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注意事項】
*本區含有BL/同人,迷途的小羊請按下X或上一頁離開*

★廣告垃圾留言太多,因此設了留言登入限制,請見諒OTL
★正體中文BIG5密碼請直接複製貼上就可以囉☆這樣還不行的話,旁邊的人應該可以救你



通販使用:月見草賣場
更多經營項目@這裡(メω・)σ☆




趴臥在夏碎和千冬歲家的窗前,彷彿在等待、期待著什麼,卻又輕輕嘆息一聲轉頭看向別處。

「漾漾,別在我家嘆氣啊!」千冬歲端著茶送到褚冥漾面前,用膝蓋想也知道他是為了什麼事情。

「對不起千冬歲,打擾你了。」

千冬歲伸出手撓了撓他的頭,「剩下沒幾天的時間,你都打算這麼過嗎?」

褚冥漾沉默低下頭,這也是他一直反覆問自己的問題:就這樣了嗎?一開始是為了報恩,在短短的時間裡認識了夏碎、千冬歲和冰炎,還有動物醫院裡的人們……有點捨不得,但他畢竟不是人類,終有一天會回到自己的世界和族群裡生活。那麼現在呢?欠夏碎的恩情還不了,自己對冰炎的感情也收不回,一切都超出他的預料之外。

「別露出這種表情啊!等等有人看到又要對我發飆了。」

「千冬歲。」夏碎一進門就先喊了聲,千冬歲一回頭看見自己兄長身後緊鎖眉宇的人感嘆自己的運氣有夠差。

冰炎一進門看見褚冥漾一臉快哭又困擾的模樣問道,「怎麼了?」

褚冥漾搖搖頭不願意開口,冰炎的臉色就跟著沉了一分。

夏碎也問過他,如果待在這裡不快樂為什麼不回到冰炎身邊去?

他不知道怎麼回應,如果回到冰炎身邊去那麼一開始他來到這裡報恩的目的就消失了,喜歡冰炎和對夏碎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在他的世界裡愛上人類是個禁忌,如果報恩這個理由已經不存在,那麼長老不會讓他繼續在人類世界逗留太久,目光已經不知道怎麼從冰炎身上移開,離開這裡之後肯定會有很長的時間懷念。

沒發現冰炎臭著臉靠近直接從他頭上敲下去。

「噢!」哀叫了聲,「好痛!」

「喔?會痛啊?」冰炎沒好氣的問。

褚冥漾回瞪他一眼,冰炎接著說:「現在知道我的感覺了嗎?笨狗。」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再搓了啦!」雙手揮動制止冰炎搓揉他臉頰。

痛,兩人都痛。

夏碎清了清喉嚨,「關於這件事得先跟漾漾說聲抱歉,是我不好,誤導讓你認為是我救了你。」褚冥漾愣住,他繼續接著說下去:「冰炎只是沒有點破,就這樣讓你一直誤會下去。」褚冥漾轉向冰炎一臉驚訝。

「做什麼?不能配合演出嗎?」冰炎聳聳肩,沒想到一開始沒解開的誤會會造成今天的局面。

褚冥漾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所以想了又想、推測了一大堆,都是無意義的結果,噘起嘴,眼眶裡含著淚。

冰炎伸出臂膀將他攬進懷裡。





最後,與長老約定的日子越來越近,他們提著行李、請了假帶著他走遍任何想去的地方,其實他的願望很小,想去的地方不多,一路送他回去草原中的故鄉,沒有說聲再見,目送對方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回歸各自的生活。


一切回到了原點。





--故事到這邊就差不多了(咦?)--


謝謝大家耐心的等待<O>
其實還有很多想寫的沒寫,沒寫的很想寫的部分,與各種糾結(攤躺)

歡迎腦補(喂)

不管是喜歡漾漾篇或是冰炎篇,
小確幸就在此告一段落,謝謝大家的愛護與支持(跪)


該往下一個旅(補)程(坑)前進了


覺得會被揍的砂礫










--然後--




某一日電鈴響起。

「你好,我叫褚冥漾,我是來報恩的。」










see you next tim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靖紙
  • 「你好,我叫褚冥漾,我是來報恩的,嗯——」
    「請問有缺一隻雖然不太聰明但是能夠伴你終生的狗嗎?」(屁股後面有看不見的尾巴在猛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