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蘇

!帝后設定

!結局之後,原著、電視劇混用

!正劇向(?) OOC是我

HE

 

*之前的琅琊小報P1P2擴寫,有重複的部分

*CWT48小料 在 3F-E08 今夜漫長

如果有什麼設定引用錯誤的地方,就當是我OOC吧!

 

 

 

 

 

 

 

06.

 

養生殿內蕭景琰聽完密探的回報,拳頭捏得死緊,什麼叫做就算是死罪他也得跪恩?他豈敢!

 

「戰英,擺駕去江左盟。」

 

「陛下,這次要用什麼理由?」列戰英發現自從蕭景琰意外得知梅長蘇還活著之後,所有的宮廷禮儀、朝廷儀軌都煙消雲散,把皇帝的任性發揮到極致,連朝臣都覺得蕭景琰變了,變得比較像個有七情六慾的人,雖然按照蕭景琰的性格絕對不會耽誤朝政,但微服出巡的次數一多總會引起議論,刑部尚書蔡大人曾經頗有微詞地聯合幾名大臣一起上奏,戶部尚書沈大人只是露出老狐狸般的笑說:『皇帝還年輕吶——』太后也只是柔和的說道:『皇帝覺得此事重要,那就去做吧。』如今的蕭景琰有本事安撫得住朝臣,亦能掌握住天下,這些都是梅長蘇為他鋪陳好的道路,只要他還在這個位置上的一天,大梁便是太平盛世。

 

「告訴太后,朕這次會為她帶回大禮。」

 

 

 

 

 

 

梅長蘇回到江左已經入初秋,秋風一吹輕咳兩聲,立刻又被眾人塞進棉被裡,燒起火盆滿室煙灰。晏大夫就那麼一句話:「躺下閉眼什麼都別想。」梅長蘇腹誹心謗要他什麼都別想實在太難!閉上眼仍然能看見眼皮底下的眼珠子轉動的軌跡。

 

想著再次見到蕭景琰要用什麼表情?什麼身分?什麼心情?他知道靖王蕭景琰不會怪他,但不知皇帝蕭景琰會不會?

 

當蕭景琰知道梅長蘇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計謀把自己的命搭進去,用善意的謊言欺騙他不會有事,最後連自己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梅長蘇可以想像到蕭景琰嚴肅的抿起嘴角、冷著一張臉和他鬧彆扭的表情。

 

 

 

蕭景琰像一陣風捲進梅長蘇的寢臥。當他抵達江左盟的大門,黎綱便已經迎上前告訴他梅長蘇已回到盟裡睡了兩天未起。臥榻前,晏大夫替梅長蘇診完脈,收攏手腕掖好厚被,抬起頭對大梁皇帝道:「只是累了,多睡會兒,睡飽自然就醒了。」

 

蕭景琰頷首,接替晏大夫的位置坐下,細細看著那睡夢中卻帶著笑意的精緻臉龐,輕聲的夢囈傳入他耳裡:「景琰……」蕭景琰抬起手,手指輕輕滑過梅長蘇的五官,當初自己為什麼沒有認出來這個化成灰也應該要認得的人,讓他多受了許多苦,想著要對他好,卻總是做得不對,蕭景琰氣惱自己的想得太少,也氣梅長蘇為他想得太多。

 

蕭景琰握起梅長蘇的手把玩,纖細的手腕,修長且節骨分明的手指,若是能像這樣牽著手到處遊玩可好?若自己能像藺晨那般陪著可好?

 

梅長蘇咳了咳,眼睛沒睜聲音沙啞道:「藺晨別鬧。」

 

蕭景琰像是燙傷般倏地放開梅長蘇的手,不曉得自己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起身,移動到筵廊坐看江左山河。

 

藺晨來時,看著當今陛下坐在筵廊下眺望遠方仍挺直的背脊,似乎能理解梅長蘇堅持選定他的理由,那是可以撐起天下的寬厚肩膀。藺晨沒什麼規矩的問了句:「還沒醒?」

 

蕭景琰聲音暗啞答道:「可能醒了。」

 

藺晨轉了轉眼在蕭景琰旁邊坐下,「你知道這都是他的主意吧?」

 

「知道,所以氣,卻又不能直接對著他發脾氣。」

 

聽著蕭景琰的回答,藺晨心想這大梁皇帝被梅長蘇磨到沒脾氣了。「也許該對他發一下脾氣,否則他不會知道的。」見蕭景琰沉默藺晨又多說幾句:「他沒那麼容易壞,堅強的很。你以為他叫你水牛,他自己就不是木頭了嗎?就因為是木頭才不懂旁人到底有多擔心,只知道把自己丟進柴火裡燒,其他就不管不顧,好一個赤焰精神,一家子都是木頭。」不然怎麼姓梅?不僅沒良心還可以當柴燒。

