是在幹嘛?」
  
  尼羅優雅地將酒瓶傾倒,鮮紅色的不明液體緩緩地滑入高腳杯內,蘭德爾將杯子舉起,輕輕搖晃,露出一個頗具深意的微笑,「我是沒什麼關係,如果他們對吸血鬼的房間有興趣的話,歡迎參觀。」
  
  為什麼這話聽起來像是:「有獵物自己跑過來,幹嘛不好好享用?」不知道被放血之後醫療班能不能救得活?
  
  「不過,就算開放黑館,那也要他們敢進來吧?」黎沚舔舔手上的奶油。
  
  「老師們會好好的招待他們的。」洛安淡定的喝著茶,旁邊的安因也露出一個天使的微笑,主神的背後有萬丈光芒啊。
  
  看到行政人員和老師級的人物在磨拳擦掌,他要不要提醒變態黑袍們,這是新年不是萬聖節,你們過年在家會受到這種非人類的對待嗎……………………………………………………………………………………………………………………………………
  
  算了,在場的只有他這個普通人類想回家過正常的跨年而已,不應該指望他們像地球人一樣過節日的,不過,要是配合黑館的活動,他就不能回家然後就會被老媽擰耳然後就會跟他的耳朵說聲掰掰,還是先問老姊家裡有什麼活動好了,搞不好可以找藉口躲掉。
  
  「你是要躲去哪裡?」
  
  學長老大,請不要一臉「沒有我你要去哪裡」的表情對著我,你出任務也不會讓我跟啊,更何況他只是想回原世界跨年而已。
  
  「巡司說要帶褚媽媽到紐約時代廣場跟褚爸爸會合。」
  
  學長什麼時候跟老姊這麼熟?跟他家的人這麼熟?他怎麼不知道?
  
  「要我黑館活動結束後再帶你過去。」
  
  「欸?來得及嗎?」
  
  冰炎挑起一邊的眉,「時差很好用,而且有傳送陣怕什麼?」
  
  所以他又沒有人權了?他的夜市、他的火鍋、他的101煙火————
  
  「你的人權不是一直都在我這裡嗎?收得好好的喔!」他輕輕地對著他的耳廓吹氣,還順便輕咬一下。
  
  不、是、這、種、收,謝、謝!推著冰炎的一直靠近他的臉,而且不是說不配合活動?怎麼現在又改變心意了?
  
  「漾漾,不配合的意思是不完全配合,難得有有趣的事,當然要好好玩一玩啊!」黎沚笑著再拿起另一塊蛋糕繼續吃。
  
  所以……你們從剛剛就在算計那些準備要走進黑館的無辜小羊嗎?他現在是該慶幸自己是黑館住戶而不是無辜小羊嗎?
  
  「你們這些小朋友,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顧客至上、賓至如歸啊?乖乖穿上制服,讓其他沒辦法回家的小朋友有回到家的感覺,懂不懂?」扇董事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黑館大廳的另一頭,一個嬌小女性的身影緩緩走來。
  
  冰炎瞇起眼,「你這傢伙,都已經要配合還想怎樣?」
  
  「沒怎樣啊,來剷除一些障礙而已。」扇董事無辜地笑了笑。
  
  對於扇董事的笑法,根據他的認知有非常不祥的預感。
  
  「不就是跟那些無法回家的小朋友聊聊天,一起倒數而已,又沒什麼。」
  
  扇董事,妳確定讓他們進黑館是賓至如歸,不是駕鶴西歸嗎?
  
  結論就是,黑館活動照常舉辦,內容除了公關服務外,自然地會附加上各黑袍的誠意,至於那個誠意是什麼,他只能說:「不要問,很恐怖。」
  
  
  
  
  *
  
  
  
  
  終於,來到了每年的最後一日,黑館從早上開始就有異常的騷動,應該是某些東西也知道晚上的會有不少對它們來說很有趣的活動。
  
  睜開眼,冰炎有點暈眩地看著天花板,緩緩坐起身,皮膚上感覺有點冰涼,揉揉眼……好像哪裡怪怪的。
  
  看著自己比平常縮小三分之一的手,短短的腿,掛在身上過於寬大的衣服,裸露程度百分之八十,連旁邊那隻兔子都跟他差不多大隻,煩躁地抓著頭髮。
  
  他是什麼時候被下藥的?為什麼一點印象都沒有?藥效到什麼時候?這樣晚上要怎麼辦?
  
