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7/18 錯字太多還是修了一下(遮臉)

 

印調走這裡:http://goo.gl/forms/6tt0mbE6ejdRPCSu2

 

23. 世界上所有的鏡子

 

 



 

時報版英倫魔法師上卷 P.432

 

長春藤應允要綑綁英國的敵人,

石楠與荊棘應允要鞭笞他們,

山楂表示他將會回答所有的疑問,

樺樹願意提供通往其他國家的大門,

紫杉賦予我們武器,

烏鴉懲罰我們的敵人,

橡樹守護遠方的山丘,

雨水洗去所有的憂傷。



 

Harry Hart坐在客房的床上,闔上小女孩最喜愛的詩集哄她入睡,這是自從Eggsy和Lee消失之後接手的工作。小女孩沉默的注視讓他更加愧疚,他真的把兩個Unwin都弄丟了。輕輕觸碰著小女孩熟睡的臉龐,輕輕說聲:「Good night, Daisy.」關上床頭櫃上的夜燈,Harry走出客房正要將門關上時,小女孩突然叫住他。

 

「Uncle Harry。」

 

「嗯?」站在門口的Harry轉頭看向閉上眼睛的小女孩。

 

「Eggsy一定會回來的。」

 

Daisy堅定的聲音,讓Harry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他的狀況有差到需要一個不到他年紀十分之一的小女孩來安慰嗎?

 

「我相信,」Harry嘴中的苦澀,連自己都不能相信的事卻不斷地欺騙自己,強忍住眼睛地酸澀,「祝好夢。」

 

回到自己房裡,關上門,背脊倚靠在門板上嘆息。



 

那天在Princess Tilde行館所發生的一切記憶猶新,他們將所有破碎的玻璃和鏡子清理乾淨,夜晚的涼風伴隨著雨勢毫無阻礙地透進窗裡,窗簾隨風飄揚。最終,他們仍然沒有找到任何和Princess Tilde或是Lee遺留下來的痕跡,彷彿這兩個人根本沒有在這世界上存在過。

 

Lee的親人除了Michelle,就是Daisy和Eggsy,Roxy牽著Daisy小小的手,眼眶含淚不知道該如何向小女孩解釋,善解人意的小女孩倒是輕輕撫著Roxy的長髮,「我還有Uncle Harry,我會陪他一起等到Eggsy回來。」

 

Harry走來彎下腰,輕輕一個親吻落在Daisy的頭頂,一併將她抱起,「我們會一起等他回來。」

 

天一亮,Percival代表致電到斯堪地那維亞皇室,原本是要通知並且詢問Princess Tilde的親人是否派人至英國處理後續事宜,所得到的回應卻令人意外。

 

「Princess Tilde的身分和紀錄皆已消失,說是早在十幾二十年前就已經因病去逝。Lancelot動用一些非法資源查到出入境紀錄,除了侍女Gazelle以外,連Valentine也完全沒有留下一點痕跡。」Percival推了推眼鏡,講到「非法資源」時的加重音調,本人似乎不能接受lancelot的做法,但又不得不同意,當下只有這個方法比較快。

 

Lancelot手中拿著三本護照,差點都要懷疑是自己眼花看錯,或是他們能生出第二本或第三本不同國家的護照和出入境資料,他甚至查了入境時壓印的指紋和臉部偵測紀錄,就像是憑空消失般。

 

更可怕的是,就在說完Princess Tilde的下一秒,他們甚至忘記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

 

Harry當時只有一個想法:他們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Princess Tilde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殞落,魔法契約就像借屍還魂般,讓她行屍走肉般存在在這個世界上。而Lee也在那個時候,已成為失蹤人口,現在亦然。

 

命運之輪回到原本的軌道繼續運行,而造成一切失序的另一個世界正在努力彌補這一項過失,於是它們抹去的不應該存在的記憶,也許明天他們將遺忘今日的一切。

 

正當他們準備離開Princess Tilde的行館時,被集中在一起的玻璃碎片突然震動起來,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Daisy拉拉Harry的手,「鏡子!」

 

「什麼鏡子?」Harry一頭霧水,鏡子不是都已經和玻璃清掃乾淨了嗎?

 

Roxy想起什麼,突然叫了一聲,「鏡子!」轉過身往Princess Tilde的寢室奔去。

 

Daisy看見Roxy開始奔跑的背影,拉著Harry也跑了起來。

 

回到Princess Tilde那間已經被清理乾淨的寢室,Roxy站在一個比Charlie還要再高一些,被華麗裝飾布覆蓋的物品前面,「這快布Lee帶著Daisy回來的時候,交代我一定要轉交給Galahad的東西。」

 

Charlie協助Roxy將上面覆蓋布料掀起撤下,被覆蓋的物品是用樺木為框、一面完整無缺的鏡子。

 

樺樹願意提供通往其他國家的大門

 

