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Dinner 04


 

 

「Eggsy,讀者都在問最後那個吸血鬼到底有沒有找到那個人?」主編收到Eggsy最接近尾聲的一篇連載稿,從螢幕後方探頭詢問。

 

「開放式結局不好嗎?」Eggsy假裝低頭沉思,自從發現自己就是Harry在尋找的人之後,不論吸血鬼有沒有找到另一半或是選擇獨自長眠,就知道這篇連載不好收尾。而且半年過去Harry仍然沒有答應他轉化成吸血鬼的事,哼,膽小的吸血鬼,簡稱膽小鬼。

 

「就算是開放式結局,也要有讓人有興趣思考後面故事的餘韻。」主編轉動夾在指尖的原子筆。

 

Eggsy當然知道,但一想到故事中的主角之一是自己就遲遲無法下筆。「那就⋯⋯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主編搖搖頭,「Eggsy,快去尋找你的繆思吧。」

 

於是,他帶著不知該從何下筆的困擾,迎接與Harry的早餐、自己的晚餐約會。

 

自從用兩人坦誠面對面談起過去的歷史,聽吸血鬼溫柔地說起另一個自己的時候,Eggsy內心覺得五臟六腑都糾結在一起卻不能表現出來。他確實需要吸血鬼多說一些故事連載才能進行下去,也知道吸血鬼有在注意文章的進展,所以偶爾也會協助他幫故事加油添醋。他喜歡和吸血鬼談論這些事,就算自己不怎麼樂意。

 

「在想什麼呢?」吸血鬼執起紅酒杯,搖晃一下,讓杯中的紅色液體轉了一圈。自從吸血鬼擺脫禁食和厭食後,和Eggsy一起用餐時依然會為對方準備美食,而自己面前只會放一杯紅酒,待Eggsy用完晚餐,他們會一起窩在沙發裡看著電視節目,大多時候吸血鬼會往暴露眼前的皮膚上親吻,經常惹得Eggsy泛紅著耳根回應他:「想吸血就快吸,別玩我了。」他們會從沙發一路玩到二樓臥室床上。吸血鬼很滿足現狀,他靜靜地觀察Eggsy的一舉一動,對方放空用叉子玩弄盤裡的食物好一陣子,實在忍不住開口詢問。

 

Eggsy搖搖頭,回了句:「沒事。」若有所思的將食物放進嘴裡。

 

「Eggsy,我不會讀心術。」

 

吸血鬼突然冒出這一句,讓Eggsy從思考中抬起頭,「欸?」

 

「很多人以為我會,但和電影、小說裡的設定不一樣,我只是擅長觀察,而現在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吸血鬼不帶侵略的視線飄向坐在對面的人,他第一次覺得長型餐桌的主位配置相當不合理。

 

Eggsy抿抿雙唇,欲言又止,不知道如何對吸血鬼表達他正困擾的事。「結局不夠好被退稿,不知道該怎麼結束它,我也捨不得結束,好像寫完之後,我們也⋯⋯」

 

「我們不會結束的,Eggsy。」吸血鬼冷靜的告訴Eggsy,覺得自己被冒犯了,皺起眉宇和臉色因氣憤更加蒼白。「記得嗎?我之前考慮過自己安靜的離去,讓你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我們現在這樣很好,至少我會等到你死去之後再做決定。」

 

Eggsy在溫暖的屋子裡被吸血鬼冷冽的氣息侵襲到發起寒顫。「只是一個想法而已,Harry。還有,我不想讓你等到我死。想想看我會慢慢變老,變得比你還老,那多糟糕啊,我無法想像那個時候的到來,為什麼不讓我和你一起?我可以一直陪著你,不好嗎?為什麼Roxy可以?或者你只是想要看著我緬懷過去的Eggsy?那就不必等,現在你可以繼續緬懷他。」Eggsy一口氣將所有的想法胡亂地爆發出來,越說越激動站起身抓起外套穿上,決定走出吸血鬼的房子,讓自己離開這令人窒息的空間,還沒走到門口,吸血鬼已經站在門前等他。