  腦袋裡瞬間閃過幾百萬種想法,仔細地回想,昨天晚上最後喝了蜜豆奶……蜜豆奶是從褚冥漾那邊拿來的……那個笨蛋應該沒有心機算計他……
  
  然後他想到聖誕節過後扇董事曾經出現過……那時候她說了什麼?『沒怎樣啊,來剷除一些障礙而已。』
  
  障礙?馬的,蜜豆奶是那個時候被調包的嗎?
  
  他看著自己手,然後試著使用天生的能力,集中在手掌上一點氣息都沒有,果然無法使用……呆坐在床上,思考著要怎麼避開黑館裡的其他人的調侃,還是要就這樣逃避現實,躲在自己的房間裡?但是遲早會被抓出去見客的。
  
  「啊……」褚冥漾和往常一樣要和冰炎借浴室盥洗,走進房間看著坐在床上的學長迷你版,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這是學長在外面偷生的小孩嗎?長得好像好可愛!原來學長小時候很可愛啊!
  
  「褚!要用浴室就快去,不要在那邊腦殘,等等再跟你解釋。」小朋友的聲音意外道出他平常會聽到的語氣……
  
  「學、學長!!!!!」
  
  他無奈地翻了翻白眼,「進去!」
  
  趁著褚冥漾盥洗的時間,他爬下床,真的是用爬的,這個床對他現在的身高來說有點高,拉著過於寬大的衣物,走到自己的衣櫃前翻找有沒有適合的衣服。
  
  褚冥漾一出來,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快把自己埋進衣櫃裡,差點笑出聲。
  
  「學長,要不要我請喵喵找衣服給你穿?」
  
  從衣櫃裡傳來悶悶地聲音,「不需要。」然後慢慢地爬出衣櫃……
  
  他咬著自己的下唇,警告自己不准笑,笑了會死掉。
  
  「想笑就笑啊。」反正現在就是很可笑。
  
  「唔、呃!學長…」褚冥漾,拉著小小的學長到穿衣鏡前面。
  
  衣服過於寬大以至於上半身幾乎遮不住,衣襬也都拖在地上,嘴噘著的可愛小孩,誰啊!!!
  
  「所以…我還是請喵喵找適合的衣服給學長穿吧,學長暫時不要出房門喔!」雖然學長小時候黑館住戶應該都看過,但是自己還是想要私藏起來。
  
  「快去!」
  
  
  
  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和喵喵挑出,學長可能會穿的衣服,很普通的帽T和牛仔褲讓變小的學長穿上,媽媽呀,學長小時候就這麼誘人犯罪嗎?難怪那個蓬毛獅頭老是不怕死的對學長毛手毛腳…
  
  不過,扇董事準備的衣服大概是不能穿了。
  
  「誰要穿那種東西啊?」拉著褚冥樣的髮尾,「你也不准穿。」用孩童的聲音說出任性的話語,顯得特別難以拒絕。
  
  「可以嗎?」如果可以他當然也不想穿…
  
  「廢話!」
  
  *
  
  尼羅正在忙碌著大廳的擺設,然後他一抬頭看著褚冥漾手上抱著很像冰炎殿下的小孩,從樓梯上下來……
  
  「咳!褚先生…這孩子是…?」不會吧?小孩都生了?而且還藏在黑館裡?
  
  「尼羅,麻煩你了…」小孩的語氣很熟悉啊…
  
  「冰冰冰冰炎殿下———」
  
  「我只是縮小了點,不是重聽。」整個人趴在褚冥漾身上,不太想動。
  
  「尼羅,不好意思,事情就是這樣,所以……」
  
  尼羅露出微笑,「沒問題的,那麼就請褚先生找個位置坐下,等我們的小客人來吧…」
  
  所以這遊戲的設定,尼羅還是管家的身分?真是太不公平了吧?不過這甜點還真好吃。
  
  「學長,要不要吃一點?」拿著湯匙挖了一小口布丁遞到學長嘴邊。
  
  「不要。」
  
  「好吧。」不管是大學長還是小學長,都不領情啊,那就自己吃。
  
  隨著時間越接近傍晚,黑館的住戶也都來到了大廳,安因在不久前也加入了吃下午茶的行列,所以是一路吃到跨年嗎?會不會胖啊?
  
