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注意!有肉渣!

 


 

Dinner 3-下



 

車上Eggsy一直看著坐在身旁的男人——單手支撐著下顎,手肘頂在車窗邊看向窗外,是他認識的Harry Hart,稍微年輕一點的。

 

忽然想起是自己先脫口而出叫對方的名字,完全是一個意外,對方也沒有糾正他的叫法,好像本來就應該這麼喚他。轎車車平穩的駛進肯辛頓區的小巷,下車的時候Harry無視他的掙扎將他抱起,他只好將雙手緊緊攀住Harry的肩膀,自己身上的血漬沾染在一絲不苟的西裝外套留下痕跡。

 

Merlin搖搖頭,不忍直視的替他們撐起陽傘,為Harry的頭頂遮掩大半的晚霞。

 

走進屋內,Eggsy隱約聽到其他人的聲音,Harry卻直接將他抱上二樓主臥室,將他放置在床鋪上按住他的肩膀,用不容許拒絕的語氣道:「躺下休息。」

 

Eggsy看著Harry嚴肅的臉,默默躺下拉起被單遮住自己的臉,可能是累了再加上流失不少血液,閉上眼睛他聽見Harry離開房間的腳步聲之後真的睡著了。再度睜開眼睛,柔和的月光灑進落地窗,初秋晚風吹來帶著一絲涼意,他看見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著一名女性的身影。

 

「醒了?」那名女性起身走到他旁邊,「看起來好多了。你剛剛臉色蒼白到Harry急得把Percy從醫院叫來幫你輸了一袋血。」

 

噢,難怪他覺得好多了——Eggsy這麼想。他坐起身,雙腳從落地,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被換成全新的休閒服。

 

「我是Roxy。」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女子伸出手握了握,手上的薄繭和那精緻如娃娃般的臉有極大的衝突感,「衣服還可以嗎?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我隨便挑的。」

 

「可以,謝謝。」Eggsy拉拉身上T-Shirt的衣擺,不論是尺寸還是款式都是他的喜好,材質卻不是平常他會買的平價品牌,Eggsy相信她絕對不是隨便挑的。

 

這時樓下傳來爭吵的聲音,引起兩人的注意。

 

Roxy看向門外的階梯,「公爵大人還在正在和Merlin吵架。」

 

Eggsy一臉疑惑。

 

「在下樓之前,我有件事要問你。」Roxy伸手攔下要邁出步伐的Eggsy 。「你願意成為公爵大人的糧食嗎?」

 

Eggsy眨眨眼,「糧食?」

 

「正式成為吸血鬼的糧食。」Roxy感覺到Eggsy的顫抖,「別擔心,你也可以拒絕。只是按Merlin的說法,公爵大人既然可以吸食你的血就應該由你來當補給者。當然,公爵大人是持堅決反對意見,不過如果是你自願的話,大人應該會接受。」

 

「有想過食物的感受嗎。」Eggsy喃喃自語。

 

Roxy聽見Eggsy自言自語的問題,「主食雖然是血液,沒有特別限定非得要人類的血液才能生存,我們可以用各種不同的方式維持自己的生物系統運作,當然每個人的口味不同,選擇進食的方式也不同,公爵大人那是偏執大過於生理需求。但是,」這時Roxy露出她尖銳的犬齒閃亮一笑,「我不否認人類的血液相當美味,尤其是自己喜歡的人。」

 

這讓Eggsy想起下午黏膩又煽情的親吻,耳根又紅了。不、不對,這進展有點太快了,Harry肯定把他當成別的什麼人。

 

「我們下樓吧。」Roxy領著Eggsy走下階梯。

 

Roxy在前方帶路,Eggsy這時才仔細看見屋子裡的擺設——沒有鏡子,取而代之的是許多蝴蝶標本,木質的樓梯扶手光滑得像是剛上完臘,他不知道吸血鬼是否需要睡眠,至少他能確定樓上那間房間吸血鬼肯定不會去睡的,月光的亮度就算是折射進屋裡也能亮到將他喚醒,更不用說早上的晨光吸血鬼絕對會化成灰。看來Harry的活動範圍只有一樓而已。Harry——音節輕輕滑過Eggsy的內心,讓他覺得溫暖舒適又感到非常悲傷,到底是為什麼呢?他們至今只是採訪者與被採訪者的關係,他也還沒決定是不是要成為糧食或是被成為糧食,但是他有一種直覺,Harry Hart不會輕易允諾任何事情。

 

當他們越接近書房,Merlin和Harry的爭吵聲逐漸緩和,彷彿知道他們接近,Roxy轉頭對他微微一笑,「他們確實知道我們靠近,味道和空氣流動,我們的感官比較敏銳,這也是Harry一聞到空氣中有你血液的味道能及時的反應。」語畢,Roxy伸手推開書房的門。

 

「紳士們。」Roxy對他們微蹲行禮,似乎是長年累積的習慣。「你們不問問本人的意見嗎?」

 

