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09.塔羅牌


聽完故事,Charlie和Roxy終於了解倫敦魔法師學會的內部派系問題起源,理論派與實務派之間的矛盾,Arthur與常年不在位置上的Galahad追尋不同的理念和聖杯,也對於和他們年紀相近、操縱魔法比他們資深的Eggsy充滿興趣。

但是從小被Arthur看大的Charlie內心小小聲音的否定他們一部分的故事,他不覺得Arthur是會不擇手段求得心安的人,肯定是經過縝密的思考過後所做出的決定,犧牲一個人換取最大的利益在充滿權力鬥爭的上流社會裡是很有可能發生的。Galahad說得對,他們沒有什麼錯誤,但是也都錯了。

然後他們看向坐在一旁望向Galahad的眼神裡充滿仰慕的Eggsy,期待他能再多說一點關於自己的故事,Eggsy苦笑了一下,指著自己臉上的瘀青說道:「那並不是什麼好聽的故事,也不怎麼有趣。」語畢之後就不再多說什麼,任由尷尬和淡淡哀愁的氣氛充斥整個空間。

「睡覺時間到了。」Merlin突然出聲,充滿蘇格蘭腔的嗓音在圖書室裡迴盪。

Roxy忍不住吐槽,「噢、拜託,這裡沒有未成年,好嗎?Merlin媽媽。」

「時間已經很晚了,親愛的。」Percival看了下腕上的手錶,「雖然在這裡感覺不太出來,但的確是該睡覺的時間了。」

Lancelot在一旁輕啜著杯中最後一滴紅酒,「這裡可是魔法圖書館呢。」

「圖書館?」Eggsy歪著頭看向Harry。

「他們是這麼稱呼這裡的,雖然我覺得這種程度只能被稱作圖書室。」Harry聳聳肩,似乎不覺得自己的藏書能多到被稱為圖書館。

「這裡可是我看過最多魔法藏書的地方,稱作圖書館並無不妥啊。」Charlie這麼說,其他人也含笑跟著點點頭。

Harry看了下天花板,「隨便你們。」

「Eggsy,我明天再來和你討論法律問題。」Percival拎著Lancelot和Roxy臨走前丟下這麼一句,Roxy眼睛一亮也想跟來,年輕女孩對會魔法的年輕人充滿好奇。

Eggsy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真的非常感謝您,先生。」

Percival推了推眼鏡掩飾自己的情緒,「我們都很想念Lee,他展現的魔法相當溫暖,也是個好人,雖然我們之間的交流並不如Galahad,但是從他身上我們學習到很多東西。」Percival輕輕嘆口氣,伸手拍拍Eggsy的肩膀。「一切都會沒事的。」

Eggsy抹抹鼻子,點點頭。送走Percival一行人,Merlin按了按鼻頭表示他也想回家休息,便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直到他看不見燈光的盡頭。

彷彿看見Eggsy的疑問,Harry好心的解釋:「Merlin有自己通道可以直接回家,別那樣看我,畢竟這間圖書室是我和Merlin花費好幾年的時間才用魔法建造出來的。」

「Wow, Merlin is Merlin!」Eggsy讚嘆一句。

「Yes, He always be.」Harry莞爾一笑,「你知道嗎?這時間很適合喝點什麼才去睡,Martini之類的。」

Eggsy挑起眉一臉莫名地看著年長者,「你認真的嗎?這個時間?」該睡了吧?

「你父親不會拒絕我,總是會喝完一杯再回家。」Harry拍拍Eggsy的背,穿著對他來說大一號的襯衫和米色針織毛衣,讓他整個人更像青少年。「除非你不會調一杯好喝的Martini。」

Eggsy覺得自己被小看了,翻了個白眼,「你開玩笑的吧?我好歹也是在酒吧打工的。你說吧,要哪一種的傳統的?還是007款?」

他挽起袖子因為被瞧不起而憤怒紅潤的臉龐和躍躍欲試的表情,讓Harry的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其實Lee最多就只是吃頓晚餐,他總是早早就回家陪伴家人的。



*以下這段大部分詩句來自時報版翻譯版上冊P126~P131



Merlin隨著圖書室外的長廊走回自己的房間,換好睡衣躺在床上。他還記得在斯堪地納維亞小村莊的最後一天,一個人走在往村莊雜貨店的路上,天氣還算不錯,沒有下雨、也沒有下雪,只是陰天和比倫敦還要更加寒冷而已。他在小雜貨店裡買了一些零食和飲料,準備帶著在回程遙遠的車程上防無聊。小店的門鈴響起,沒想到在這偏僻沒什麼人的地方還能遇見其他人也來買東西還真是奇蹟,他無聊的窺探想知道來的人是誰,令人意外的是那名一直待在公主殿下身邊、名為Gazelle的侍女,她穿著深咖啡色的大披風連著兜帽蓋住頭部,近乎拖地的長裙將她的義肢完全遮掩住,從走路的姿態完全看不出缺陷,只露出如娃娃般的直長髮和像是經常熬夜而凹陷的深色大眼,像極流浪的吉普賽女郎。

她也看見Merlin,抱著店家替她盛裝好所購買物品的紙袋,朝他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後突然出聲說道:「先生,我在外面那間屋子後面等您。」

Merlin點點頭,說服自己:好吧,就算他們不認識或是不熟悉,但要回去方向總是相同,身為英國紳士無法讓女士一個人走在這漫長無人的鄉間小路上,就算對方可能早已經習慣這樣的路程,他也必須展現一下紳士風度。

當他來到屋外,發現那邊有一組開放式的桌椅,上面打著雨傘正好可以遮陽避雨,好像是店家提供給顧客在外頭抽菸喝酒用的。Gazelle將紙袋擺在桌上,空出一個位置,然後眼神放空的看著對面的位置。