  「放心,我會讓你沒時間胖的。」
  
  學長,請不要用小朋友的聲音撂狠話,很沒說服力。
  
  「有沒有說服力你很清楚,不是嗎?」抱著自己的書舒服地窩在他旁邊。
  
  安因看著小小的冰炎和褚冥漾的互動露出微笑,而這個治癒的畫面,已經暈死了一票剛走進黑館的小朋友們。
  
  「喔喔!小朋友們來啦?」洛安拎著黎沚的領子,看著一票小朋友被傳送陣移走。
  
  奴樂麗聽到聲響,也跟著走出房門,「噢!遊戲要開始了嗎?」
  
  他有沒有看錯?奴樂麗手上拿的是皮鞭和手銬?不過就是跨年,有必要玩這麼大嗎?
  
  接著進來的小朋友,被黑袍們異常溫柔的笑容騙進房間,傳來此起彼落的叫聲後,安靜好一陣子,他抖著把杯子放在桌面上。
  
  啊哈哈,他什麼都沒聽見、沒聽見,淡定啊,褚冥漾,好險腹黑的紫袍們和他的好友們沒有參加黑館的活動,否則應該會更加的——驚悚。
  
  晚餐時間來了一批小朋友,擠在安因和褚冥漾面前,說著一些他們聽不太懂的事,只能微笑虛應幾聲,笑到他臉都快僵了還越來越多人,一直黏著他的小學長也越來越沒耐心一直捏他發洩。
  
  「啊啊———漾漾好可愛啊———」
  
  「這個和冰炎學長很像的小朋友也很可愛♥」
  
  小朋友們差點撲到褚冥漾身上搓他,要不是學長為了躲那些魔掌不得已坐到他身上,大概兩人的晚節都會不保,他居然覺得這種狀態有點像小丑魚和海葵……
  
  不過,通常這種時候學長應該不是直接把人急速冷凍,就是直接燒掉,今天怎麼沒有發生呢?
  
  「因為那個藥效。」學長悶悶地回答。
  
  原來如此,所以才一直在我身上捏?回去看一定到處都是瘀青。
  
  「會痛嗎?」小學長捧著褚冥漾的臉。
  
  看著充滿歉意的眼神,他忍不住親了親對方粉嫩的小臉,「還好。」
  
  沒想到又引來旁邊一陣尖叫。
  
  這就是扇董事的用意吧?超治癒……然後送醫療班復活,睡醒的隔天不止是新的一天,又是新的一年,世界真是美好的假象。
  
  接近午夜,最後一批小朋友走進黑館,尼羅招呼著,蘭德爾穿著和平常一樣的披風站在樓梯口,天井鑿引進來的光照在吸血鬼伯爵身上,不知哪來的風吹起黑色披風和額前的瀏海……
  
  蘭德爾微微一笑,露出尖銳的利牙,「新年快樂啊!小朋友們,想參觀尼羅的房間請跟我來喔———」
  
  這,絕對不是萬聖節。
  
  
  
  
  *
  
  
  
  
  他抱著被扇董事下藥縮小的學長,在時代廣場上找尋褚冥玥的身影。
  
  「你直接滴血傳送過去不就好了?」冰炎不知道褚冥漾到底在瞎忙什麼?
  