 

「讓開。」

 

Harry從來沒想過自己想要守護Eggsy的想法會讓他這麼在意,一時組織不出語言留下Eggsy,只好在Eggsy離開之前擋住去路。Harry知道Eggsy想要讓自己轉化他,但他真的做不到,至少目前不行。上一次和前一次他極力的想用吸血鬼的能力讓他們活下去,但這次他只是想要Eggsy好好地過完整個人生。

 

「Eggsy。」在叫出名字的時候,吸血鬼已經冷靜下來,聽見Eggsy冷淡的語氣忍不住心疼,明明是想讓對方開心的,沒想到會造成反效果。

 

「我要回去了。」他還在生氣,氣Harry的保護慾,也氣自己的心胸狹隘,明明知道對Harry來說不管是哪一個都很重要,自己卻仍然想要排在第一位。

 

「我知道這不是你的真心話。」Harry放緩聲調,他不想讓Eggsy就這樣離開,從未用吸血鬼的能力蠱惑Eggsy的Harry,第一次想要用吸血鬼的特殊能力將他留在身邊,但是自己一定會後悔。「關於轉化的事,你去找Roxy談談吧。我不想讓我們將來會後悔做這個決定。」

 

「我不會後悔。」

 

「但我會。」他害怕Eggsy會後悔,更怕Eggsy恨他。

 

Eggsy搖頭覺得難以置信,他想得到以前的Eggsy沒有獲得的東西,對吸血鬼來說卻是誰也無法牴觸的界線,那條線像是在他們兩人之間隔著一個海溝那麼深和一片歐亞大陸那樣遠,完全無法繼續溝通。

 

Harry沉默地退到一旁。Eggsy挑起眉看向讓出空間想把自己崁進牆壁裡的吸血鬼,才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好像真的太過頭了。Harry總是這樣包容他任性的脾氣,除了轉化這件事Harry不肯讓步之外。

 

已經跨出門檻的Eggsy突然旋身抱住Harry。「對不起,Harry,我真的不是故意⋯⋯等我寫完稿,一切就會恢復正常的。」

 

「Eggsy,你永遠不必向我道歉。」Harry的手指穿過Eggsy的髮,在他唇邊落下一個冰涼的親吻,「祝你寫稿順利。」

 

「Harry。」Eggsy害怕吸血鬼縮回自己的殼裡,恢復到原來相敬如賓的關係,害怕他又自己陷入回憶的恐懼將自己封閉起來。

 

「我知道。」和Eggsy吵架,如此愚蠢的事他不會做,現在只想把人抓進懷裡瘋狂在他身上印下標記,告訴Eggsy自己有多麼在乎他,只有他。「別讓我等太久。」



 

*



 

那天之後,Eggsy沒聯絡任何人,只在租屋處和辦公室兩點一線來回移動,以截稿和新計畫案為主要工作。耐不住性子先與Eggsy聯絡的是Roxy,他們約在午夜會員制俱樂部中的小酒吧裡,Roxy深巧克力色的眼眸對著幾天沒見的Eggsy眨了眨眼睛,「你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還以為你會消沉一陣子。」消瘦的臉龐和沒品味的穿搭方式,讓她想起他們重逢之際,那令人難受的樣子。

 

「待在他身邊稿子會寫不下去。」分開那麼久自己也不好受。

 

「哈,我還以為你們分手了呢。」原來只是去趕稿,難怪Harry會回她一個苦笑,要她不要在意——超級在意的,好不好?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兩人又不知道鬧什麼彆扭,「和老吸血鬼吵架?」

 

「也不算吵架,只是觀念不同而已,再加上截稿日,所以趕稿優先,他是有要我先跟妳談談。」

 

「談什麼?」

 

「關於轉化的事。」Roxy一臉到底與我何干的表情,讓Eggsy忍俊不住。「他當初轉化妳的時候沒這麼排斥吧?」

 

「是有猶豫一下,但拗不過我堅持。」

 

「那為什麼對我就⋯⋯」

 

