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中秋節發點甜的

就切開發囉:D

 

 

Dinner 3-上

 

Eggsy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他夢見自己纏著Harry拉著對方的手依依不捨的吻別,他轉頭對著嬌小的女性說道:『如果發生任何事,都不要來找我,幫我帶話給他,讓他好好的活下去,如果有來世,會再相遇的。』下一幕一群士兵闖進房間,逼他做出選擇,那個像是君王的人將他壓制在床上,可惜的是他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使勁踹了那人一腳拿起配劍反擊,如果不能擊倒對方,唯一的出口是高塔上的窗。追在他身後男人循循善誘說道:『想想外面那些百姓,他們是多麼的無辜,只因為你一個人的任性害他們家破人亡?想想Harry會說什麼呢?他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可是認真到無法忍受一丁點兒的瑕疵,高傲如他會怎麼對付你呢?』Eggsy心想就算如此也不能落入敵人手中,他使盡全力奔向唯一的出口,站在床邊他確實有些猶豫,也許忍耐一下等Harry回來一切都會沒事,但是他無法忍受自己被當成商品一樣被交易⋯⋯想到這裡Eggsy露出諷刺的笑了,如果你不是因為Harry拯救了他,他本來就是商品。在追兵踏上最後一個通往高塔的階梯,他後退一步張開雙手往空無一物的窗外倒去,降落得很快,他彷彿聽見Harry在呼喚他的聲音,疼痛讓他無法張開眼睛,手指無法動彈,他能清楚的感覺到Harry的體溫和呼吸,他想和Harry再說說話,如果在不同的時空見面,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如果能再一次遇見Harry,他一定要告訴對方,自己有多愛他。

 

Eggsy是哭著驚醒,抹去眼角的淚,心跳得很快,看著自己腿間的勃起,完全想不起來到底為了什麼,是Harry嗎?想到這裡原本壓抑下去的慾望又再次緊繃起來。真是他媽的有夠愚蠢,他竟然會對一個上百歲的年長男性有反應,還因為一個回憶的故事做了一個不是很舒服的夢,故事裡的視角明明就不是他自己,他卻完全進入角色當中。

 

發現天色根本還沒亮,想躺回去繼續睡卻又睡不著,乾脆離開床鋪坐到電腦前工作,查詢關於瓦拉幾亞的歷史,發現和Harry所說的故事有百分之九十的吻合,剩下百分之十是他們的名字,Eggsy大概能從資料的訊息中拼湊出Harry和Merlin的真實身份,但就是找不到另一人的,就連他的筆記上原本有寫的名字都糊成一片,而自己像是被移除記憶般,怎麼回想就是無法補上這一塊。

 

Eggsy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幾個字按下enter送出訊息,他知道這個時間Merlin肯定還沒睡,沒過多久就收到回覆。

 

『這是Harry的問題,是他對你下的暗示,讓你看不見也記不得那個名字。』

 

既然不想讓他知道,為什麼要告訴他這些故事?

 

『是他自己的心魔。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他不要再挑食了。』

 

看完Merlin的回覆,Eggsy嘆口氣,開始整理起文章資料,趕在中午前一口氣將稿件寄出,下午乾脆申請外出採訪不進辦公室。中學時期的好友同時傳來訊息約中午吃飯,Harry 也說要請他吃晚餐,以表示上次晚餐沒有讓他吃飽的歉意。

 

Eggsy撓撓後腦,先回了好友的訊息,打算傍晚再回覆Harry。

 



 

來到過去熟悉的街區和昔日熟悉的店門前——黑王子酒吧在烏雲籠罩的陰影底下,讓Eggsy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打開門,一眼望去,早上的酒吧裡沒什麼客人,很快的他看見要找的人在窗邊的沙發雅座,有點坐立難安的樣子,Eggsy趕緊出聲打擾。

 

「嘿,怎麼有空?」

 

那人看見他來到,像是看到浮木般。「噢,Eggsy,真的非常抱歉在這個時候把你叫出來。」

 

「發生什麼事?」Eggsy在對面的位置上坐下。

 

「Eggsy,抱歉。」

 

原本坐在四周的酒客突然站起身,擋住Eggsy搜尋出口的視線。

 

「抱歉,Eggsy,是Dean威脅我……」

 

Eggsy煩躁的爬抓著頭髮,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下午不進辦公室所以來找麻煩,「沒關係的,我知道這些人都是Dean身邊的囉嘍,這裡沒你的事快點走。」

 

「Eggsy,上次你敢放Boss鴿子,讓他在拘留所裡待到天黑?」囉嘍一號拿著球棒逼近,沒有人告訴他,用這樣的威脅方式,他可以考慮下次完全不去保釋他老大嗎?

