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上次好像忘了提,妖精並不知道Harry的本名,只知道Galahad,所以Eggsy在叫Harry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其實是同一個人。w。

 

妹妹設定更改注意!

改成五歲吧wwww

 

我有寫過公主為什麼會被妖精綁架嘛?(金魚腦弱代表)

 

先祝各位新年快樂~

 

14. Daisy

 

Daisy,五歲,比Eggsy小二十歲。正是開始對周圍的人事物產生興趣、又愛說話的年紀。Michelle法律上的丈夫、Eggsy 的繼父——Mr. Dean Anthony Beaker 不覺得這小女孩和他有任何血緣關係,Daisy和Eggsy小時候實在太像,雖然沒有得到科學證實,種種因素讓Eggsy也認為Daisy和Dean沒有血緣關係。

 

Eggsy獲得Harry同意之後,趁Dean不在家,Roxy和Charlie陪他回家一趟將母親和Daisy帶離那個人事已非的住所。Michelle不同意離開,那是她和Lee最後的聯繫和充滿記憶的地方,但她同意Daisy是應該要得到更好的照顧,所以Eggsy只把Daisy接回肯辛頓的住處。

 

Harry喜歡小孩,Percival和Lancelot也是,當Daisy用軟軟的聲音叫著Uncle,就算是銅牆鐵壁都會化成一塊蜜糖。搬進位在肯辛頓的Hart家之後,原本充滿男人味的屋子瞬間柔和熱鬧了起來。

 

Eggsy將客房整理成自己和Daisy的房間,Charlie正被Daisy拉著滿屋子跑,而Roxy倒是有些意見:「女孩子就是應該要有自己的房間。」

 

Eggsy一愣,「我去睡書房?」

 

看著Eggsy將行李移來挪去的Roxy搖搖頭,「你可以和Galahad一起。」

 

Eggsy紅了耳根,「噢,Rox!我們還不是那種關係。」

 

Roxy左手支撐著右手手肘,右手虛實的拳頭頂著下巴,臉上寫著:有趣,值得深究。「可是你的衣服不是剛從Galahad房裡搬過來?不是因為Daisy要搬過來所以才搬回來的嗎?」

 

「不、不、Roxy那是因為一些誤會……」Eggsy越想解釋,咬字就越結巴說不清。

 

「但後來誤會都解開了,你的衣服還是在那裡啊,親愛的Eggsy。」Roxy一臉慈愛的看著手足無措的年輕朋友。

 

Eggsy覺得自己無法從觀察力敏稅的女性友人眼下脫逃,「噢、饒了我吧,我投降、投降!」

 

「所以?」Roxy帶著好奇詢問,Eggsy繼續看著別的地方,Roxy舉手發誓:「放心,我不會洩漏出去的。Uncle那邊也不會,但我覺得他們應該早就知道了,畢竟他們和Galahad是認識多年的老友。」

 

Eggsy雙手遮起雙眼,「只是、偶爾、真的只是偶爾、當抱枕的成分居多。」

 

Roxy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也許,他只是怕寂寞而已。」Eggsy臉上掛著笑容,笑意卻不進眼底。告白是一回事,但是他不覺得兩個人有在交往,Harry本來就是個體貼、潔癖又有紳士風骨的成熟男人,所以像是那種準備好三餐、泡好茶、整理完家務,最後才來把他喚醒之類的事情在Eggsy看來都是Harry平日會做的事。

 

Roxy搖搖頭否認Eggsy的說詞,「不,Eggsy。那個Galahad單身這麼多年不乏追求者,也交往過幾個伴侶,他要是真的怕寂寞早就結婚了。」Roxy沒有說的是:那樣的Galahad——那個能成為社交界傳說的Galahad,怎麼想都和「寂寞」這個詞扯不上關係,怎麼到Eggsy身上你們卻像老夫夫似的。

 

「Roxy——快點——救我——」

 

小女孩宏亮的笑聲響徹整間屋子,只為了獲得大女孩的注意。Eggsy皺起眉頭,「抱歉,她平常不會這樣⋯⋯」或者說他從沒看過、聽過Daisy如此像五歲小孩般玩鬧歡騰。

 

