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又開始覺得離結局很遙遠了(到底?!


 

 

 

20. 女巫、鏡子、珠寶盒-下

 

 

 

銀髮紳士一愣,「誰?」

 

「我父親。」Eggsy又重複一遍。

 

「他是自願者,你並沒有遺失。」

 

「對我來說,確實是遺失。」Eggsy不打算給對方任何機會,「以及剛才的見証屬實,我可以把他們帶回去。」

 

銀髮紳士站到Eggsy身邊,在他耳邊輕語:「可以,你和你的寶貝妹妹必須留下,這就是代價。」

 

Eggsy瞪著銀髮紳士,「言而無信。」

 

「我可是妖精。」銀髮紳士哈哈大笑,周圍的笑聲也稀稀落落地傳進Eggsy的耳裡。

 

「好吧。」Eggsy垂下肩膀,「讓我交代一些事情,就放他們走。」

 

「隨你。」銀髮紳士舉起手,「音樂,我們繼續跳舞。」

 

小提琴暗啞的聲音響起,不成調的圓舞曲繼續進行,跳舞的人群就繞著Eggsy轉了起來,看得Eggsy自己頭都暈了。

 

Lee扯住Eggsy的肩膀,「你以為自己在做什麼?我回到那邊的世界去能做什麼?你和Daisy回去才是最重要的。」語氣激動地在Eggsy耳邊爆發。

 

Eggsy反抓住Lee的手腕,將小珠寶盒塞進Lee的手裡,「偷偷把Daisy帶回去,我們沒有多少時間。」Eggsy微微一笑,「留一面鏡子給Harry。」

 

Lee直視Eggsy的眼睛,那個幼小的男孩長大成人後,仍保留那份頑固的執著,與自己相似的寶石般眼睛裡透露出不捨和堅持。「照顧好Michelle,我會回來的,很快,等我。」

 

Eggsy頷首,兩人擁抱、互相拍拍對方的肩膀,讓對方安心的鼓勵。

 

在圓舞曲的節奏下,Lee偷走了無望堡的窗簾,用來包裹住Daisy,然後走上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妖精小徑,目標:Harry家?不,不對,目標是:Princess Tilde的英國行館。Lee一個急轉彎轉向另一條道路。



 



 

Percival和Lancelot帶著Roxy、Charlie也抵達了Princess Tilde在英國的莊園行館,當他們正在大廳等待時,突然感覺到一陣騷動。懸掛大廳右側的鏡子震動起來,倏地滾出一個人一團布的人影。

 

Roxy先反應過來,「Eggsy?」隨後小跑步上去查看,那是一名有著和Eggsy一樣髮色的男人,懷中抱著的小女孩,「噢!Daisy?」

 

「Roxy……」Daisy從布團裡伸出手讓Roxy抱起來。

 

Lancelot低頭俯視那個男人,然後側頭詢問雙手環在胸前的Percival,「欸、你覺得這個人是他嗎?」

 

Percival冷淡回道:「這麼多年過去,他長什麼樣子我都不記得了,倒是Eggsy的樣子我比較清楚。」

 

躺在地上的男人咳了咳,坐起身,「你們兩個倒是一點都沒變,嘴巴還是一樣壞。」

 

Lancelot伸出手協助他站起來,「希望你沒養成從鏡子裡偷窺的興趣。」

 

他站起身,拍拍自己腿上的塵土,「老實說,可以滿足人類窺視的慾望。」

 

「不是吧Lee,我鄙視你。」Percival瞇起眼睛,推了推眼鏡。

 

「你鄙視我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Percival。」Lee無賴地笑了笑,那個勾起的嘴角倒是有點像Eggsy。「你們在這裡,這麼說來Galahad也在這裡?」

 

Lancelot倒是好奇,「你怎麼知道……」

 

「Mr. Unwin。」Valentine出現在Percival和Lancelot身後。

 

Lee點點頭,雖然有些偏離原訂計畫,不論負責執行的人是他還是Eggsy,要做的事一項都不能少。

 

「幾位請隨我來。」Valentine挺直背脊,張開手臂指向隔壁的通道。

 

Lee從Roxy手中抱回Daisy,對女孩微微笑,將他從無望堡偷回來的窗簾塞進Roxy手裡,低聲告訴她,「找一面鏡子包住,這是Eggsy留給他的禮物。」

 