「因為他等太久了,活生生的Eggsy,心臟和血液都透露著生命的活力,抱起來熱呼呼的,還會臉紅得可愛,太多他拒絕轉化你的理由,這些對他來說很重要,但他說不出口,因為對你來說,這些並沒有那麼重要,就是你們之間的矛盾。」

 

「Roxy——」

 

「給他一點時間吧。」Roxy為Eggsy倒了杯檸檬氣泡水,微小的氣泡在玻璃杯裡跳著,「你在他面前死過兩次,兩次都是刻骨銘心的痛。第一次他要轉化你卻太遲,第二次他已經轉化你卻跑去自殺。這次他會看準時機的。」講得好像什麼瞄準練習,多練習幾次就會成功似的。

 

Eggsy盯著氣泡若有所思,Roxy看著沉默的Eggsy忍不住問道:「你該不會覺得要寫一個完美結局才適合你們現在的狀況吧?」

 

「欸?」

 

「別傻了,不管文章的結局是好是壞都與本身的你們無關啊,談個戀愛腦子就傻了嗎。」

 

「妳為什麼會⋯⋯」

 

「問我為什麼會知道?Eggsy,我認識你的時間可是比認識Harry還久,別太小看經過百年訓練的跟蹤狂。」Roxy對Eggsy舉起酒杯,敬自己的忠誠,不論哪個時期的Eggsy她都非常喜歡。

 

「謝謝你Roxy。」

 

「你已經想好了?」

 

Eggsy靦腆地笑了笑。「今天早上已經過稿了,大概下週就能發佈。」

 

「看你的笑容,連我都開始期待了。」玻璃杯輕輕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杯裡的氣泡緩緩上升著。



 

The final

 

六個世紀對他來說已經不能算是漫長,經歷過無數戰爭和死亡,歷史早已成為他的血液和呼吸,能讓他停駐的只有那個曾經為他付出一切的那個人。

 

因為詛咒,早已經忘記陽光燦爛的模樣,他只能屬於夜晚,為此婉惜也過了六個世紀。

 

這一天,他和往常一樣在太陽落下時走出專屬他的陰暗房間。現在只需要如星辰般的光亮,他就能看清楚房間裡的一切:掛在牆上的古畫毯描述自己曾經的事蹟、年份已久的肖像畫記錄自己過去的模樣、擺放在床邊桌上的相框——如同他記憶的流動。走到門邊,有一整牆的空書櫃,上面原本擺滿著各式各樣的雪花球和音樂盒,雪花球的主人在某個清晨,趁著陽光折射進屋裡時,將它們全部挪到書房裡的空書櫃上。

 

雪花球的主人對他說:「本來就是要送我的東西,我有權利決定它們要放在哪裡。」

 

也是呢,晚了二十年的禮物。

 

然後做完簡單的梳洗和更衣離開房間,來到廚房準備他的早餐以及伴侶的晚餐。他習慣打開冰箱後看著女孩採買來的食材再決定晚餐的食譜,這是他不得不佩服女孩的採買功力,食材不多不少剛剛好,每天還能有不同的變化,若是買到特殊食材,女孩就會把食譜貼在冰箱上,都是那人愛吃的東西。

 

將油倒進平底鍋裡,用小火慢慢熱油,一旁切起大蒜、洋蔥、迷迭香、巴西利葉,丟進熱油鍋裡炒香。切好的彩椒、青花菜、馬鈴薯、紅蘿蔔也丟進去鍋裡稍微炒過,沾染一些鍋氣後倒進烤盤中,再將今天的主菜小羊排平鋪在上,最後再撒上調味用的胡椒粉和鹽巴,送進烤箱時,門鈴同時響起。

 

來者是他的朋友們,帶著他們的伴手禮和自己的食物跨進門檻,他歪著頭看著一群不請自來的傢伙,還自動自發地在餐廳裡找了位置坐下。順手帶來的紅酒瓶,無關年分,裡頭裝的都是對他們來說唯一的主食亦是美容聖品。他無奈地笑了笑,好吧,至少他們記得外帶自己的食物。

 