 

「不要以為老大跟你媽有點什麼,我們就會放過你。」囉嘍二號比了個手勢讓其他人將Eggsy包圍,摩拳擦掌的聲音和骨頭喀啦喀啦的聲響。

 

Eggsy淺淺的呼吸,心裡已經做好被揍得準備,不過就是被揍嘛,從小到大也沒少過。他不會怪被當成誘餌的好友,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他的弱點是固執軟弱的母親和自己相差將近二十歲異父妹妹,Dean是個爛人,但他給了母親最需要的精神支持,同時也到來許多傷害。高壯的陰影壟罩在他頭上,讓Eggsy下意識的縮起身軀,將自己縮像蝦米般防衛自己把傷害降到最低,減少落在身上的疼痛。

 

Eggsy雙手抱住自己的頭,酒瓶重擊他的雙臂,尖銳的玻璃碎片割破皮膚,不斷冒出鮮血上滴落在地上。有點暈眩的看著地上的影子移動,有個像是球棒的東西似乎往他的方向攻擊,Eggsy咬起牙閉上眼睛,但是預期的傷害並沒有落在Eggsy身上,當Eggsy覺得奇怪的時候,他睜開眼睛發現有個不應該出現西裝筆挺的背影。

 

「Harry?」

 

「唷,沒想到Eggsy還能釣到有錢的凱子。」

 

Harry沒有低頭查看Eggsy,但Eggsy感覺得到Harry的怒火,「你們要站在這裡閒扯淡一整天還是來打一場?」

 

「找死!」攻擊轉向Harry,球棒落下的瞬間後腳跟往後一步輕鬆閃過,趁著對方重心不穩補踹ㄧ腳,順手勾起黑色雨傘抵擋下一波攻防。

 

Eggsy無聲的笑了,心想Dean的囉嘍們大概不知道自己眼前的紳士是何方神聖,看著Harry的鞋跟在地板上有規律的輕觸,Eggsy放鬆四肢、任由自己隨興地找個舒服的姿勢躺在地板上,他知道Harry不會有問題的。

 

兩秒,Eggsy只停頓了兩秒,就從地板上跳起來,Fuck!現在是下午,太陽都還沒下山,這吸血鬼跑出來幹嘛?

 

「蹲下!Eggsy!」Harry單膝跪下將傘面撐開擋在他們兩人身前,順勢擋下不長眼的子彈。

 

Eggsy瞅著原本就很慘白Harry臉上還有一點燒傷的痕跡,但還來不及詢問Harry一掌壓下他的身體收起雨傘,人影已經閃到持槍者面前奪下手槍,順便送他一拳擊倒。Harry呼出一口氣,優雅轉身後輕巧跨過倒下的人體回到Eggsy身邊,「你沒事吧?」

 

Eggsy坐在地上,看著Harry伸過來的手隔著白色的絲質手套,「你才沒事吧?現在才下午,陽光還這麼強,你怎麼還沒睡?怎麼會跑來這裡?你臉上的燒傷沒有問題嗎?」

 

Harry沉默看向Eggsy擔心而喋喋不休的嘴,他不會告訴Eggsy他是因為聞到Eggsy血的味道才趕過來的。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扣住Eggsy後頸,舌頭舔過嘴角的血跡,輕咬因為驚訝微張的嘴唇,用力奪取他的呼吸和空氣,確認他的生命跡象是否安好。Harry有時候會猜想,如果沒有自己的存在,Eggsy是不是能活得更平安、更快樂一點?但今天Harry發現自己的存在多少還有點用處。直到因為貧血造成的暈眩感來襲,Harry才緩緩放開Eggsy,靠在Eggsy肩膀上。

 

「Harry?」

 

「打電話給Merlin,我沒力氣了。」

 

似乎是被電話聲響吵醒的Merlin,接起電話脾氣不是很好的「嘖」了聲,『Eggsy,你有受傷嗎?』

 

「呃、有。」

 

『有流血?』

 

Eggsy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被酒瓶劃傷的傷口,「嗯,有。」

 

『放到Harry嘴邊,我馬上到。』

 

Eggsy有點懵,但還是按照Merlin指示將Harry換個姿勢讓他躺在自己的腿上,把手臂的傷口放在Harry嘴邊。不知道是不是吸血鬼的本能,聞到血味的Harry睜開雙眼,泛著血紅色的眼珠看了他一眼,然後張開嘴巴露出尖銳的犬齒,一口咬進Eggsy的手臂。除了咬下的第一口之外沒有預期的疼痛,傷口也在Harry的舔舐下逐漸癒合,Harry吸吮的方式很緩慢而且煽情,像是要在他手臂上製造吻痕,有點酥麻和搔癢的感覺,Eggsy覺得不太妙,照Harry這種方式吸下去,他可能會發出舒服的呻吟。Eggsy用另一手摸摸自己的唇,所以剛才Harry突如其來的吻,也是因為嘴巴上有傷口,剛好可以讓他補充血液維持基本的生命?

