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注意事項】
*本區含有BL/同人,迷途的小羊請按下X或上一頁離開*

★廣告垃圾留言太多,因此設了留言登入限制,請見諒OTL
★正體中文BIG5密碼請直接複製貼上就可以囉☆這樣還不行的話,旁邊的人應該可以救你



通販使用:月見草賣場
更多經營項目@這裡(メω・)σ☆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多麼希望明天可以繼續更,機率不大就別等了(。

 


 

一旁看得清楚的Valentine皺起眉,追上銀髮紳士扛著小女孩迅速奔走的步伐,「放了她吧,她還是個小孩子。」

 

「如果我說不呢?親愛的Valenitne,你還沒發現這一切事有蹊翹嗎?」銀髮紳士還是將小女孩從肩膀上移到地上,小女孩一溜煙地躲到Valentine身後,小孩直覺戴皇冠的人至少有見過面,那個完全沒見過又沒禮貌的男人相對地令人生厭。

 

「先生,您的意思是?」Valentine一邊詢問,一邊蹲下熟練地將小女孩的衣物打理整齊。

 

銀髮紳士勾起嘴角,「已經有好幾百年沒這麼熱鬧了。」



 

19. 女巫、鏡子、珠寶盒-上



 

接到Merlin電話通知的Princess Tilde感覺到心跳不受控制,手緊抓著衣領,「Gazelle!Gazelle!我們是不是做錯什麼?」

 

Gazelle將Princess Tidle扶起坐上椅子,倒了一杯溫開水遞到公主手裡,「沒有人能控制命運之輪的轉動。」

 

「你在說什麼呢?Gazelle?」Princess Tilde困惑地望向待在身邊許久,自己卻從未真正解過的侍女。

 

「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待時機,殿下。」Gazelle從裙帶裡抽出塔羅牌,命運之輪正好滑落在地。「等待無名之王回到英國。」



 



 

Harry和Roxy用最快的速度趕回裁縫店,回到過去倫敦魔法學會的會議室,發現Percival和Lancelot都已經坐在他們的老位置上,Charlie也在其中。Harry看了Merlin一眼,Merlin不愧是Merlin,短時間就能把他們的盟友找齊。

 

「我們需要協助。」Harry開門見山說道,「他們綁架了Daisy,而Eggsy追上去就消失了。」又一次消失在他眼前,Harry不自覺地握緊雙拳,控制自己的呼吸和講話的語氣。

 

Percival看著慵懶近乎十五年的老友,眼睛散發出堅定的決心和覺醒的精明,這才是他所認識的Galahad,最接近Arthur、總是挑戰危險底線的騎士,無所畏懼的Harry Hart。

 

「所以我們需要提供什麼協助?」Lancelot舉手詢問。

 

「我需要知道那首詩的意思。」Harry直覺Merlin所得到的那首詩不是巧合。

 

Percival和Lancelot互看一眼,「這沒問題,還有呢?」

 

Harry停頓了一下,深呼吸後沉重地嘆口氣,「我需要Eggsy,我要他平安的回來。」

 

Merlin拍拍Harry的肩膀,所有人相視一笑。

 

「這是當然的。」

 

「你是在說廢話嗎?」



 



 

Eggsy闖入車陣之中,完全忘記恐懼和害怕,一心只想要回Daisy。雖然他知道,在那個世界會有Lee、會有Princess Tilde甚至他們的母親,但是那一刻的當下他還是推開了Harry獨自前往。

 

那個多年前讓Lee永遠回不來的妖精、讓多少人的夜裡無法安眠的妖精,他並不是無名之王,無名之王已經離開那個世界太久了,那是佔據王位的偽王,無望城堡的堡主。他必須將Daisy搶回來,無論什麼代價。

 

「Eggsy。」Lee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擋住他的去路,無論Eggsy怎麼閃也閃不過Lee的阻攔。

 

Eggsy皺起眉、咬緊牙,逼自己忍住不動手揍擋在他眼前的父親,「他帶走Daisy!」

 

「是的,我知道。」Lee擋在他眼前,揉揉Eggsy僵硬的肩膀,「我們需要她的幫助。」

 

Eggsy激動地想要大吼,什麼幫助都可以,為什麼是Daisy?她還那麼小。

 

