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 衍生
Harry 吐便當設定有 / 劇透有 / 確定是HE / 清水保證

單獨吃、一起吃、隨便吃、通通都好吃(喂)




King Arthur 傳說中偉大的國王,Kingsman主位的代號。在他進入這個組織之前就曾經聽說當代Arthur的睿智和快速果斷的行事作風,至少在那個年代,是的,圓桌騎士們服從King Arthur的指示行動,毋庸質疑,他從來不曾懷疑過King Arthur的判斷和自己的信任,但隨著時代變遷,封閉的貴族體制也逐漸瓦解,皇宮貴族變成另類的保育類動物,上議院和下議院如今不能說是和樂融融,至少各方面的合作交流已經超越上個世紀。

而Kingsman仍舊以出身背景為基礎推薦候選人,表面上是為了整體素質,私底下只是因為資金提供者的親族不願意與平民共享財產居多,在組織裡是不能說出的公開秘密,維護世界和平的背後其實牽扯了更多私人利益,Kingsman特務何時淪落成貴族世家休閒時的騎士遊戲?

想改變Kingsman逐漸腐敗的部分,所以當年推薦Unwin繼承Lancelot稱號時就遭到百般阻撓,Arthur不願意承認一個出身平民的圓桌騎士,就算他能力再好、成為Kingman後備人員多久、擁有多少功績都是一樣的,平民就是平民。

如果說最後那場測驗不是因為事態嚴重必須派出四名特務,也輪不到實習生出勤,又如果不是自己太過自信大意放手,也許故事應該要改寫。

Unwin做到身為騎士、身為紳士、身為Kingsman 該做到而他沒做到的事,因此他敬重Unwin 的犧牲奉獻,為了自己的彌補過錯親自跑了一趟Unwin家。

小巧、溫馨、可愛,這是他對這個小家庭的第一印象,只是他帶來的消息一踏進門就變了樣,一個無法說出的理由和再多的傷亡津貼都換不回一家之主。他甚至想過各種替代方案讓Unwin夫人接受Kingsman的協助包含生活起居和孩子的教育。

Unwin是無法取代的,不管是在這個家還是在他心底。

將聯絡方式放在小小孩的手裡,如果有需要協助的時候他隨時都會在。

派人定期向他回報Unwin家的動向,包括搬家、小孩就學、母親再婚、繼父的暴力、長大的孩子自我放逐⋯⋯

有幾次想就這麼去敲門問問他們到底是想怎樣?是把聯絡方式弄丟了嗎?

任務繁忙的時候沒有空閒注意其他,有時候甚至不在國內,當他再度踏進家門打開私人信箱收到一連串的報告,更讓他體會到孩子的成長期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快速,各種優秀的紀錄卻令他感到困惑與不解,爬到頂端之前就消失無蹤,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努力?

直到接到通知有人撥打了那通電話,那個自稱Gary Unwin或Eggsy Unwin的傢伙。

也許當初不該就這樣放著讓他自己長大。這是見到Eggsy之後的第一個想法,不過也正如他所猜測的Kingsman的制度和主旨相當適合Eggsy,基本功本來練得好的孩子再加上適當的訓練,如果禮貌再加強一點要繼承Lancelot的稱號並不難。

因為一隻狗而沒通過測驗的Eggsy,他說不失望絕對是騙人的,像個普通的父親一樣,只是Eggsy不是他兒子。

在失控的教堂裡突然理解到Valentine想執行的瘋狂計畫,卻無法制止自己動手的衝動Kingsman的宗旨在那一刻蕩然無存,走出教堂看見Valentine接著他拿槍指著自己,Harry Hart的一生就此終結。

如果真的能就這麼結束也許是件好事。

睜開眼看見Eggsy哭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忍不住告訴他這樣一點都不符合一名紳士該有的禮儀,無奈只能照著自己的話去做的模樣實在讓人想摸摸他的頭。

卸下Galahad的職務,終於走出Merlin設置名為病房寫作監獄的牢籠回到自己家,坐在書房裡一份被裱框的太陽報放在他桌上,打開電腦收信這次是一大串來自Merlin的信件,包含Arthur的死亡紀錄、Eggsy的任務報告、Merlin的任務評估(含有走公主後門的片段)、Galahad的稱號繼承紀錄、重整Kingsman的企劃書、新任Arthur與騎士年度活動安排計畫……等看似工作報告的備份全在他信箱裡,所以在把Eggsy叫來訓話之前,打了通私人電話問問Merlin到底在搞什麼。

「只是備份而已。」話筒另一頭的人完全淡定回覆。

「備份到我私人的信箱?」他完全不相信身為技術部門又身為技術宅的傢伙會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存放備份資料。

「幫個忙,兄弟,就算是Merlin也會需要中肯的建議。」在一個不知道能信任誰的狀態下,有個知道詳情的人能為他分憂解勞是再好不過,就算那個人是大病初癒的老友也一樣。