Merlin點點頭,「洗耳恭聽。」

 

「不先讓Percy檢查一下?」Harry煩躁的爬抓起和下午比較來顯得凌亂、微捲的蜜色短髮。

 

安靜地坐在一旁沙發上看Merlin和Harry吵架的Percival聳聳肩,「這時間能起床就沒事。」

 

「Harry你不要再逃避現實了。」Merlin銳利的眼神隔著鏡片掃向Harry。「Eggsy,你願意成為Harry專屬的血液提供者嗎?」

 

沒想到Merlin會開門見山直接問,Eggsy看向已經把頭撇向另一邊、百般不願的Harry,然後垂下眼回答:「這個問題應該要問Mr. Hart願不願意?」

 

「意思是你願意?」Merlin推了推眼鏡。

 

Eggsy沒有點頭也沒搖頭,「如果對我的工作有幫助,我會盡力支援。」

 

Harry像是被雷打到震了一下。Merlin看看Eggsy又看看Harry,大翻白眼。Percy覺得很有趣,換個撐頭的姿勢看著Eggsy。Roxy坐在Percy的沙發扶手上,挑起眉手掌遮住自己無法忍住扯開的嘴角。

 

Harry想都沒想過Eggsy會回答是與非以外的答案,更沒想過他是能夠為工作犧牲自己……不對,從以前Eggsy就很擅長犧牲自己,讓Harry不禁聯想他是否也犧牲過自己的身體換來更多的東西,越想眉宇間的皺紋就越糾結。Harry不想讓Eggsy成為自己的供給者,純粹只是因為珍惜,也沒有必要成為一心想尋死吸血鬼的食物,太浪費了;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Eggsy工作的一部分,跨越幾世紀的情感淪為時薪才幾英鎊的寫作素材,怎麼想都覺得悲哀。雖然一開始他的確是為了記錄自己漫長的生活記憶。

 

面對眾人的沉默,Eggsy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麼話。

 

「這樣吧,」Percival突然說話,「反正Harry也不太需要進食,500c.c.就能活一整年的傢伙,根本不需要什麼糧食供給,你們可以考慮除非像今天這樣受到重傷再執行的暫時契約,這樣應該可以接受?兩位?」

 

Roxy同意Percival的建議,「也不錯,這樣Eggsy不會有壓力。」

 

Merlin轉頭瞥了老友一眼,「如何?」

 

「我會好好保重自己的。」Harry點點頭,皮肉傷可以避免,但他不覺得自己被受傷害的心靈有所修復。

 

Eggsy懵懂的點頭。

 

「好的,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讓Harry和Eggsy去簽訂契約吧。」Roxy拍手表示該離開現場讓當事人去處理。

 

當所有人(吸血鬼)都離開Harry的房子,Harry和Eggsy還是維持同樣的姿勢。過了許久Eggsy才覺得應該要問一下,「那個……簽訂契約是?」

 

Harry嘆口氣從他原本的位置,踩著優雅的步伐移動到Eggsy面前,在他耳邊輕喃,「其實我比較希望你能拒絕。」一邊把手放在Eggsy的腰上將他帶入懷裡。

 

Harry的胸口近得讓Eggsy嗅聞到Harry身上好聞的味道,附在耳邊的氣息,令Eggsy沉吟一聲,「嗯哼——其實我、不反感、也不排斥,只是Mr. Hart,」Eggsy輕輕推擋Harry不斷逼近的肩膀,「您還在為過往的逝者哀悼,我不想成為替代品。」

 

「Harry。叫我Harry就可以了。」Harry糾正Eggsy的說法,「當你活得跟我一樣長久,也會分不去過去和現在有什麼差別。」

 

Harry盯著Eggsy,那個眼神確實令人沉醉、充滿許多故事,值得探索深究,Eggsy想知道吸血鬼看到的到底是自己?還是那個讓Harry永世追隨的人?

 

「簽訂契約之後,就算被我吸取過多的血液也能立即恢復,對你的身體來說會比較好。」

 

「所以上一位是和您簽訂永久契約嗎?」

 

Harry不自然地咳了聲,「我想,但他不想。」Harry不是很想再回答Eggsy詢問關於過去的事,伸手輕輕按住Eggsy的後頸,讓Eggsy脖子上的動脈暴露在他眼前,他輕輕吸吮著白皙的皮膚。讓Eggsy全身發麻蜷曲手指緊緊抓著Harry的手臂,Eggsy感覺到Harry的犬齒劃破他的皮膚比打針更不痛,但他能感覺得到皮膚被刺破和舌頭舔舐,時間一長Eggsy開始掙扎拍打Harry的背脊,Harry才一猶未盡的鬆開嘴,臉上寫著「還不夠」手卻已伸進Eggsy的褲頭,揉捏緊實的臀部。

 

「Harry——」

 

「契約的一部分。」

 

Harry討好似的親吻Eggsy不滿的唇,趁機將手指探入緊閉的小穴,Eggsy瞪大眼睛反咬他一口,「喂!我覺得你在騙我,你根本是個老色鬼,當初怎麼會看走眼覺得你是紳士呢。」