「Eggsy,冷靜下來聽我說。」Lee輕聲在他耳邊呢喃安撫著,「Princess Tilde告訴我,Galahad已經著手準備接下來的事,我們需要配合他的安排。」

 

「Harry?」Eggsy充滿疑惑地看向Lee。

 

「是的,Harry。」Lee頷首,「我們要讓Daisy將物品帶出來,然後把你們都送回去。」

 

Eggsy聽了聽,覺得哪裡不太對,「那你呢?」

 

「我已經屬於這裡,Eggsy,我回不去了。」Lee和Eggsy並肩而行,他們已經非常接近無望堡的外圍,看著冰冷陰暗又巨大的城堡。

 

再一次聽到Lee的聲音,Eggsy才意識到Lee是認真的,那個容貌完全沒有變化的父親,Eggsy內心拒絕承認的事實。

 

「嘿,別露出那種表情,一切都很好啊。」Lee露齒微笑﹐「你還有Harry和很多的朋友不是嗎?」Lee揉揉Eggsy的頭頂。「現在,該我們上場了。」

 

父子倆人同時看向無望堡,深呼吸之後,不雕花的牛津鞋踩在泥濘的土地上前進,濃霧逐漸將他們包圍。



 



 

此時Harry和Merlin來到Princess Tilde的英國行館,在交誼廳裡Harry的心沒有像外表那般冷靜,他走到窗邊看向窗外的草木被風吹動,逐漸陰暗的天空彷彿壟罩一股沉重的低氣壓,幾乎讓他喘不過氣。

 

Merlin沒有好到哪裡去,他身陷在沙發椅裡沉思著從過去到現在所有的一切,如果他們不曾插手Arthur的計畫,如果他們對於魔法不那麼執著,如果沒有這些如果,生活是否能夠平靜一些。

 

當他們各有所思時,侍女將Princess Tilde引進交誼廳,Harry轉過身正想開口,Princess Tilde頷首,「我知道兩位紳士自此的目的和計畫,如果可以我希望一切能歸於起始,一開始的那個原點。」

 

Harry有點看見Princess Tilde的決心,「Princess Tilde……」

 

Princess Tilde將輪椅滑到Harry身邊,和他一同望向窗外無盡的黑暗,「Galahad,我是犧牲多少人才能活到現在,命運終將帶領我們來到這個交叉點,是時機選擇了我們,不是我們選擇了時機,無名之王一直在等待這一刻到來,我們必須相信,相信一切都是真實的。」

 

「謝謝。」Harry顫抖哽咽的聲音,感謝Princess Tilde的協助。

 

「我們等Valentine回來,計畫就能開始進行。」Princess Tilde似乎比Harry還要冷靜,思緒要更清晰一些。

 

「還有一件事,我想詢問Miss Gazelle可以嗎?」Merlin問道。

 

Princess Tilde回應:「當然,Gazelle,盡力回答。」

 

Gazelle睜大眼睛點點頭。

 

「誰是那兩位魔法師?」Merlin透過鏡片看向那平靜無波的黑瞳。

 

「我不清楚,先生。」Gazelle禮貌地回應,「這是我自從出生就知道這首詩,我只知道自己是烏鴉,在對的時間引導對的人,讓命運的齒輪繼續轉動。」

 

Merlin嘆口氣,皺起眉,「也就是說,你所謂對的人還沒出現囉?」

 

Gazelle搖搖頭,「不,先生,他們都已經走上命運的道路,自然有人會引導他們前行,只是他們並不清楚。」

 

「那你又是如何知道這件事呢?」Merlin繼續追問。

 

「是塔羅牌,先生。」Gazelle從衣裙口袋裡拿出那張命運之輪,「我們都在命運之輪上。」



 



 

Eggsy不是第一次走進無望堡裡,但卻是第一次與無望堡的堡主面對面,那是有著一頭銀白色頭、髮中古世紀的紳士,皮膚蒼白到毫無血色,眼眶凹陷的陰影像是黑眼圈,如果以現代流行的說法,他寧可相信對方是吸血鬼。

 

「好孩子,聽說你想見我。」對方先開口說道。

 

這令Eggsy挑起眉,原來對方也知道他在找他,Eggsy穩住心跳回答:「是的,先生。我有兩件遺失物不知道您是否有瞧見?」

 

「是什麼遺失物呢?」

 