他從酒櫃裡拿出自己最喜愛年份的紅酒擺放在屬於那個人的位置。回到廚房開始忙起前菜製作,晚到的女孩也進入廚房幫忙。看著女孩忙碌的側臉,讓他忍不住道:「這些年辛苦妳了。」

 

女孩瞪大眼睛,睞向一旁身材高大的男人,「這都是為了我的朋友,又不是因為你,而且我過得比你幸福。」轉身將前菜端了出去,和在餐桌邊的伴侶細碎的交談:「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知道了呢。」

 

「噓——親愛的,你這麼嚷嚷不知道的也知道了。」

 

吸血鬼轉了轉眼睛,不清楚他們在談論什麼,坐在另一邊的好友拿著平板,手指來回滑動像是在搜尋什麼,最後眼神專注在其中一個頁面,像是巡狩獵物般耐心等待。

 

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今晚他的朋友們會聚集在這裡,雖然他並不反對臨時的聚會,但是空氣中沒來由的興奮躁動,讓他摸不著頭緒。

 

當所有餐點準備就緒,杯盤和餐具皆已擺放完畢。拿著平板的好友突然起身,將平板放置他手中,一個熟悉的腳步聲從巷口傳來,正當他想放下遞來的平板去迎接來者時,被好友按坐在主位上,「你坐著把最後的連載看完,我去開門。」

 

他被好友快速的動作搞得有點茫然,只好依照指示坐下手指滑動平板停留的頁面——最後一篇的連載故事,越看越覺得熟悉,好像剛才發生過的一切。他微微皺起眉有點困惑地望向餐廳門口,先走進來是說要去開門的好友、老友兼損友,跟在後面進來的是他此生唯一的摯愛。

 

許久不見的年輕人對著客人們微微笑然後走近他,拉起他的手、將他手中的平板抽離。

 

看他一臉困惑的樣子,年輕人露出好看的笑容,「看來你還沒看到第二頁。」

 

「第二頁有什麼嗎?」他輕聲詢問。

 

年輕人輕輕觸碰他的腰,將一個絲絨布的深色小盒子放在他的手裡。



 

Would you marry me?



 

夜仍漫長

直至黎明

夜屬於我們

準備好吧

我會握緊你的手

 

The Night is Young

Until it's over

The Night is ours

Get Ready for it

I’ll hold you hand

 

——TAKE THAT 《Get Ready for it》


 

是的,《The Night is Young》在故事中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希望你們喜歡 :)

 

一開始只是在等車搭車的時候無聊開挖的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靈感想寫吸血鬼AU(靈感大神就是這麼歡脫)已經比原本預期的超出太多了,然而真的寫出來又刪減不少,寫到自己都糾結了哈哈哈哈,就把太過糾結的東西都刪掉了(哎呀)於是就誕生了糖分超高的吸血鬼(華麗轉圈)

 

先說說Eggsy,其實在寫最後一段的時候,來來回回刪掉重寫無數次,糾結無數次才決定這個版本(對,我把自己的心情也寫進去了)原本標題是Lunch(欸)但後來發現它們根本吃不到就改回Dinner。基本上這裡的Eggsy和過去的Eggsy是擁有相同長相、名字和性格的人,但是Eggsy沒有過去的記憶,所以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Harry熟悉的那個人,所以始終焦慮不安,同時又愛著Harry。

 

而Harry,就自始自終都是站在年長者的角度保護和愛著Eggsy,小心翼翼的不想讓Eggsy受傷,造成裹足不前的狀態特別糾結。所以都是由Eggsy主動向Harry求愛,然後Harry就從默默低調的寵變成高調放閃。

 

基本上兩人吵不起來,Eggsy一通電話就能讓Harry愉快地準備晚餐,他們甚至已經幾個星期沒見到面也沒說話,Harry根本不知道Eggsy找他要做什麼(就是這麼傻)

 

標題就是歌詞(大家都懂的)非常適合吸血鬼啊(自己說)

 

後面兩篇,我盡力不要讓大家等這麼久,我盡力……

 

好期待電影第二集啊(翻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