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專用號誌燈上的小綠人奔跑著,褚冥漾拉拉冰炎上衣袖口往前不時回頭看看對方有沒有跟上。
  
  他喜歡和冰炎一起上班,對褚冥漾來說在動物醫院裡比整天關在家裡自在,雖然沒有新鮮的空氣和廣大的腹地可以奔跑,但是看著人來人往和來來去去的各種動物們也很愉悅,真的忙碌起來的時候冰炎會把他趕到三樓以上的研究中心。
  
  此時此刻褚冥漾就坐在辦公椅上轉啊轉,看著夏碎拎著老鼠、蟑螂餵食整間的冷血動物一臉怡然自得的樣子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電話聲響,夏碎放下手邊的工作接起聽著那一頭的聲音停頓一下瞥了他一眼說:「好,我知道了。」掛上電話,夏碎神色凝重地看著他,「可能要麻煩你到樓下一趟把冰炎押去醫院上藥。」
  
  「醫院?」他皺起眉頭想不透冰炎為什麼會要去醫院,但是身體卻跳下椅子往一樓跑去。
  
  遠遠地就看到冰炎的左手藉著厚實的紗布摀著右手,紗布上滲出點點的紅色痕跡,褚冥漾衝上去不可置信地望著冰炎不太自在的表情,旁邊一左一右還分邊站著喵喵和千冬歲似乎就怕傷患逃跑。
  
  「漾漾!快點勸學長去醫院啦!」喵喵看到他出現立刻開口說道。
  
  褚冥漾走近後拉過冰炎的手掀開紗布看見皮開肉綻的傷口,「誰弄的?」
  
  「不重要。」冰炎搶回紗布繼續壓著止血。
  
  千冬歲看了時間然後說:「漾漾,我已經叫好車了,等等車會直接去醫院,學長就交給你囉!」
  
  「一定要去醫院嗎?」褚冥漾看冰炎臉上寫著「這又沒什麼」的表情問道。
  
  「一定要去,對方還沒打過預防針,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而且那個傷口怎麼看都是要縫。」千冬歲推推眼鏡,但是他治動物不醫人類。
  
  褚冥漾點點頭,接著仰頭凝視冰炎卻被閃過視線,左閃右閃、閃到最後受不了褚冥漾水汪汪的視線攻擊,「煩,去就是了。」
  
  兩人一起坐上車到醫院急診室直到包紮好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褚冥漾從頭到尾慘白著臉看著人類醫生縫合傷口,冰炎倒是連一聲都沒吭。
  
  回到動物醫院,冰炎自行默默走進行政辦公室簽下假單和修改排班表,褚冥漾則是臉色陰沉的偷偷繞道打開動物寄宿區的大門。
  
  露出閃亮的白牙與犬齒。
  
  「說吧,是誰?」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