 

當Eggsy正在看向酒吧大門思考,Harry臉上的灼傷在吸取血液的同時逐漸恢復,甚至比Eggsy認識Harry時還要年輕十歲。Eggsy看著那張變得更年輕的臉龐,心跳跟著加速,像是聽見Eggsy心臟頻率和往常不同,而清醒的Harry快速將Eggsy手從嘴邊移開,坐直身軀,不可置信的瞪著Eggsy。「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嗎?」

 

Eggsy眼神迷茫、若有似無的「嗯」一聲。

 

「你不該這麼做的。」Harry覺得顯得有點暴躁,「就算讓我餓死在這裡也無所謂。」

 

Eggsy不知道為什麼也有點生氣,「我不會丟下來救我的人不管。」

 

「Eggsy!」

 

「總之你的臉色現在看起來好多了。」

 

Harry又用一種很哀怨的眼神望著Eggsy,他又沒做什麼,難不成這年頭捐血給吸血鬼還要發函通知申請嗎?啊⋯⋯Eggsy想起來了,Harry發過誓除了那個人,再也不會以人類的血為食,他破了Harry的戒,踩到Harry的底線。

 

酒吧的門鎖自己滑動鬆脫,走進來的Merlin裹得像是被大型黑色垃圾袋包裝過,還帶了頂漁夫帽和墨鏡,看見Harry比幾個小時前稍微年輕的臉龐撇過頭就是不看Eggsy,而Eggsy身上的傷口看上去已經癒合不少,某人還是有乖乖幫Eggsy療傷嘛⋯⋯那是在鬧什麼彆扭?

 

「都處理好了?」Merlin同時將Harry和Eggsy扶起。

 

「他們不會有今天的記憶。」Harry轉轉手腕,戴好手套,將雨傘掛在前臂上。好像邊打鬥邊給對方下暗示是如此簡單的事情,但Merlin知道,Harry自己也知道,如果沒有Eggsy的血液,Harry現在也是倒下的那一個,Merlin的處置是正確的。但他也害怕萬一自己沒有即時反應,或是Merlin沒有趕到的話,Eggsy可能會死。一想到這裡Harry真的害怕哪天真的失去自我的時候該如何是好。

 

Eggsy站直身感覺到天旋地轉,他大概猜到是因為什麼,才跨出一步他就覺得找不到重心,立刻扶著旁邊的吧台。「那個⋯⋯我覺得不太好。」

 

Harry回過頭,看見Eggsy蒼白得像隨時都會昏倒的樣子,就知道自己還是沒克制住。他走上前,二話不說直接把Eggsy側身抱起,惹來Eggsy怪叫,「可以不要這樣抱我嗎?」

 

Merlin哈哈大笑,「你就安份點吧,車子在外面等著。」

 

Harry不顧Eggsy的意願甚至假裝沒聽見,把他抱進車裡。Eggsy不知道Harry為什麼會突然生起悶氣,也不知道為什麼Harry對他做這些親密動作會如行雲流水般順暢。

 

黑色轎車內,車窗隔熱紙隔絕掉百分之六十七的陽光,Merlin還是戴著漁夫帽和墨鏡,Harry拍拍Eggsy的頭,要他將頭靠在自己肩上,Eggsy原本不願意,但是Harry堅持,兩人就這樣不說話僵持不下。

 

對Eggsy來說真的太奇怪了,就算他的春夢裡有這個男人,但現實中他們其實沒有很熟,頂多就是採訪者和被採訪者的關係,沒有再多了,Harry會突然跑來他也很意外,是怎麼知道他在哪裡。

 

「你怎麼知道我在黑王子酒吧?」

 

Harry檢視著Eggsy,「我可以告訴你,但你會遺忘今天所發生的事。」

 

「你都要告訴我了,還要消除我的記憶?」

 

Harry頷首。

 

「真是夠了,Merlin,停車,我要下車。」

 

扣在Eggsy腰上的手掌,用了一些力氣才制止Eggsy不安的扭動,Eggsy低頭看向那霸道的手,皺著眉問道:「這到底算什麼?」

 

「你得休息到不會貧血,還有些傷口需要包紮。」

 

Eggsy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傷口早就好了一大半,幫自己療傷的就是眼前這個吸血鬼,現在這樣一想,從吸血鬼口中吐出來的話語像是癟腳的留人藉口。

 

「告訴我,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在黑王子酒吧?不准消除我的記憶,我就跟你回去。」

 

充當司機的Merlin快忍受不了後座不知該稱為尷尬或是曖昧的氣氛,「Harry看在他也救了你一條命的份上,就告訴他吧。而且看他寫我們的故事也沒有將我們的身分暴露,他是能保守秘密的。」

 

Eggsy配合的點點頭,在嘴巴附近做了一個拉拉鍊的動作。

 

Harry沉重的嘆口氣,臉上出現不自然的緋紅色,「我聞到Eggsy血液的味道。」

 

「所以你就什麼防護措施也沒做就跑出來了?」


Harry頷首。

 

Eggsy將臉埋進自己的手掌裡,覺得自己的臉超燙的。

 

「你還好嗎?Eggsy?」Harry低下頭關心。

 

「我很好。」只是Harry太接近自己對心臟真的不太好。

 

 

 

 

-TBC-

 

 

 

中秋節快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