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故事終了。

 

Merlin喝了口熱咖啡,「所以每隔幾年,Harry就會像現在這樣,躲進房間裡。」

 

「你準備好要面對這樣的Harry嗎?」Roxy交握冰冷的雙手,「你愛他嗎?Eggsy?」




 

Breakfast 02

 

愛他嗎?

 

Eggsy不能理解為什麼Roxy會這樣問。也許Harry和自己之間有互相吸引的元素,能夠產生情感的化學作用,但是用「愛」這個詞,對他來說極為不恰當。Harry的愛是有深度和重量,跨越幾百年只為尋找一個不知道有沒有轉世的人,但那個人不是自己。又該如何面對不愛他的Harry?擅自闖入那個塵封已久的世界,不是他一個人能做到的事,也不是他該做的。

 

「我想知道另外那個新生的吸血鬼最後的結果如何?」

 

Roxy和Merlin互看一眼,Roxy輕閉雙眼,讓Merlin解答這個問題。

 

「依照我們不成文的規定,當下就讓他成為灰燼。」Merlin幽幽的說,「吸血鬼狩獵和鬥爭的時候,多少都會折損一些年輕新生同伴,對組織來說這是最好的理由。你為什麼想問這個?」Merlin不覺得Eggsy擁有前世的記憶。

 

Eggsy努努嘴,「記者的職業病。」

 

「所以你愛Harry嗎?」

 

Eggsy看著Roxy,從女孩的眼中看見期盼,難道她覺得自己是那個Harry等待許久的人嗎?

 

「我⋯⋯喜歡他。那又如何?」

 

「Eggsy,你現在一定會為我們如此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而感到困惑,」Merlin理解Eggsy的遲疑和他們咄咄逼人的疑問是多麼令人不舒服,「這一切的答案都在那扇門之後,而且我們必須確保你在接觸那些東西的時候不會太過震驚。」

 

Eggsy微微地蹙起眉間,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他們如此防備?在一個深呼吸之後,Eggsy從座位上站起身,「帶我去吧,我會去把他帶回來的。」

 

每跨出一步,Eggsy都會不安地問自己一句:是愛嗎?這樣做真的好嗎?萬一這並不是Harry的期望怎麼辦?自己真的做得到嗎?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又什麼樣的牽絆,能讓Harry如此付出。而自己有辦法成為那其中獨特的存在嗎?

 

被Merlin領著從餐廳走到書房不到一分鐘的距離,Eggsy卻像走過好幾百年,故事裡的畫面又在他腦海裡上演一遍。

 

Merlin在書房裡唯一的書櫃前停下,等待Eggsy準備好才按下機關,書櫃緩緩地向後打開,一股陳舊的氣味撲鼻而來。Merlin遞給Eggsy一個手電筒讓他自行走入那個幽暗的通道。

 

Eggsy打開手電筒,一束光芒突然照亮室內,稍微瞇起眼睛適應光線。先看見離他距離最近的層架上擺滿著玻璃雪花球,那種搖一搖會有美麗雪景的小擺飾,Eggsy房間裡也有一個,但他不記得是誰送的。沿著層架往裡面走,稍微用手電筒往四周照射一圈,發現這件暗室並不大,和二樓的主臥室差不多,位置也正好在主臥室的正下方。牆壁上掛著幾幅古董畫和老舊的壁毯,古老的木桌椅擺放在看似為床的家具旁邊。桌上放著幾個相框,其中之一覆蓋在桌面上。沒有看見Harry的身影,讓Eggsy有點疑惑,但不影響他對於房間內擺飾的興趣。

 

先是讓手電筒的光線傾斜一個角度,讓光線溫和的照亮牆面上掛著的古董畫,那是一幅全身畫像,畫中的人穿著厚重的盔甲,跨開的步伐和擱置在腰間上的手掌,肩上的紅色斗篷隨著手臂的角度自然地垂下,畫中的男人眼神堅毅地看著前方,像是一名無所畏懼的戰士,身後的旗幟和盔甲上的圖樣證明他是領地中的重要人士,那年輕的臉龐是如此熟識,只是經過歲月的洗鍊和歷盡的風霜,讓那雙堅毅的雙眼溫和許多。光線轉移到旁邊古老的壁毯上,深色的底布上,佣金線面繡逢著戰爭的故事——戰士、馬匹和他們的敵人,最後取得神聖力量的隊伍獲得的勝利。

 

最後視線回到那張擺滿相框的桌上,大多都是古老的黑白風景照也參雜著彩色的,Eggsy不太確定是因為Harry到過那些地方,抑或是他們其實在鏡頭底下但是無法照映出來的結果。最後Eggsy伸出手想要掀起那只覆蓋在桌面上的相框,手指剛剛接觸到相框就揚起一陣灰讓他咳個不停,正想用手遮掩口鼻時被一股力量拉扯,Eggsy看見在黑暗中閃著紅色光芒的雙眼盯著他,被捏握在對方手裡的手腕彷彿再用一點力量就會折斷他的骨,Eggsy清楚感受到對方忿怒和來自吸血鬼血主的強大壓迫感,完完全全是因為自己已經成為對方的自願者的關係。Merlin和Roxy都猜錯了呢——自己對Harry來說果然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重要。

 

停止動作和面無表情的Harry對視,Eggsy不知道怎樣開口才能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這個剛才Merlin沒說啊。

 

「呃……Harry。」雖然Harry沒有回覆,卻已經鬆開他的手,剛才充滿殺意的眼神也漸漸平淡。Eggsy才敢硬著頭皮詢問,「我可以看看這張照片嗎?我保證不會弄壞,也不會跟任何人提起。」反正剛才進來都沒問過了,現在才問能不能參觀一下房間好像已經太遲,如果同樣會死,不如先滿足自己的好奇心,Eggsy是這麼想的。