Harry的腦中閃過這個句子沒多久,鏡子開始劇烈的震動,耳鳴貫穿腦袋而刺痛著;被Harry抱著Daisy整個頭埋入Harry的頸肩害怕得哭出聲音來;Roxy根本站不住腳已經跪在地上;Percival和Laneclot則是撫著額頭,撐過這一次的頭痛來襲;Charlie摀啟耳朵詢問在場的所有人有沒有聽見什麼刺耳的聲音。

 

Merlin跨出鏡面,看見幾個人如臨大敵般皺眉掩耳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發生什麼事了嗎?」

 

「被魔法影響的吧。」隨著Merlin腳後跟,Gazelle也回來了。Gazelle抬頭看看熟悉的天花板和乾淨的房間,往日熟悉的藥與消毒水的味道已經被風吹散了許多。

 

他們看見Merlin和Gazelle站在鏡子前都笑了出來,立刻遺忘上一秒感受到魔法出現的壓力。

當他們詢問Merlin找到山楂樹後發生什麼事和回到這裡的方式,Harry若有所思地看著那面鏡子,像是再多等幾分鐘會有意想不到的人,也會從鏡子裡走出來。

 

猜到Harry心思的Merlin搖搖頭,「我們回來的時候,妖精小徑已經逐漸崩毀,我們還是靠烏鴉的指引才能回到這裡。」Merlin不敢說下去,也不好繼續說下去,他害怕讓Harry猜到答案,或許Harry知道只是不願意承認。

 

Gazelle沒來由地對他們說了一句,「持續相信,就會開出一條道路。」Gazelle捲起左手臂的袖子露出上面的刺青,「烏鴉王預言是這麼寫的。」

 

隨著新的預言出現,新的道路也將重新開啟。



 

最後,Harry派了人將那面鏡子從Princess Tilde的行館搬回自己房裡,沒事就望向那邊鏡子,也許是妖精小徑關閉的緣故,施行召喚術和顯影術都未能成功,只能等待著或是期盼著哪天會出現不一樣的變化。Harry覺得自己的記憶漸漸地在流失,夢中Eggsy的臉和Lee的臉融合在一起,記憶中那張年輕活潑又有朝氣的臉龐逐漸模糊不清,又或是他的視線模糊不清。

 

他想要相信Eggsy一定會回來,但又怕他像Lee一樣回來之後又消失不見。他想告訴Eggsy,Lee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是一個有趣的朋友,尋找Lee只是為了彌補自己的過失和Eggsy是不是Lee的兒子沒有關係。他喜歡Eggsy帶著眷戀、崇拜的眼神注視著他,就算一開始只是為了彌補,最後卻是被他的開朗和笑容吸引,Eggsy就像他生命中的一道陽光,溫暖他對於人與人性的絕望。

 

「Harry,你是在哭嗎?」

 

Harry Hart感覺到自己不僅僅是幻聽,連幻覺都出現了。他感覺得到Eggsy的手捧著他的臉,親吻著顫抖的唇,溫熟的體溫和熟悉的青草氣息。



 



 

被烏鴉羽毛捲走的Eggsy帶著母親,走向烏鴉為他們所鋪起的黑色地毯上,前往的目標只有一條通往前方光明的路。Eggsy俯瞰黑色地毯外的風景,妖精小徑和通往各處的樓梯正在崩壞分解,費時千年建築的道路逐漸消失,就像人類逐漸遺忘魔法的本質和使用魔法的本能一樣,引領著Eggsy走往現在的道路。

 

「不要回頭,Eggsy。」Michelle盯著兒子的臉龐,小聲提醒,「不要回頭。」

 

Eggsy點點頭,「快到家了。」

 

當他們走到終點,跨出那道光,回到南倫敦的國民住宅,熟悉的環境。Eggsy將Michelle安頓好,回到自己房裡輕輕摸著那面與他相處許久的鏡子,鏡框上的紋路都在告訴他Lee早在他出生前就已經為他準備好回家的道路,Eggsy想過為什麼他們回到的不是Harry位於肯辛頓的住處或是Princess Tilde的行館,一切都是Lee安排好的緊急求生路線,並不是巧合。

 

夜已深沉,Eggsy將手掌輕輕滑過鏡面,他看見Harry靠在門板上嘆息,輕咬著唇像是在隱忍些什麼,腦裡才閃過一絲想法,整個人像是被吃進鏡子裡一般陷了進去。

 

和之前不同的是,妖精小徑已經毀滅,腳下踩踏的道路是一片黑暗,他該如何前往鏡子裡的另一端?

 

接著他跨出一步,腳下的道路就稍微亮了一些,Eggsy忽然想起這熟悉的景象,有點像是從Harry家的樓梯下儲藏室通往魔法圖書室的道路,嘴角掛著笑沒有絲毫猶豫,邁著堅定的步伐前進。


他跨出鏡子的那一刻,Harry沒有發現Eggsy突然出現,只是沒有焦距的視線茫然地看著前方,直到Eggsy捧起Harry的臉頰,細碎的親吻。

 

 

 

-TBC-

 

 

 

終於安穩的邁向結局~~~~

 

但捨不得寫完(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