 

Harry無辜地看著臉上泛紅,對他生氣卻毫無力道的Eggsy,一邊放入第二根手指,「請問Mr. Unwin我可以繼續嗎?」

 

「Fuck!你、已經在做了!」Eggsy扭動著腰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只好攀著Harry的肩,「我可沒答應要做這種事,老子可是不賣身的。」但是他不排斥被Harry觸碰,也許只有一次也好,他希望Harry注視的是自己

 

「能得知這份消息,真是讓人感到欣慰。」Harry繼續親吻Eggsy有點吵鬧的嘴,「但是你也沒反抗啊,親愛的。」

 

「誰是你親愛的,我們是這種關係嗎?」Eggsy忍不住反譏。

 

Harry停頓一下,「吸血鬼和契約者,通常都是這種關係,簽訂契約的同時將自己的氣息埋入對方身體,改變賀爾蒙的氣味這樣不會被莫名其妙的蒼蠅纏住,通過血液和氣息的交互作用,傷口復原也會比較快速,透過性愛是最有效的傳遞方式。」

 

「嗯啊……」Eggsy感覺到第三根手指擠進他的身體裡翻攪擾亂他的思緒,腿一軟Harry立即扶住他的腰,「我不想在這裡。」

 

「我知道。」Harry微微一笑,「你喜歡床。」

 

Eggsy腦子裡閃過:見鬼的你最好會知道。

 

下一秒,他已經倒在二樓主臥的那張床上,Harry的臉出現在他上方,西裝外套和領帶都已經不翼而飛,解開鈕扣的襯衫微微露出胸前的皮膚,隱約暴露出平常包裹在西裝底下的肌肉和肌理,讓Eggsy不禁臉紅、心跳加速。

 

「滿意?」Harry牽起Eggsy的手,解開自己身上的鈕扣和褲頭,將自己的頂尖抵在Eggsy的穴口磨蹭。

 

Eggsy撫摸Harry胸前的果實,往下滑至肋骨、腹肌,最後回到脖子,捧著Harry的兩旁親吻他的嘴角,輕聲呢喃:「輕一點。」

 

像是得到Eggsy的同意,Harry回應Eggsy一個深吻,伸手愛撫他的囊袋和柱體轉移注意力,指尖不時戳弄頂端的小孔,粉色的陰莖逐漸揚起、濕潤。當Harry輕輕咬住Eggsy的唇同時頂入緊閉的穴口,Harry已經盡可能降低Eggsy會有的痛處,但Eggsy仍然忍著悶哼一聲。直到Eggsy適應之後,Harry才開始緩慢抽送搜尋Eggsy敏感點,惹得Eggsy忍不住嬌嗔:「可以快一點啦。」

 

Harry「喔?」了一聲,將自己完整沒入,讓Eggsy弓起身、差點沒尖叫,「Ha、Harry,太深了!」

 

Harry拉起Eggsy的手,將他拉起坐到自己身上,連接的部位忽深忽淺在Eggsy體內摩擦著,Eggsy抱住Harry,「噢、天啊,我快瘋了。」快要被羞恥感、快感和不斷來襲的高潮逼瘋。

 

「還早,Eggsy,夜還很長(The night is young)。」抱著Eggsy的腰,Harry舔著在他眼前晃動的乳尖,用力的往上頂去,黏膩美妙的呻吟,皮膚呈現充滿曖昧的緋紅色,美麗的身體為他展開。



 

是早晨的陽光喚醒全身痠痛到不想動的Eggsy,他緩緩睜開眼看到不熟悉的天花板,驚恐的坐直身,看著床的另一側空無一人,自己身上穿得還是昨晚Roxy買來的衣物,空氣中清新的香氣,讓他覺得昨夜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很真實的夢,最近他有點分不太清楚夢境與真實的差距。下了床,看見床邊櫃壓在自己手機下方的字條:早餐在桌上,記得吃。才有種:「喔,原來不是夢。」的感覺,直到他走進洗手間看見鏡子裡的自己,才真正確定不是夢,身上的吻痕量也太驚人,就算以前在自己糜爛的時代玩瘋了也沒有這種紀錄。

 

走下樓,看見桌上還有著餘溫的早餐,Eggsy覺得如果這個人是愛著自己,那會多麼幸福。

 

等Eggsy知道根本不需要做到那種程度,就能簽訂臨時契約是之後的事了。




 

 

-上半場終了,中場休息-



 

一些還沒說的事

 

1. Eggsy是喜歡Harry的,但Harry不知道,所以下半場Harry會持續糾結。

2. Harry迷戀Eggsy大家都知道,但Eggsy本人還是不知道,所以下半場還是持續糾結。

3. Harry睡覺的地方(a) 衣櫥 (b) 樓梯下的儲藏室 (c) 書房?

4. 下半場的主題是LOVE,回憶篇依舊虐(點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