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Dinner 2

睡醒的年輕人,睜開眼之後先抓起手機查看訊息。接近清晨的時候收到來自Harry的郵件,內容是關於採訪的時間。為了不讓日常生活受到影響,他們固定一個星期會面一次,時間訂在日落之後。

 

他不知道Harry是如何得知Eggsy這個名字,也不記得有沒有告訴過Harry這個名字,那天離開肯辛頓前原本要問的,話還沒問出口,人就已經站在幾個街區之外,完全沒印象途中發生什麼事。這麼說來Harry好像總是能猜到他的想法?

 

抹抹臉,下了床走進浴室打開蓮蓬頭,讓水柱打在身上迎接充滿陽光的早晨。

 

穿上Polo衫,套進牛仔褲,將識別證件掛在胸前——Gary Unwin 記者證。雖然是一個專跑特殊題材的網路媒體,但Eggsy樂在其中,從點閱率和廣告中的獲利,足以讓他一家溫飽,只要那有幫派背景的繼父別總是在工作中找他麻煩⋯⋯

 

『Eggsy,你能到警局保他出來嗎?』母親焦急的聲音透過手機話筒穿越而來。

 

Eggsy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這個繼父年輕的時候確實很有勢力,但最近喝酒鬧事鬧進警局根本是週期性的循環,如果不去保他出來,搞不好還能得到久違的寧靜,「媽,讓他待在那裡幾個小時不會有事的。」

 

『Eggsy,拜託你⋯⋯』

 

他熬不過母親的哀求,最後還是鬆口答應,「好啦,我中午會去。」

 

『要記得去。』

 

「好好好。」拿起車鑰匙,關上住家大門。

 

上午待在辦公室開會、收集資料的工作告一段落,上級主管很看好他這次的專題連載,這種半真半假讓人捉摸不透的連載故事,一直都是他們主要的收入來源。除了外出採訪的時間,Eggsy經常跑圖書館和博物館收集資料,偶爾也會跑市警局,犯罪題材也是大眾熱門主題之一。會和Harry認識也是在警局,正確的說應該是夜晚的警局門口,那時他正好繳交完保證金,不想在局內等繼父出來,對方可能也不是很想看的他,所以走到外面透口氣,正要點根菸打發時間時被叫住——

 

「請問是Mr. Unwin?」

 

「請問您是?」Eggsy調整棒球帽的角度,看清站在燈光投射之外的陰影下站了一個人。頓時愣了一下,心想怎麼會有人站在那種地方?對方似乎不是很在意他異樣的眼光,踩著優雅的步伐,繞過一個個光源來到他面前。一絲不苟的三件式西裝,熨燙筆挺的西裝褲,明明是夜晚卻戴著墨鏡。

 

男人持著黑傘抵在石階上,「Harry Hart,你的主編告訴我在這裡可以找到你。」

 

「請問有什麼事?」

 

「我看過你寫的文章,我這裡有一個故事,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關於什麼的?」

 

「關於我們。」從男人的西裝裡突然竄出許多像是蝙蝠般的黑色影子,「如果你有興趣,下個星期同一個時間到這個地址,靜候光臨。」

 

Eggsy 眼睜睜看著男人瓦解成許多的蝙蝠散去,他仰起頭望向天空,眼角掃過設置在警局外的監視器,他轉身跑上階梯再度走進警局。

 

監視器裡的畫面,連被原本不願意也不可能讓Eggsy查看監視器紀錄的警員都冒出冷汗。畫面中只有Eggsy一個人站在階梯上,他們連那群蝙蝠怎麼出現的的都沒看清楚,來回反覆播放,確認沒有任何人動過手腳,Eggsy抓緊手中寫著地址的紙條。

 

一個星期後,他依約前往肯辛頓。Harry像是早就知道他會抵達的時間,已經站在路口的街燈旁的陰影迎接。對Eggsy來說,Harry有太多謎團,目前他也只能確定對方的身分,來歷、動機和目的都是未知,笨蛋才會相信對方純粹是想紀錄自己行走在這世界上的事蹟,但是他不討厭和Harry見面的時間,有時會令他想起已經過世的父親,不是因為年紀,而是溫文儒雅的氣質和訂製西裝,他曾經想過長大以後要和父親一樣,沒想到現在也只有在面試時購買的一套廉價成衣西服。跟著Harry的腳步走進屋子裡,已經有先來的客人坐在親近Harry的座位。

 

Harry拉開椅子讓Eggsy入座,令Eggsy有點不好意思地紅了臉頰。

 

「Eggsy,這位是Merlin,我的好友;Merlin,這位是Eggsy,就是我們常看的網路媒體的撰寫者。」Harry簡單介紹在場的人員。

 

Merlin頷首,推了推掛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你寫的東西很有意思。」

 

「啊、謝謝。」Eggsy拿出小平板和,他上次回去之後發現原來不僅是在鏡子裡沒有倒影,連電子產品都無法正確紀錄,更不要說是錄音筆了,除了雜音就是自己的聲音。「不好意思,這次的內容⋯⋯」

 