「說實話,我覺得Eggsy能回來才是Galahad最好的禮物。」

 

Lee苦笑,「我只能盡力而為。」他們無法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Valentine帶領他們走進Princess Tilde和Harry所在的交誼廳,當他們看見踏進門的是Lee時,都驚訝地瞪大眼睛,Harry甚至激動得大步到他面前,只差沒拉著Lee的領子吼道:「Eggsy呢?」

 

「Galahad,我能待在這裡的時間不多,先讓我把話說完。」知道對方的心情,Lee從口袋裡掏出精緻的小珠寶盒,轉向Princess TIlde,「準備好了嗎?」

 

Princess Tilde頷首,「隨時都可以。」

 

「Gazelle,你是Gazelle對吧?」Lee的視線移向站在Princess Tilde身旁的侍女,「你帶著Merlin還有Valentine去找你所知道最古老了山楂樹,到了那邊你自然知道接下來要做些什麼;Roxy、Charlie,Princess Tilde和Daisy就要麻煩你們看守,正式解除契約的當下那位肯定會來找麻煩,Percival、Lancelot接下來可能得讓你們施展一下防禦魔法,別告訴我你們不會,就算是紳士魔法師(註)也都會一點保護自己的魔法;至於Galahad和我……我們得召喚烏鴉王。」

 

「烏鴉王?」這個名詞對任何魔法師來說並不陌生。

 

「傳說中他不是離開英國很久了嗎?」

 

Lee眼中閃著狡黠的光亮,「他在英國,他也必須在這裡。」

 

Harry露出的眼神,就像十幾年前一樣,對Lee的瘋言瘋語保持觀察的角度,但是全然的信任對方,矛盾卻又合理。

 

Lee看出大家的疑惑,「用召喚咒語請他現身,不論他在世界上哪個角落。」



 



 

Roxy牽著Daisy,Charlie推著Princess Tilde的輪椅回到起居室,他們在房間的四周灑下聖水(其實沒有任何用處),Roxy向Princess Tilde借了一個穿衣鏡,用Lee給他的窗簾布包起來。

 

Gazelle接手將Princess Tilde推入房內扶上床躺下,她輕聲叫喚Princess Tilde,「殿下。」

 

Princess Tilde微微一笑,手中緊緊握著那個小珠寶盒,「別擔心Gazelle,如你所說,這是命運之輪的安排,那麼這就是一個最好的時機,我終於可以安心地入眠,不用再擔心有任何人會打擾我的夢境。」Princess Tilde拍了拍Gazelle的手背,「這才是我所希望的,當年就不該讓我強制存活下來,影響這麼多人。」Princess Tilde看向留在起居室的三個身影,「別擔心我了,他們會照顧我的,去做你原本應該做的事吧。」

 

Gazelle最後一次緊緊握住Princess Tilde的手後,起身離開。



 



 

Harry從交誼廳的窗外看出去,載著Valentine、Gazelle和Merlin的車漸漸遠離莊園,Merlin留下的平板和手機連線,讓她能夠掌握他們的去處。

 

Lee將擺滿桌的蠟燭頭一一點亮。傳統的「召喚咒語」包含三大要件:使徒能找到被召喚的人;通道將此人引道魔法師面前;賀禮則讓他非來不可。這些蠟燭頭用來當作召喚的媒介、引領的通道,並且限定在蠟燭吹熄後現身。

 

「他們都離開了?」

 

Harry頷首,放下窗簾讓室內只剩下燭光和平板上移動的亮點。

 

Lee看著Harry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決定還是告訴那個莫名其妙被拋下的人,清了清喉嚨殼兩聲,「原定計畫是要讓Eggsy回來的,我回來是不得已的備案,事情往我們預測最糟的方向走。」

 

Harry抿抿嘴,「我沒有責怪你們的意思。」

 

「我們需要比他更強大的力量。」Lee不確定Harry是不是真的沒有責怪他們,就算理智上沒有,以Harry對Eggsy的疼愛程度,內心肯定還是會有些失落吧?「我需要你的協助,Galahad。」


 

 

 

 

-TBC-


 

*註:紳士魔法師,很久以前有寫過,他們是不會用魔法傷人的魔法師,甚至到最後是不使用魔法的魔法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