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非常突發的無料小報

雖然是A4黑白正反影印,但也有四千字呢(得意個屁

Day1中午前就發完其實是出乎意料之外,因為沒想到會這麼快發完,所以一開始就沒有印很多(遮臉

別太在意有沒有拿到紙本,我只是想讓大家跌坑而已,每一篇都是TBC,沒有誤會(喂

感謝取閱的大家<O>

 

 

正劇向後續衍伸,HE保證
CP應該是靖蘇,暫時還是無差

 

 

琅琊小報 P1 

 

 

 

金陵天下,唯我獨行

 

當北境梅嶺與大渝一役傳來戰報,大梁監國太子面無一絲欣喜、看不出情緒,闔上雙眼輕輕嘆息,旁人不懂,明明是捷報為何殿下的反應會是如此深沉,彷彿喜事都不是喜事,許久後才問道:「蒙大將軍和監軍兩人可安好?」

傳令兵頓了一下,只道:「蒙大將軍受了點傷,並無大礙,待整頓完邊境軍即可換防回京。」便沒有下文,等待許久太子沒有應聲,那人也不敢抬頭。

久到以為太子遺忘要讓人起身時,又問了句:「監軍呢?可安好?」

傳令兵仍是低頭不語。

太子皺起眉,這次聲音低沉了幾分:「是先生不讓你報?」

傳令兵點點頭。

一聲「知道了,下去吧。」伴隨著更深沉的嘆息,只有太子自己知道,那林家小殊出門在外向來報喜不報憂,就算是後來的梅長蘇亦然,早知說什麼也得攔著。

而後當蒙摯換防回京,帶回一份梅長蘇親自謄寫的烈士名單和一個令太子眼熟的錦繡盒子。蒙摯看著太子瞬間繃緊的背脊、皺起的眉間和額上的經脈、手指捏緊袖口用力摩搓著,蒙摯再一次深刻體會到,這世界上唯有那林家小殊敢惹當今太子也不見太子發怒,雖然應該是怒在心裡沒發出來,看太子憋得臉都紅了,這氣還是發一發才好。

太子斥退左右,只留下蒙摯一人,將遠征歸來的蒙大統領、蒙大將軍扶起,「蒙卿,你可知這錦繡盒子裡裝的是什麼?」

「回稟殿下,微臣不知。」

「那先生可安好?」

蒙摯看著眼前已有帝王風範的監國太子,不語。

「當初先生回金陵,你幫著他瞞我,說是怕壞了大局,我忍。這次先生命你將這錦繡盒子連通烈士名單一併交付,這意思我能不明白嗎?」太子語氣雖輕,話卻很重。「去他的麒麟才子,他怎敢⋯⋯」太子沒有把話說完,他想起梅長蘇要求出征前的每一幕,心漸漸寒了起來。原來,他說的不重回朝堂、不恢復林殊之名卻又想讓自己能有林殊的結局,陰謀詭譎的謀士成為戰場上的監軍參謀⋯⋯那人,早已為林殊和梅長蘇寫下結局,而這個局裡他將所有一切都捨棄,包含自己。說什麼三五年回來一次,看看他如何統治大梁盛世與百姓安生,一句又一句是謊言亦是枷鎖,將他蕭景琰牢牢地綁在林殊處心積慮為他籌謀的位置上動彈不得,好一個林殊、好一個梅長蘇⋯⋯

有情有義,沒腦子的到底是誰!
 

 

 

邊陲南靖待故人

 

宮羽在戰時呈上梅長蘇的親筆書信後,便被霓凰郡主留於南境軍中,同為女流之輩、有同一位仰慕之人;林殊的前半生有霓凰、最後一程有宮羽相陪。

霓凰拆了信,還沒看視線就已經模糊。

「郡主。」宮羽跪在軍帳內、霓凰主帥面前克制不住自己眼角滑下的淚水。

霓凰深吸一口氣,將淚眼收起,「宮羽。我想他肯定是不希望看見你的眼淚和被妳看見他狼狽的樣子才特地派妳來的,那個人啊,最在意形象了,一直都是如此……」不管是林殊、還是梅長蘇,即便她認出梅長蘇就是林殊時,他也不願在她心底破壞林殊的影子。

「郡主……」

「生死有命,沙場上只得把眼淚擦一擦便能繼續征戰,故人身影銘記在心……」霓凰有些哽咽的將宮羽扶起,「別哭了,妳要回北境或是留下?兄長希望我能多看照妳。」

「宮羽謝過郡主。」宮羽一身輕裝鎧甲向霓凰叩謝。

霓凰緊握著手中的書信,那信上的字跡分明就是林殊的字跡,若梅長蘇真的命在旦夕絕對沒有餘力寫出這樣的字,除非偽造,且內容和以前一樣交代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而非訣別,如果兄長是為了不讓她擔心,恐怕一個字也不會給,再加上琅琊閣少閣主奉太子密令跟著梅長蘇盯著他的身體,沒道理會讓他就這麼……她與藺少閣主素昧平生,實在無法理解這到底是兄長之計,抑或是藺少閣主的計謀。

霓凰轉身看著掛在帳上的佈兵圖雙手附於身後,視線從邊陲南境往北移至琅琊山,再往北至北境計算起路程時日,若非是戰時,她非上琅琊山搜一搜不可。

眼下只能忍著、待著、相信著故人的音訊終會傳進耳裡。


 

—TBC —

 

 

小報圖版

 

CWT42無料琅琊小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