Harry知道基於職業道德,Eggsy還是會先確認一次,「沒關係Merlin不會在意的,今天的故事和他有關,所以請他一起來補足事件的觀點。」

 

Eggsy點點頭。

 

「你們吃飯一定要聊這個嗎?」Merlin皺起眉,「難怪上次、」

 

「Merlin。」Harry瞪了他一眼。

 

兩人隔著鏡片的視線短暫交鋒,最後Merlin清了清喉嚨,「我只是要說這話題對胃口的不好,先用餐吧。」

 

年輕人和Harry的餐盤裡擺放著煙燻牛肉佐西生菜萵苣沙拉,在恆溫中自然熟成的肉質軟嫩不腥,新鮮沙拉搭配簡單的油醋醬剛好解除牛肉油脂的油膩口感,而Merlin的餐墊上只有一個白瓷的馬克杯,引起年輕人的好奇心,他很清楚Merlin的杯子裡是盛裝什麼。

 

「Mr. Hart和我吃一樣的東西沒有關係嗎?」

 

「關係可大了,但他挑食。」Merlin拿起馬克杯向Eggsy舉杯,年輕人也執起酒杯回敬。

 

Harry只能苦笑。年輕人完全暴露在吸血鬼面前,年輕又有活力的動脈微微起伏都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尤其是對Harry這種身體機能即將進入衰敗期的吸血鬼,根本是無法抵抗的誘惑。Merlin看向Harry咬牙隱忍和緊繃的肩膀線條,搖搖頭,暗自做出決定。

 

「Eggsy,你有其它的聯絡方式嗎?我們來交換一下。」Merlin說著說著就把自己的平板拿出來。

 

年輕人有點意外的看著Merlin,Harry吐槽道:「科技宅。」

 

「如果不是我介紹你看那個網站,他現在會坐在這裡嗎?」Merlin反擊後轉向年輕人,「我們很喜歡你寫的東西。」

 

「謝謝。」年輕人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Harry和Merlin又互看了一眼,似乎交換了一些訊息,然後Merlin站起身,「對了,還有一道牧羊人派加黑布丁,我去拿。」

 

Harry對年輕人眨眨眼,用氣音對他說:「愛爾蘭人⋯⋯」

 

「Harry,我聽得見。」Merlin從廚房走出來,「有些內臟是要給Harry補身體的,我已經處理過了,希望能合你胃口。」

 

Harry帶著怒意瞪向Merlin,Merlin不在乎的笑說,「不習慣的話,我們可以直接進入甜點,今天的甜點是巧克力布朗尼葡萄夾心。」

 

年輕人「噢」一聲,用關愛的眼神看著Harry,到底是糟糕到什麼程度會需要用這種方式補充營養?

 

Eggsy過於關注的視線,讓Harry不自在的移動一下身軀,雙腿在桌子底下交疊,壓抑想要直接把Eggsy吃乾抹淨的衝動,銳利的尖牙戳進自己的牙肉裡早已失去知覺。

 

Merlin先發現Harry的異常,再轉頭看向無辜小羊般的Eggsy,難怪上次Harry進食後的反應會那麼嚴重,他認真考慮直接用輸血的方式幫Harry補給(讚嘆科技),否則眼前這隻小羊總有一天會莫名其妙變成一具乾屍,後悔不已的吸血鬼會衝到陽光下自殺。Merlin對於自己預測劇情發展相當有把握。

 

Merlin清了清喉嚨,「Eggsy,你可以拿著酒杯和酒先到起到起居室等候嗎?」

 

Eggsy懵懂的點點頭。

 

直到Eggsy離開餐廳,Merlin才有所動作,退開椅子站起身拿著自己的馬克杯走到Harry身旁。這時候的Harry不會有意識自己喝下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不管是什麼東西它都能緩解Harry身體本能的慾望。

 

幾分鐘後,Harry吐出一口氣恢復平靜,「我嚇到他了嗎?」

 

Merlin愣了一下,「沒有,在發作之前我就把他趕到起居室去了。」

 

「謝謝你,Merlin。」

 

「收下你的感謝。」Merlin拍拍Harry的肩膀,「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不要玩火自焚,Harry ,你明明知道他對你的影響力⋯⋯」

 

「我知道,Merlin,但是在他開口之前,我做不到。我無法使用迷惑能力讓他臣服於我,Merlin,我上次那麼做的代價就是失去他。」

 

對於Harry的恐懼Merlin也只能歎息,默默收拾起餐廳的餐具,「你先過去吧。」




 

起居室裡,Eggsy擺放好酒杯,坐在靠近門口的單人沙發上整理自己要詢問的問題。Harry看著Eggsy的背影,想著過去的身影聽見聲響總會對他回眸一笑,邀請他一起窩進單人沙發,聽他嘰嘰喳喳說著一整天發生的事。

 

「Harry,你還好嗎?」

 

Eggsy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現他的,已經從單人沙發上移動到他面前,主動湊上來關心的臉龐有點太近,Harry不動聲色退了一步,「託福。」但他覺得被壓抑下去的衝動又被喚醒,如果不是Merlin即時給他灌下一些血漿,恐怕早已失去理性。