 

Harry還是沒有回話,只是別過臉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Eggsy就當對方答應了,輕輕地掀開那只相框。

 

Eggsy一手捏著相框,一手拿著手電筒仔細地看著黑白照片上的人像。已經斑駁的巴掌大相框裡裝載著Harry無盡的思念——那個帶著僵硬微笑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青年,下面有著清楚的字跡:

 

Eggsy 1874

 

Eggsy愣住,心跳像是突然靜止後急速跳動,腦子裡嗡嗡作響。故事裡封印的名字和畫面突然鮮明活躍起來,但那些都不是自己的記憶,是Harry、Roxy還有Merlin的記憶,他聽見Harry在他耳邊呢喃著他的名字,連他都不確定那是不是自己的名字。

 

Harry沒預料到Eggsy的反應會是像這樣靜止不動到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他苦笑,果然不應該讓他看見和知道真相。他輕輕喚著Eggsy,伸手觸摸僵硬的身體確認對方還在呼吸,將Eggsy按坐在椅子上,「Eggsy。呼吸。」

 

Eggsy用力反握住Harry搭在他肩上的手,嘴巴開開合合想要說點什麼卻發不出聲音,視線已經先模糊成一片。Harry彎下腰用指腹抹掉殘留在Eggsy臉頰上的淚水,Harry讀不出Eggsy的情緒,不知道自己應該靠近他一點或是離遠一點,但是手被Eggsy握著只能維持著尷尬的距離。直到Eggsy的情緒緩和下來,微微仰起頭看著Harry,「我什麼都不記得。」

 

「我知道。」所以他只是靜靜地守護著等到Eggsy能照顧自己後,選擇進入長眠。「這樣很好。」

 

Eggsy搖搖頭將自己的臉頰貼上Harry粗躁的手掌,「一點都不好,你已經找到我了,仍然想要一個人獨自離去?」

 

Harry順著Eggsy的動作撫摸他的臉龐、耳後、頸肩,「不管是在哪個時間與你相遇,你總是為我失去太多,我想要你、現在的你或是轉世的你都能過得幸福快樂。」

 

「少了你會有什麼狗屁幸福快樂。」Eggsy聲音低啞,雙手扯住Harry的衣領,這個吸血鬼到底為什麼會這麼消極?

 

Harry伸手輕輕地撥開Eggsy落在額前的瀏海,露出寵溺微笑。他一直很喜歡Eggsy倔強的眼神,令人安心的強悍。「那時在中東,我在軍隊裡認識你的父親,很優秀的戰地記者。也是從他口中聽見你的名字,當我在另一個營隊裡聽到他意外死亡的消息時,想起了那個詛咒。」

 

大地萬物將成為你的僕人聽從你的使喚,以此作為交換,從此再也不能在陽光底下行走,以血肉為食,你所愛的人將會永遠遠離你,陰影和黑暗是你最後的同伴。

 

「總覺得你認識我之後都沒發生什麼好事,所以我決定遠離你,從你的生命裡消失,這樣是不是對你比較好?你會不會因此過得比現在更⋯⋯」

 

Eggsy等不及Harry把話說完,用力扯下Harry的脖子,以唇緘封冰冷無血色又自說自話的嘴表示自己的不滿。Harry明明拯救過去的自己許多次,現在的自己也獲得不少幫助,若是沒有Harry即時將他從繼父的手下鬥毆中救出,現在的他搞不好還躺在醫院裡。什麼叫做沒發生什麼好事?

 

「閉嘴Harry Hart。這就是你封閉自己,決定進入長眠的原因?為了讓我過得更美好幸福?」Eggsy捧著Harry雙頰,強迫他看著自己眼睛,「我不知道以前你認識的那些Eggsy是怎麼想,對我來說遇見你是多麼幸運的事,你知道嗎?」

 

那雙如寶石般的眼眸,像是穿越過百年的時間宣告自己的存在,「Eggsy……」

 

「忘記那可笑的詛咒,Harry。」Eggsy堅定地將自己左手臂的動脈的位置湊向Harry的唇瓣,「讓我與你同行。」

 

Harry看著那誘人又甜美的動脈,血液的流動在他眼裡是如此清晰,忍耐到讓自己咬破了嘴唇,記憶像洪水猛獸將他吞沒,「不, Eggsy。 我不做到。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轉化過任何人了。」

 

「膽小的吸血鬼。」Eggsy不開心地想收回手臂,卻被Harry拉住。

 

「但我能答應你,暫時不考慮進入長眠。」Harry抬起Eggsy的手臂貼近鼻子,沿著動脈的血流嗅聞從Eggsy皮膚毛孔裡散發出來的香氣——「至少不會再讓自己感到飢餓,親愛的。」

 

Eggsy不滿意Harry的答案,但還是微微頷首同意Harry咬破他的皮膚,直接從動脈中汲取溫熱的血液——Eggsy知道Harry是一名美食家,看Harry如此沉浸在吸吮他的手臂,他能感受到吸血鬼的牙齒卡在血管依依不捨,Harry總是能在最後用舌尖撫平那被咬破的傷口,那種挑逗中帶著局部麻醉的疼痛感令人上癮。

 

最後Harry滿足地抬起頭,仔細檢查Eggsy泛紅的皮膚上有沒有留下傷口的痕跡,然後親吻被自己弄得不知道是貧血還是缺氧的Eggsy。Harry讓Eggsy全身放鬆靠著自己,將他收進自己的懷抱中。

 

他們互相錯過百年,最終失而復得。



(?)

 

 

-還是TBC喔-

 

 

當然要寫到他們結婚啊

 

我已經想好番外要寫蜜月旅行了(翻滾

 

希望你們還記得啊(是要寫多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