「嗯哼。」

「如果你能願意接管一下Arthur的位置那更好,我已經受夠和那些腦子活在遠古時代的活化石溝通了!」

「Merlin,我不再是Kingsman,也不適合。」他就知道Merlin打的是另一個主意,尤其是在教堂之戰後他更加地確認就算當時能夠完好的回到英國,也會在解決掉Valentine之後卸下職務。

「Harry,現在沒有人適合,大家都在收拾外面那些爛攤子,沒有人坐鎮指揮Kingsman去處理磨合那些被Valentine搞混的一切世界會陷入一片混亂,雖然他已經夠亂了,我需要一個在外有身分地位並且在Kingsman裡能與Arthur相同等級的人選。」

「嗯哼。」

「Eggsy會被欺負喔。」

「你少無聊了。」

「好吧,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協助,期待你的回覆。」

言盡於此,Merlin還是照樣把所有資料寄了備份到他的信箱,Eggsy只要有時間也會找他報到,用暴力兼復健的形式上些禮儀課程,偶爾也會在他家過夜,包含受邀請和擅自闖入的。

他不是沒有發現Eggsy對他的情感已經超越一般對父子、師長和親友的認知,赤裸裸地表現出來,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基於各種理由只得用迂迴的方式點醒年輕人一時的迷惑,「Eggsy偶爾也該和年輕人出去走走吧?交個女朋友什麼的?」

「嗯?有啊。」端正坐在他眼前吃著外賣盒的年輕人回應著。

「Lancelot不算。」

「還有我妹和我媽。」

「那兩位也不算,Eggsy,你需要正常的社交生活。」

「噢,Harry,我可受不了像Roxy那種只要放假就會被抓去相親的日子。」

「對我們而言那是正常的,我年輕的時候也經常被要求和年輕女孩認識,最後是求Merlin用任務填滿我的生活,地點是越遠越好。」

Eggsy大笑。

「也許,我應該也要求Merlin用任務填滿你的生活,嗯?」

「Harry,拜託,我喜歡和你聊天,現在這樣很好。」

發現自己根本拿他的哀求沒轍,不斷提醒自己兩人之間的差距,不能讓自己跟著陷下去,他也很清楚這份工作的危險性,根本不適合與任何人有過度的交情,一但失去不論是哪一方都會很痛苦,而Eggsy值得更好的。

把人送走後在大房子裡來回踱步,過去那些因為任務接觸的情感和點到為止的萍水相逢,都會隨著任務結束或是物換星移後消逝,過度安靜和寂寞是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心情卡在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也從來沒有。

「Merlin,我知道你看著。」

「咳咳,」從喇叭傳出Merlin嗆到水的聲音,「是的。」

「該怎麼做才好?」

「於公於私我都會說:Follow your Heart. Harry. 」

「謝謝。」

「不客氣。」

「必要的時候麻煩請你關閉監視。」

「我沒有很喜歡窺探人家的隱私,真的,我保證。」

「謝謝。」

「為了讓你表達的謝意,Arthur的位置就交給你了!」

「Merlin——」

「好吧,我賭他至少要花三天的時間才會接受你的告白。」莫名當起Harry戀愛軍師的Merlin非常不看好他的思考模式,不敢說出猜他八成會搞砸一切。

「我賭一天內,賭注是Arthur的工作內容由我決定。」要一個還沒痊癒的病患出門跑任務還要傷透腦筋去外面露臉協調那些有的沒的總要付出一點代價。

「等一下,這不公平。」

Harry挑眉。

「我是請你回來幫我分擔工作的,怎麼這樣讓你可以決定Eggsy的任務內容。」

「噢!好像有這麼回事,謝謝你的提醒。」在Merlin很沒風度地罵出髒話的同時Harry滿意地笑了。

而最後Eggsy沒有讓他失望,在隔天為已逝的Arthur與騎士們舉杯後,親自向指點Eggsy的Roxy表達感謝之意,Roxy僅是微笑舉起酒杯:「Long Live the King.」彷彿一切都在Merlin的計畫之中,Lancelot只是明白表示效忠她的王。

一旁的Eggsy困惑著:「發生什麼事?」

前任的Galahad、現任代理Arthur笑著執起坐在右手邊Galahad的左手親吻,「沒什麼,也許這個位置可以再坐久一點。」

這下換Merlin要歡呼了。

Long Live the King!



-Fin-

只是一個假設,假設Eggsy他老爸(Lee?)在成為Lancelot候選人之前就已經在Kingsman工作一段時間才得到晉升的機會,但Arthur不看好百般阻撓,甚至設計陷阱只是沒想到會弄出人命的這種設定。

其實只是為了寫之前的賭約,就變成這樣了(欸)

Harry國王萬歲~~(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