 

面對Harry古怪的表情Eggsy沒有多問,倒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叫Eggsy?」Gary的小名有很多種,Eggsy可是他爸神來一筆的傑作,求學時期差點沒因為這小名被笑死。

 

Harry很明顯的頓了一下,「直覺。」那一秒之間閃過許多畫面,實話說出來Eggsy肯定會覺得他是跟蹤狂,而且是個老變態跟蹤狂。

 

Eggsy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我還以為你認識我爸,還是我家的什麼人呢⋯⋯到底是什麼樣的靈感,會取這樣的名字啊?」

 

Harry沉吟一聲,緩緩吐出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太對勁的字眼,「很可愛啊。」

 

Eggsy瞬間漲紅著臉,一名成年男子被稱讚可愛,到底是自己被當成孩子?還是太過幼稚才讓對方有這種有印象。

 

「坐吧。」Harry越過年輕人,假裝沒看見Eggsy泛紅迷人、令人想咬一口的耳廓,坐在旁邊的雙人沙發座上,留下一個位置給Merlin。

 

Eggsy坐回位置上,看著Harry優雅的端起酒杯啜飲品嚐的畫面,像是貴族般享受著飯後的休閒時光,昏黃的燈光照映在Harry白皙的皮膚上歲月的痕跡(其實是不健康的痕跡)有一種無法打擾的寧靜,讓Eggsy想用一生所學的詞彙讚美他。

 

Merlin一腳才跨進門,看到他們互相專注看著對方畫面差點把自己絆倒。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用什麼樣的眼神看著對方。

 

「你們還沒開始嗎?」

 

Harry對著Merlin舉杯,「剛講到十五世紀瓦拉幾亞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愛恨情仇。」

 

「歷史課?」Merlin挑起眉,男人不管到幾歲談到軍事戰爭都會停不下來。

 

Eggsy點點頭,Harry突然說道:「Merlin還不是Merlin之前是某個國家的公爵呢。」Eggsy眼睛一亮看向Merlin。

 

Merlin發出嗤一聲,「Harry還不是Galahad之前是某個國家的王儲⋯⋯」

 

Eggsy驚訝得差點把喝進嘴裡的酒噴出來,兩名中世紀時期貴族就坐在他眼前,「那麼兩位為何會在此?為什麼會有後來名字?」

 

Harry將自己的酒杯斟滿,「那時候除了要面對鄂圖曼的侵略,周邊鄰近的小國也為了爭奪領土也有些紛爭,我們都曾經被當作質子交換到大國,一方面是維持和平,另一方面是教化,我和Merlin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的。」Harry轉頭用年輕人聽不懂的語言詢問。

 

Merlin頷首,「還是叫Merlin吧,過去的名字就讓它留在歷史上。」

 

Harry也同意,接著繼續說下去,「一直到成年我們才會到各自的家鄉。但是戰爭不會放過我們,那時候我和我的伴侶東征西討不少領地⋯⋯」

 

「那時候你們已經轉化了嗎?」

 

「不,不是的。」Harry搖搖頭有些激動,「我是後來為了獲得能夠抵抗鄂圖曼大軍的能力不得不⋯⋯」Harry抬頭看著Eggsy轉換成比較冷靜的語氣,「當時鄂圖曼的王儲向我討要一個人,我不願意交出去,而他也不願意被當成俘虜,我們除了頑強抵抗沒有第二條路走,於是我離開領地去求古老的秘術和惡魔交換了靈魂,當我以為借到力量回來的時候,鄂圖曼士兵已經將他逼到懸崖邊。」

 

「他選擇跳崖?」年輕人輕聲詢問。

 

「我用盡全力飛衝過去仍然晚了一步。」Harry回想起來還是感到害怕和自己的無能為力,「我抱著他的遺體,用自己的血餵他,也無法將他轉化成不死之身,一切都已經太遲了。」Harry灌下一大口紅酒壓下令人噁心的反胃。

 

Eggsy望向沉默的Merlin,Merlin對他搖搖頭。

 

「那位有什麼特別之處讓鄂圖曼的王儲這麼的⋯⋯」Eggsy不敢看Harry的表情,只好將視線轉移到Merlin身上。

 

「你問我嗎?」Merlin推了推眼鏡,「那位在那個時候、那個區域還滿有名的,不管是戰事或是外貌都是數一數二的。」

 

「你怎麼知道?」Harry突然瞪了Merlin一眼。

 

「我們又沒少交手過。」Merlin對Harry的怒意覺得莫名其妙,「他在煙硝瀰漫的戰場上非常引人矚目,笑起來的時候很像陽光,勝利的姿態像永遠不會失敗的戰神,結果不知道為什麼被Harry拐去當男寵。」

 

Harry高傲的用鼻腔哼了聲,「才不是男寵,是我的天使(My Angel)。」

 

 

- TBC -

 

 

要繼續吃晚餐呢?

還是先回憶一下將近五百年前的往事?

認真地詢問(求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