  「你確定不會直接傳到我爸或我媽面前嗎?」
  
  正當兩個人在原地猶豫的時候,褚冥玥從後面敲了他的腦袋,「嗨,褚漾漾,你來啦。」
  
  「姊!」轉過身去,看到他家老姊和老爸老媽,「我們正在討論要怎麼找你們…」
  
  「喔?以你這種找法可能找到明年跨年都找不到我們。」用膝蓋想也知道她家弟弟會想出什麼東西,她看著褚冥漾抱在手上的小孩,「這是誰家小孩?和冰炎小弟好像!」
  
  「巡司。」冰炎不是很高興地叫了褚冥玥。
  
  「哎呀,是冰炎小弟弟啊,」褚冥玥搓了搓那顆銀色小腦袋,「我還以為是哪來的私生子咧。」
  
  「是扇董事的惡作劇。」褚冥漾大致解釋一下。
  
  「真是不錯的新年禮物。」
  
  他完全沒想到,褚冥玥的評語居然這麼的良好到完全沒有惡意。
  
  「呵,很棒不是嗎?」她意有所指地戳戳小冰炎的臉頰,一個抱緊緊,另一個抓緊緊,扇董事終究是疼這兩個小傢伙的。
  
  「漾漾,這誰家小孩啊?和你學長好像啊…」老媽看著褚冥漾身上趴著的小孩。
  
  「呃、這是、學長住國外的遠親啦,他的家人拖學長照顧,可是學長臨時有事,所以…」阿嬤,對不起,他不是故意要說謊的,讓老媽知道真相太恐怖了……絕對會把學長搶回去自己照顧…
  
  「這樣啊,那要好好照顧人家,你學長都這麼照顧你,聽到沒?」
  
  欸?難不成他這一年來,說謊的技巧又更高一層了嗎?
  
  冰炎看他又在腦殘,偷捏他一下。
  
  夜空裡白色的雪花片片紛落,跟著人群抬頭看著時代廣場的倒數計時器,絢麗的燈光呼應著熱鬧的年節氣氛,注意到抱在懷裡的孩子,溫熱的體溫傳來。
  
  「會冷嗎?」
  
  「還好…」不是在出門前就把所有禦寒工具都往他身上擺了嗎?否則他現在也不會這麼熱……
  
  看著那被暖到有點緋紅的小臉,忍不住蹭了蹭。
  
  「褚,我不是玩具,不要蹭我。」推開那個靠近卻有些冰涼的臉。
  
  「可是學長這樣好可愛。」再蹭兩下。
  
  現在就算用力出拳揍他也沒什麼效果,他根本就已經習慣自己平常的力道,現在的力道像小貓一樣,把自己脖子上有點過長的圍巾繞上他,「等我恢復你就死定了,要是感冒的話,看我會不會把你種在床上。」
  
  「那就等學長恢復之後再說,等感冒之後再說……」凍得有點泛紅的鼻頭,埋在溫暖的頸間。
  
  新的一年,褚冥漾越來越不怕死了。
  
  
  
  
  
  
  
  
  
  
  
  
  
  
  
  
  完全是自己想寫迷你學長(被種)
  重點是從頭到尾被褚漾漾抱在手上喔——( ‵□′)───C<─___-)|||
  
  
  現在大家應該不是在看電視轉播就是在電視另一頭倒數吧…
  
  
  老實說,這是隔了至少五六年才又跌坑,希望我能補完…(之前的都是斷頭坑就對了XDDD
  
  也因為這個坑讓我認識了更多坑底的夥伴(欸?
  
  在這裡感謝加櫃、投票、送禮和鍵閱的朋友們,你們讓我更有動力去填坑ヾ(≧∇≦感謝≧∇≦)ノ
  
  其實還滿想知道禮物櫃裡那個催文系列到底是從哪弄來的?←想弄來去鞭別人(喂!
  
  
  
  新年新希望就是把坑補完
  然後輕小說也可以擠出一點東西來。
  圖也可以有點進步。
  工作也可以順利。
  這樣。
  
  
  
  新的一年,祝大家都可以快快樂樂的過日子~
  
  
  ε(*’・ω・)з【。+゚а наРРy Иёщ УеаЯ。+゚】
  
  
  砂礫OwO//
  
  
  
  
  
  
  
  
  ~關於農曆年~
  (這絕對不是預告,沒有這種東西!)
  
  
  
  「學長。」
  
  「嗯?」
  
  「農曆年……」
  
  「閉嘴。」
  
  「是你的年耶~紅眼殺人~」
  
  「褚,床和窗戶選一個。」
  
  「………可以都不要嗎?」
  
  「以下還有180萬種選項……」
  
  「………我選床。」
  
  「很好。」
  
  
  於是他們決定好,寒假過年的行程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