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oading : Propellant

 

 

*CP是哈蛋,但是前面看不出來

*延續沉痛的第二集,在第三集出現前完結,但是會寫很慢很慢很慢很慢……

*第二集電影、小說設定混用

*應該會是中長篇吧?盡力不斷尾

*All the Kingsman妥妥的活著

*HE必定HE

 

 

 

1. The Wedding Trap


 

那是一場眾所注目的世紀婚禮,新娘是瑞典公主,新郎則是倫敦薩維爾街的裁縫。

 

Eggsy站在教堂準備室的三面鏡前,青翠的眼眸中透露出一絲憂慮,看著鏡中身穿皇室禮服的自己深呼吸,他告訴自己:Eggsy,別聳了,你都已經拯救世界兩次,還怕第三次?

 

Harry走進準備室看出Eggsy因緊張而緊繃的肩膀線條露出微笑,喊他一聲:「Eggsy,昨天彩排過還記得嗎?」

 

「Harry。」Eggsy從鏡子的反射中看見年長的紳士走了過來,竟然讓他感到放心,「我只是⋯⋯緊張,我是說這是一場婚禮,我竟然要站在那個地方,我從來沒想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而且站在自己身旁的人不是Harry,他真的從來沒想過會執行這樣的任務。

 

Harry會意一笑,走到放著一瓶上面貼著Kingsman標籤的單一純麥威士忌和玻璃杯的小桌,將威士忌導入酒杯裡,遞了一杯給Eggsy,兩人輕輕碰杯。「乾杯。」

 

Eggsy看著Harry,覺得自己永遠無法成為像導師一樣的紳士風度翩翩,令人欽羨,「你確定我現在看起來不像跳樑小丑?」

 

Harry將酒杯移開嘴邊勾起嘴角,拉著Eggsy到三面鏡前,站在Eggsy身旁,「看著鏡子,你看見什麼?」

 

Eggsy皺皺眉,「一個搞不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的人。」

 

「我看到的是一個正值、勇敢、忠誠、實現自己無窮潛力的人,」Harry看著鏡子裡的Eggsy,眼神中充滿驕傲和迷戀,「這個人好好的運用了人生。」

 

Eggsy感受到Harry的視線,雙頰悄悄地染上淺淺的血色,垂下眼,「這全都是你一個人的功勞,Harry,謝謝。」

 

「不客氣。」Harry捨不得,但不得不將他的最愛送入禮堂。「你準備好了嗎?」

 

Eggsy深吸一口氣,「我非常確定。」

 



 

紅毯不長,但Eggsy像是走了一個世紀,每走出一步都能感覺到心臟的激烈跳動,他看向前方座位上坐滿賓客,一半是皇室成員,另一半是Kingsman和Statesman的同事,Eggsy吞嚥一口口水,他現在必須相信Harry可以控制住情況,相信自己的運氣沒那麼差。

 

Eggsy站在祭壇下等待新娘從紅毯的另一端走來,Princess Tilde的婚紗和她本人一樣柔和簡約,不求多長的頭紗和裙擺,氣質就能展現與眾不同,Eggsy開始緊張起來。

 

Harry戴著Kingsman特製的眼鏡,眨眨那僅存的眼睛和場外的Merlin連線。Eggsy專注在Princess Tilde的腳步,直到她搭著瑞典國王的手臂走到他身旁,國王親手將Princess Tilde交至他的手上。國王在Eggsy耳邊低聲提醒:「照顧好她。」

 

Eggsy點點頭,以同樣的低語回覆國王陛下,「我會的,您也要多保重。」

 

瑞典國王表情嚴肅的點點頭走進皇家席位。

 

牧師帶著新人唸完結婚誓約,交換戒指,新郎親吻新娘,新人轉身準備往禮堂外的方向走去,在Eggsy即將牽著Princess Tilde走完最後一排座椅,結婚儀式到此幾乎毫無破綻的完美。

 

從祭壇開始騷動起來,連續的小型爆炸從祭壇延伸到賓客座位,時間相隔不到一分鐘的時間。Eggsy以肉身保護住Princess Tilde,第一時間就是將她拉出教堂外,教堂在他們身後倒塌。

 

「Eggsy……」

 

看著Princess Tilde純白婚紗上的髒污和滿盈的淚水,Eggsy只能故作鎮定從西裝胸前口袋拿出Kingsman特製眼鏡戴上,「沒事的,都會沒事的。」

 

煙硝,是開戰的訊號。

 


 

Merlin還未有回應之前,一輛線條優雅、顏色低調的限量車款停在路邊,搖下車窗露出的臉龐讓Eggsy瞠大了眼。

 

「Eggsy!公主殿下!上車!」

 

Eggsy只停頓一秒,抱起驚魂未定的Princess Tilde塞進後座,自己也坐上了車。「Roxy!妳到哪裡去了?我們⋯⋯」

 

「安靜Eggsy。」Roxy看著後照鏡裡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Princess Tilde,「先為我們介紹一下。」

