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蘇

!帝后設定

!結局之後,原著、電視劇混用

!正劇向(?) OOC是我

HE

 

*之前的琅琊小報P1P2擴寫,有重複的部分

如果有什麼設定引用錯誤的地方,就當是我OOC吧!

*另一篇番外-結髮,還有一篇肉已收本本,就醬~

 

感謝來攤的大家!

通販已經上架,請走→月見草

 

 

番外-大婚

 

今日大婚,大梁皇帝身穿金線刺繡的紅色龍袍,牽著頭蓋金線鳳凰紅巾即將成為大梁皇后的新娘經過文武百官,走向大殿中唯一的龍椅。蕭景琰的手有些涼,他怕紅巾底下那張臉被人認出,也怕那人對於披掛女式罩衫的安排感到氣惱,他聽不清高公公宣讀些什麼,身旁的人見他沒有動作捏了捏他的手才順利完成婚儀。

 

與前朝相較之下,蕭景琰的后宮相對冷清,郡王時迎娶的側室進後宮之後蕭景琰沒見過幾次,後宮和禮部皆由太后安撫著。

 

儀式完成後,皇后直接入住介於後宮與養生殿之間的中宮殿,蕭景琰早已命人在中宮殿的庭園裡種植許多梅樹供皇后欣賞。一入新房,皇后便擅自拉下紅巾,卸下女式外罩,裡頭穿的和蕭景琰相似的男式外袍,臉上塗抹著胭脂的精緻臉龐露出不耐的表情轉身前往養生殿。

 

前來恭賀陛下大婚的朝臣在大殿設有酒席,蕭景琰喝了幾杯酒便回到養生殿,而養生殿內則是那些與蕭景琰親近的親族,也是林殊敬重的友人們,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什麼被安排在此等候蕭景琰。

 

言侯看見蕭景琰進門,便按照禮制行了禮,說了幾句賀詞之後忍不住問道:「禮部催著陛下大婚許多時,陛下何時想通了,微臣實在想不通。」

 

蕭景琰人逢喜事精神好,難得露出笑容:「言侯,您肯定會感到意外的。」

 

「什麼意外?真令人好奇啊。」言豫津在一旁好奇地看著蕭景琰。

 

「豫津!」立刻得到言侯的警告,「陛下恕罪,子不教、父之過。」

 

蕭景琰只是笑了笑,「無礙,豫津與江左盟有緣,會好奇是自然的。」

 

從南楚回來祝賀的蕭景睿也是好奇,能讓南楚主動示好的皇后到底是何方神聖。蒙摯看著蕭景琰打從心底的開心,讓他想起江左盟的另一個人現在不知道過得如何。霓凰也是不知該氣惱蕭景琰不懂梅長蘇的心思,還是該祝賀大梁皇帝終於大婚。

 

突然養生殿的大門沒有人通報就被闖入,闖入的人大家都認得——琅琊閣少閣主和梅長蘇的貼身小護衛飛流,飛流一馬當先衝到蕭景琰面前,伸手就要和蕭景琰討東西:「水牛!蘇哥哥!」

 

藺晨拉住飛流,「飛流,不可以沒禮貌。」接著藺晨在飛流手上放了一個小盒子,「這是送給陛下的賀禮,救人救命用的,好生收藏。」藺晨知道蕭景琰對他沒什麼好感,但是該送的禮還是要送的,眨眨眼,救什麼人救什麼命不用提醒吧?

 

「謝謝。」蕭景琰也知道藺晨是看在梅長蘇的份上才會帶著飛流親自來送禮,收下小盒子,放進胸前暗袋收好。

 

當豫津正在驚奇連藺少閣主和飛流都來了時,傳來太監通報:「太后娘娘到——」

 

眾人紛紛轉過頭去向太后娘娘行禮,當他們抬起頭看見太后娘娘身後的人大吃一驚,再轉頭看蕭景琰迎上去無法克制笑吟吟的臉。

 

飛流的小影子竄到他們面前,拉了拉那個身上穿著喜服,臉上帶著胭脂熟悉臉龐喚了聲:「蘇哥哥。」

 

梅長蘇和以往一樣寵溺的摸了摸飛流的頭,任由蕭景琰領著他一起坐上榻,看著眾人說了一句:「不知,江左盟這份嫁妝,足夠嗎?」

 

而後被召進養生殿的大人們都知道,輔佐不被看重的靖王上位的謀士,如今已成為太子太傅,謹守不入朝不議政的誓言,竭盡心思推動大梁盛世。

 

 

 

 

—番外-大婚 完—

 

 

現場本僅剩一本,期待下個有緣人>///<

通販記得走月見草,通販問題也請直接問月見草喔!

再次謝謝大家喜歡

砂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