 

「不是木頭!」飛流突然從屋頂倒掛露出個腦袋,「才不是木頭,你亂說!蘇哥哥不死!」像是想起什麼突然翻身下來竄進房裡,冒出不大不小剛好的聲音讓外面的兩人聽見:「蘇哥哥喝水。」

 

藺晨和蕭景琰進到屋裡時,看見梅長蘇已坐起喝著飛流端來的熱茶稱讚他:「我們飛流最乖了。」抬眼看見來人時,梅長蘇愣了一下想起身,被藺晨按住,「病人就該好好休養。」

 

「蒙古大夫。」梅長蘇嗤之以鼻,轉頭還是按照禮數向蕭景琰問好,「草民梅長蘇見過皇上。」

 

一說完蕭景琰臉色就變了,眉宇糾結,氣憋得臉都紅了,「梅長蘇,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體是要逼他公事公辦嗎?這人生來就是剋他,偏偏自己把他放在心頭上。

 

「多少人在看,禮數不能省。」梅長蘇正色說道。

 

「你我之間不需要這些虛禮。」蕭景琰僵硬回頂了句,擺了擺手讓所有人離開梅長蘇的房裡,「倘若你堅持按照禮制,那我豈不是要先問你的罪。」

 

梅長蘇烏黑明亮的雙眼靜靜地瞧著蕭景琰,水牛一直都很聰明,很多事是不願做,而不是不能做,梅長蘇用一年的時間和蕭景琰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跑片大江南北,看見大梁百姓安平樂業,對蕭景琰的功績好多過於負,看眼前的蕭景琰越來越像個君王該有的風範,梅長蘇覺得值得。

 

「靜姨……太后娘娘可好?」

 

「很好,母后保養有道。」就是某個人讓她操心,「就盼著叨念你什麼時候能給她瞅瞅。」

 

「是蘇某失約了。」

 

「你要願意回金陵,我能安排。」

 

「謝陛下。」

 

蕭景琰瞪著梅長蘇,話才說完沒多久就忘了?

 

梅長蘇覺得自己被瞪著要燒出洞來,諾諾地改口,「景琰,你呢?可好?」

 

 

 

 

 

 

07.

 

蕭景琰感覺口裡含著苦澀的果子,再怎麼苦也得嚥下去,「你不是都知道嗎?」看梅長蘇眨眨眼一臉茫然,蕭景琰只好接續說道:「上至佈兵軍防、官員給奉是你提的,下至商道南北通貨、耕制賦稅你想的,你要我做個安安穩穩的皇帝,我做了,你說我可好?」

 

梅長蘇嘆了口氣,聽蕭景琰的語氣也猜得到這是對自己有怨懟,「那些最初是皇長兄先提的草案罷了。」

 

「我知道!」蕭景琰提高聲調。

 

「景琰,莫忘初衷。皇長兄的遺志需要有你才能繼承,只有你才能坐上那個位置。」

 

「好一個莫忘初衷。小殊,那是你的初衷,是皇長兄的初衷,不是我的,我想要的就是平平凡凡的和喜歡的人過一輩子。你要的人不是我,而是一個讓你得以完成皇長兄遺志的傀儡。」

 

「景琰,我、」

 

「你梅長蘇,上有國家社稷,下有江湖幫派,左有赤焰弟兄,右擁才智謀略,可有我蕭景琰存在的地方?罷了,朕明日就擺駕回金陵,不必勞煩梅宗主相送。」

 

「景琰⋯⋯

 

「不許你再稱呼朕的名諱,既然你要當謀士,朕就成全你。」

 

「陛下⋯⋯

 

蕭景琰背過身呼吸急促,滿肚子的無奈和氣惱無處發洩,焦慮的在梅長蘇的面前來回走動,想走出去卻又覺得不應該輕易的放過梅長蘇,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人不能就這樣放過,可是又不知道怎麼化解這份尷尬。

 

梅長蘇看蕭景琰像隻被牢籠困住的猛虎,不斷在籠裡掙扎,起身站到蕭景琰身旁,雙手搭在蕭景琰的臂膀上,柔聲道:「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只要還活著就會盡全力,用我在江湖的勢力保全大梁,保全你——蕭景琰一世安康。」

 

蕭景琰握住梅長蘇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沒有撥開他,只是反握得更緊,「這一次我要讓你失望了,我寧可放棄江山,只願你能伴我長久,沒有江山社稷的包袱,天地為家做個閒散的江湖人。」

 

兩人互看一眼,仔仔細細講對方的表情看清楚,他們總是像這樣立場和方向不同,只是為對方著想而爭辯,梅長蘇笑了,「江左盟宗主之位也沒這麼好當。調解大小幫派、幫眾的紛爭,和在朝廷聽那些大人們互相對辯差不多,只是從撼動人民的決策變成柴鹽油米的小事。」