 

Eggsy一副這種時候還要顧及社交禮儀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的表情,像被罵的孩子般撇了撇嘴,「小娣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兼同事Roxanne,Roxy,Princess Tilde。」

 

「她什麼都不知道。」Roxy看一眼後照鏡中的Princess Tilde直覺下了判斷。

 

「不!我知道!」Princess Tilde低聲嘶吼,「有人要推翻皇室成員,所以利用我們的婚禮給世界各國的皇室一些警告,殺雞儆猴。」

 

「Eggsy?」Roxy詢問。

 

Eggsy看著窗外長嘆一口氣,「Okay, alright, 只對了一半。」

 

Roxy露出嘲諷的笑,Princess Tilde踹了Eggsy所坐的副駕駛座,手伸過去又打又抓Eggsy,「你騙我!」

 

Eggsy一邊躲避Princess Tilde的攻勢,一邊瞪著Roxy,「沒有!只是國王陛下只願意告訴妳這麼多,我只能說這麼多。」

 

「別怪他,Eggsy向來是聽長輩話的好孩子。」Roxy歪頭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吐槽,「你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

 

「Roxy⋯⋯」Eggsy仰頭無力,看著窗外的景色「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Morton家族產業。」Roxy直視前方的道路。

 

「Merlin知道嗎?」

 

Roxy愣了一下,咬咬唇瓣,「Merlin不是間諜?」

 

「什麼!」Eggsy瞪著Roxy ,「不!當然不是!你怎麼會這麼認為⋯⋯不,你應該要這麼認為,我一開始也這麼以為,但不,不是,我可以用性命保證他不是。」

 

「Eggsy,你戴著Kingsman的眼鏡他有聯絡你嗎?」

 

Eggsy沉默,敲了敲鏡架,「Merlin?」

 

『Galahad,你去哪裡了?』

 

Eggsy轉頭看著Roxy,用嘴形對Roxy說:他在。「你看到了嗎?」

 

『Galahad,那個是Lancelot?你是白癡嗎?都不確認對方是敵是友就上了對方的車?』

 

「我確實不知道Merlin,你說呢?」

 

Merlin給他一個很長的沉默,『好吧,Princess Tilde沒事吧?』

 

「沒事,你們呢?」

 

『一些輕傷,大致上都沒事,Arthur會等你回來。』

 

Eggsy聽到Harry的聲音傳來,『別擔心我們,專注在任務上,這次的任務只能靠你自己的判斷能力Eggsy,也許我們的理念不同、作法不一樣,但可以是朋友,而這份工作也沒有永遠的朋友,祝你任務順利,也幫我轉達給Princess Tilde,國王陛下希望她能儘早平安回國,如果可以的話先排這件事。』

 

「Roger that.」Eggsy聲音低沉沙啞的回覆。「我會先關閉通訊,有需要再聯繫。」

 

Harry輕輕回覆一聲,眼鏡裡的顯示便轉為離線。

 

「Merlin?」Roxy問。

 

「不,是Harry。」

 

「他還活著?」

 

「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Eggsy看著Roxy將車開往陌生的山間小路。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Eggsy?你們到底是什麼人?」Princess Tilde恐懼顫抖的聲音從後座傳來。

 

Roxy睞了Eggsy一眼,Eggsy冷靜安撫Princess Tilde:「我們是Kingsman,不是裁縫。」

 

「我們是私人組織的特務。」Roxy接上Eggsy的聲音。

 

「我很抱歉Tilde,我必須讓妳睡一覺,醒來之後妳會回到瑞典,並且忘記這段時間的記憶。」

 

「什麼?你不能這樣對我,這個任務我們是夥伴,不是嗎?」

 

Eggsy皺眉,「Tilde,國王陛下擔心妳的安危,我必須讓妳安全的回國,這是我的工作,你知道的。」

 

「Eggsy,你不能把我牽扯進來之後,又把我推出去。」

 

Eggsy深吸一口氣,「我很抱歉,因為妳是無辜的,我更不能讓妳受到傷害。」Eggsy已經抬起手臂,手錶的指針顯示:失憶。

 

「What the⋯⋯!」Princess Tilde最後的表情停留在震驚和恐懼之中,然後緩緩的閉上眼睛側臥在後座。

 

Roxy搖搖頭,「你們不知道神聖的婚禮對女孩子來說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Eggsy看向前方的莊園,「妳真的覺得國王陛下會把公主嫁給我?」就算瑞典國王願意,他也無法當著Harry的面另娶他人。

 

Roxy無法回應,車子安靜地開進莊園裡。

 

 

 

 

 

— TBC —

 

 

 

好久不見就來個TBC(炸裂)

嗯,在發布之前就有一些心理預期,這應該不是什麼討好的故事(?)

但我就是這麼任性,就寫寫自己想看的東西

希望大家一起共遊腦洞(X)

歡迎你加入我(敞開雙臂)

 

偷偷說,過節快樂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