於是Merlin走過去坐在她的前方。「什麼事?」

Gazelle被他的聲音嚇得稍微震了一下才看向他,「我有件事要告訴你……不!應該說你必須要知道,是『那個人』給我的留言。」她的眼睛瞪大就像羚羊般,「我伸出我的手……*註」

「你說什麼?」Merlin皺起眉,聽不太清楚對方的話語。

我伸出我的手,」Gazelle咳了一下,將音量調整稍微再大一點,至少能蓋過呼嘯的風聲,「吾敵的鮮血停歇在他們的血管中……」她突然站直身、張開雙臂、閉上雙眼、彷彿進入某種宗教狂熱,但卻清晰、堅定說出每一個字。

……雨水為我建造門戶,我將穿門而過;
石頭為我締造王座,我將棲身而坐;
三個國度將永遠為我所有;
無名之奴將頭戴銀皇冠;
無名之奴將在異國稱王……

Gazelle稍稍喘息一下,接著繼續說下去。

……兩位魔法師將現身;
第一位將畏懼我;第二位將渴望見到我;
第一位將受制於竊賊和兇手;第二位將自毀前程;
第一位將把他的心埋在雪地裡的黑木下,但依然感受到痛楚;
第二位將眼見心愛的人落入敵人之手;
第一位將孤老終生;他將是自己的牢頭;
第二位將踏上孤寂之路,暴風雨在他頭上盤旋,追尋在高山上的黑暗高塔;
我端坐在陰影的黑暗上,但他們看不到我;
雨水將為我建造門戶,我將穿門而過;
石頭為我締造王座,我將棲身而坐……

「我將棲身而坐……」Gazelle的語氣突然緩慢下來,像是想不起接下來到底該怎麼繼續一般,有些困惑的坐下然後眨眨眼。

Merlin忽然覺得自己會坐下來看完這段表演簡直莫名其妙,「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先生。」Gazelle也是充滿困惑,「這是『那個人』告訴我必須傳達給您知道,他說這些預言寫在一本書上。」

「是你的書嗎?」

「當然,先生,當然是我的書。」

「你從哪裡拿到這本書的?」

「是繼承而來的。」

「那麼你打算要賣嗎?」Merlin對這本預言開始充滿好奇,一個特地想要讓他知道的預言,當然會想要研究。

「不,這是非賣品。」

Merlin聳聳肩準備起身要回去別墅了,在外面被冷風吹得快要凍僵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們該、」

Gazelle拉住他的手肘,「先別急,先生,我無法將書賣給您,但是可以替您算個命。」她從裙子的口袋裡掏出一疊紙牌。

「塔羅牌?」Merlin其實沒有特別有興致,但他還是坐了下來。

Gazelle把一疊牌攤平讓Merlin抽出九張牌排成一列,接著依次翻開,Gazelle看著九張牌,眨了眨眼,然後解釋道:「跟隨命運的腳步,您將有所選擇,所有的隱憂都會浮現,雖然途中會遭遇許多困難,但最後會慢慢變好。」

看著Merlin停頓,若有所思地望著塔羅牌,然後問道:「我能幫妳算嗎?」Gazelle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算是答應。Merlin接過紙牌洗過之後,一樣讓Gazelle抽出九張牌,Gazelle雙手掩著嘴,倒抽一口氣。讓Merlin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Gazelle搖搖頭,「沒什麼,只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命運而已。」

「這裡面說的是什麼意思?」

Gazelle微微一笑,「我終將達成使命。」

「就這樣?」

「中間的就只是過程。」Gazelle合攏紙牌再洗了一次,讓Merlin再抽九張牌,「這將是『那位』的命運。」

「『那位』是哪位?」

對於Merlin的問題,Gazelle沒有回答,然後Merlin翻開第一張牌:IV皇帝。第二張牌開始冒冷汗,第三張、第四張牌:IV皇帝。翻到第五張時,Merlin終於忍不住問道:「一副牌只會有一張皇帝吧?你動了什麼手腳?」他雖然沒有正式學習過塔羅牌,但他有看過78張牌的牌面,所謂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

「沒有,我什麼都沒動,這就是『那位』的命運。」Gazelle抿起乾裂的嘴唇,站起身,抱著放在桌面上的紙袋,留下一桌子的卡牌頭也不回地跑回別墅去。Merlin望著跑走的人影皺起眉,好奇般翻開其他的卡牌,全都是那張皇帝,牌面上是個棕髮青年、腳邊蹲著一隻黑得發亮的大鳥,頭上戴著一頂白金色的皇冠。

Merlin在回倫敦的路上告訴Harry這段故事,不知道Harry會不會和Eggsy提起,如果不是Eggsy出現,他恐怕也早就已經遺忘這段往事,看似不怎麼重要的片段,卻緩慢地帶領著他們前進,如同塔羅牌所顯示的命運。




-TBC-


*希望大家還記得蛋蛋是被叔直接拎回家,暫時沒有換洗衣物,衣服都是借叔的, 以及,完全沒發現其實叔是在跟他調情www(欸)前面蛋蛋也有偷摸叔的手不放www,應該會慢慢發展吧OvO

*只是想說一下,Merlin為何都能提早出現幫大家開門,不他們沒有住在一起,只是開了一條類似妖精小徑的通道能回家。

*註:這段來自時報版翻譯版上冊P126~P131

*噢、塔羅牌的解釋是配合劇情的,別太在意牌面到底是什麼啊www

*應該還是HE啦~大概....應該....(欸!!!! 我上冊劇情都還沒跑完啊(抱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