 

蕭景琰撇撇嘴,悶哼了聲,把頭輕靠在梅長蘇的肩頭讓梅長蘇安撫地拍兩下,「景琰,我答應先皇不入朝堂,不能壞了誓言。偶爾去看看你和靜姨是可以的,金陵對我來說還是太冷太遙遠了些,你想來江左就來吧,找個宅院設置行宮也不錯。」

 

放任梅長蘇吱吱喳喳說了一大堆,蕭景琰終於出聲拉開兩人的距離道:「梅長蘇,你真的知道我在氣惱什麼嗎?」

 

「嗯?」

 

看著梅長蘇呆滯的表情,蕭景琰真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在金陵你是蘇哲蘇先生,在江左盟你是梅長蘇梅宗主,在我心底你永遠是那個明亮的少年將軍。」蕭景琰拿出當時送給梅長蘇的錦繡盒子,「這是你的東西,不要再還給我了。」

 

「景琰⋯⋯

 

「我只要你好好的。」蕭景琰拍了拍梅長蘇的手,替他收好錦繡盒子。

 

梅長蘇意識到蕭景琰固執己見的老毛病又犯了,趕緊用以毫無內力的雙手扯住蕭景琰的衣領,「景琰,我對皇長兄只是孺慕之情。我當然知道你在氣惱什麼,只是你要我怎麼跟靜姨解釋,怎麼跟大梁百姓交代?」

 

蕭景琰湊上前,蜻蜓點水般輕啄梅長蘇的唇瓣一口,用深邃的眼光凝視著梅長蘇,「母親早就猜到我們分不開彼此,所以遲遲壓著沒讓我大婚,你覺得大梁皇后之位適不適合梅宗主?」

 

「蕭景琰,沒有子嗣乃宗祠大事,你想禪讓不成?」

 

蕭景琰笑了,梅長蘇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梅宗主,怎麼不問問如何大婚,直接問子嗣?」

 

梅長蘇轉過身坐在火盆旁泡茶,炭火烤得梅長蘇雙頰紅暈,「要江左盟送個娘娘進宮不是問題,天下第一大幫的女兒當得起大梁皇后,反正進了後宮能見著皇后的又有幾人。」

 

「我們有庭生還有九皇弟。」

 

梅長蘇無奈搖頭,蕭景琰興致勃勃。

 

 

 

 

 

08.

 

大梁文武百官都知道他們那個處理朝政風行雷厲的皇帝陛下最近經常往江左跑,正當大家都在猜測是不是有美人讓皇帝流連忘返時,言侯露出高深莫測的笑,沈大人若有所知的笑,蔡大人頻頻皺眉,幾個月後琅琊閣送出一則令朝廷江湖皆聞之色變的訊息。

 

『江左寶地,前有麒麟才子,後有鸞鳳稱后。』

 

幾個月後梁帝蕭景琰大婚,迎來出身江左盟的女子冊封為后。此事百姓津津樂道,江左何等寶地,前出麒麟才子替蕭景琰謀得皇位,幾年後又出了一個皇后,更令人好奇的是皇后出身自江湖第一大幫的江左盟,這是否代表著蕭景琰的政治實力深根於江湖,有江左盟做靠山無論是朝廷命官或是鄰國侵犯都得看著江左盟的勢力和琅琊閣的面子上敬讓三分。

 

北燕先送上賀禮表示敬意,大渝和南楚也紛紛送來祝賀之意,表示只要皇后還是大梁皇后便暫不出兵。這份禮可是解了大梁的心頭之患,大婚前那些反對迎娶平民皇后的朝臣對於蕭景琰選后的罵聲少了許多。

 

收到賀禮的蕭景琰露出嘲諷的微笑,「皇后出身江左盟,由江左盟總舵主護送進金陵,算是門當戶對,也讓江湖知道這天下是大梁朝廷的天下。」

 

文武百官無不欽佩,紛紛跪拜:「皇上聖明。」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養生殿內正在和太后喝茶的皇后聽到消息撇了撇嘴角,「母后,兒臣下個月回門,不知母后是否有興致一道,帶您去瞧瞧家父生前喜愛的風景?」

 

太后溫柔地拍拍皇后的手背:「逢場作戲莫要當真。」

 

「江湖勢力哪是大梁皇帝能掌控的,笑話。」皇后嗤之以鼻。

 

太后見著皇后火氣正盛,心底為親兒子默哀,還好這天不冷,睡地板應該不難受。

 

 

 

—全文完—

 

 

 

唸了好久終於寫完。

 

天冷就是要看宗主暖暖的(O)

 

如果有什麼設定引用錯誤的地方,就當是我OOC吧!

 

總之,了結一樁自己的心事覺得開心,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的暖暖甜甜(轉圈)

 

CWT場次見啦~(揮手

 

砂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