Eggsy抿抿嘴,假裝自己正在思考,然後才說道:「聽說您喜歡玩猜謎,不如讓您猜猜。」

 

銀髮紳士一笑,「有什麼條件?」

 

「如果讓您猜中,就不要回我的遺失物;如果猜超過三次,請毫無條件地將我的遺失物歸還。成交?」

 

銀髮紳士對自己的能力太有自信,當然毫不猶豫地答道:「以天地為名、眾人為證,成交。出題吧,孩子。」

 

圍在他們四周參加無盡舞會的人們,包含他的父母——Lee和Michelle還有Princess Tilde的管家Valentine都在看著,Eggsy點點頭,「那是一個小小的、軟軟的、可愛的小東西。」

 

銀髮紳士瞇起眼睛,摸了摸自己胸前的暗袋,就怕年輕人知道了什麼秘密,「噢?那是生物還是死物呢?」

 

「生物。」Eggsy微微一笑,「您還有兩次機會。」

 

「那是什麼顏色的呢?」

 

「金色、粉紅色和白色。」Eggsy提醒他,「您還有一次機會。」

 

銀髮紳士多疑的猜測:年輕人遺失的物品,如果不是來替Princess Tilde要回契約之物,那麼就是那個小女孩,但是他並不認為那個小女孩有什麼可愛,明明就是鬧騰的黑色。

 

「那是這麼高的小孩嗎?」銀髮紳士比了比自己的腰還要更低的位置,心想這題太簡單、太容易猜中了。

 

Eggsy低著頭,讓銀髮紳士無法辨識他的表情,下一秒Eggsy抬起頭,「錯了,先生。」

 

他完全無法相信,連說了好幾次:「怎麼可能!」然後才狠狠地瞪向Eggsy,「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你的親妹妹你不要回去了嗎?」

 

Eggsy冷淡地看著銀髮紳士,「就在你胸前的暗袋裡,這麼多年你都忘了那東西長什麼樣子了嗎?」

 

銀髮紳士不甘心地從左前方的胸前暗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小珠寶盒,緩緩地打開確認裡面的物品,確實和Eggsy說的一樣,蒼白中帶著粉嫩血色的小指,上面還有一枚金色尾戒,「這分明是死物。」

 

Eggsy搖搖頭,「它還活著不是嗎?您沒有看見它的血液仍在流動嗎?」

 

是了,銀髮紳士想起來了,那是為了讓寶物和契約永遠保存下去的方式,他竟然忘了。銀髮紳士咬牙闔上手掌大的珠寶盒丟給Eggsy後,問道:「第二道題就不用猜了吧?我知道你是來要回你妹妹的。」

 

「您剩下兩個機會。」Eggsy勾起嘴角,「我那個妹妹不需要救她的,總有一天,你會恨不得把她從窗外丟出去。」那個小惡魔只有在親近的人面前才會比較乖一點。

 

「你已經得到他們用多少年的時間都無法得到的東西,那你到底要的是什麼?」

 

Eggsy搖搖頭,緊緊握住手裡的珠寶盒,確認Valentine已經因為契約解除而消失在無望堡,「我在這裡所遺失的物品,可不只一項。你剩下最後的機會了。」

 

銀髮紳士磨了磨牙,他知道這是他最後的機會,「是生物或是死物?」

 

「是生物,先生。」

 

銀髮紳士焦慮地在宴會廳裡打轉,突然小女孩的聲音打破了沉默的空氣。

 

「Eggsy!」Daisy看見Eggsy就想衝過去抱他,但是被無望堡堡主一聲令下,被一道無形之牆隔絕開來。

 

「Daisy,聽我說,Daisy,好女孩。」Eggsy有點心疼地看著小女孩,「要堅強,改天幫我向Roxy、Merlin還有其他人問候。」Eggsy只能把Harry放進其他人的選項裡,就是怕自己太傷心。

 

「Eggsy,你在說什麼?」Daisy敲打的如空氣般的牆壁,聽不懂Eggsy到底在交代什麼事情,什麼叫做代他向其他人問候?難道Eggsy不打算離開這裡嗎?他不是來救她的嗎?

 

無望堡堡主終於停下,擋在他們兩人面前,「我認輸,你想要回的是什麼東西,說吧。」

 

Eggsy深吸一口氣,「我父親。」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