「沒關係的,能這樣笑著玩鬧才是孩子該有的,我過去看看她。」Roxy給他一個放寬心的微笑,輕巧的轉身離開Eggsy的房間。

 

Eggsy聽著他們玩鬧的聲音搖搖頭,在Harry確定會有小女孩來寄宿之後,就把被他砸爛的客房——Eggsy住的房間,改成適合兄妹倆人居住的溫馨小套房,一改之前冷硬直線條的家具,換上更多古典浪漫暖色的雕花木櫃,當所有家具都擺設完成Harry笑吟吟地讚嘆自己的好眼光,Eggsy則是不敢詢問這些東西到底需要多少花費;Roxy也是帶著小女孩到處採購一些新衣和玩具,簡直是要把小女孩寵壞了。

 

被留在在房裡的Eggsy繼續低頭整理,在他的背後是Harry為女孩新購入的梳妝台,木質梳妝台上掛著一面橢圓形的大鏡子,從一樓傳來聊天的聲響遮掩掉鏡子裡的震動,Eggsy隱隱聽見談話的聲音直覺就是房間外傳來的,低沉細微的交談聲引起他的注意,拉開嗓問問在隔壁房的人:「Harry,你剛剛有說話嗎?」

 

房門外回了一聲:「沒有。」帶著一點壓抑不高興的情緒,自從Eggsy告知Harry要搬出主臥房的那一刻起雖然從臉上看不出Harry的心情有什麼變化,但說話的語氣中總是會透露出微微地不滿,Eggsy裝作聽不出來覺得這樣的Harry意外的可愛,輕輕勾起嘴角。

 

當兄妹倆一切都安頓好就收到來自Princess Tilde的邀請,說是想見見Daisy。Harry明白Princess Tilde 的用意,Eggsy多少也猜得出來所以沒有拒絕,更何況上次的宴會是他先離開,雖然之後在另一邊見過面,但當時他的心思都在父親身上對Princess Tilde 也是失禮。

 

再次見到Princess Tilde已是收到邀請函後的兩個星期後,Eggsy第一次在這裡見到Princess Tilde,眼下的黑眼圈和蒼白的臉龐,讓坐在輪椅上的公主殿下看上去更加虛弱無力,和在那個世界裡能在宴會裡優雅轉圈的Princess Tilde完全不同。

 

Princess Tilde有點勉強地拉扯臉上的肌肉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容迎接他們,「抱歉,說要見面卻一直拖到今天,我這病況不太容易控制……」

 

「是我們上次失禮,還請殿下見諒。」Harry帶著Eggsy和Daisy行了禮,Pricesee Tilde讓Gazelle去準備茶水,一行人在沙發上坐下。

 

「不要緊的,那天我和Eggsy也見過面。」Princess Tilde微微搖頭,視線轉向Eggsy和Daisy,「只是不曾多聊,這就是Daisy?」

 

Daisy躲在Eggsy身後難得害羞不敢探出頭,Eggsy也覺得奇怪摸摸Daisy的小臉,「怎麼了?」Daisy搖搖頭不說話,眼睛看著Princess Tilde眨眨雙眼。

 

Princess Tilde看著小女孩的反應不以為意,小孩子的感覺總是敏銳的,更何況這是在那個世界出生的孩子,即便是人類,初生之時呼吸的第一口空氣已非尋常之人,傳說中的烏鴉王也是在那個世界出世的人類孩子。

 

這時管家和Gazelle的侍女推著餐車走進起居室,餐車上擺放著三層點心盤和茶壺,Gazelle將Princess Tilde的茶杯和點心分量放在Princess Tilde手邊的小桌上。管家Valentine則是將紳士們份量準備好擱置在他們面前的矮桌上,經過Daisy面前時小女孩微微驚呼了一聲:「皇冠! 」

 

Eggsy和Harry同時轉過頭看著小女孩,Princess Tilde也投向好奇的眼光。

 

Valentine聽著小女孩軟軟的聲調,驚恐地瞪大眼睛接著笑道:「沒有皇冠,my lady。」

 

Eggsy拉拉Daisy的小手將她抱進懷裡在她耳邊安撫著,「親愛的,我們不能在這裡討論這個。」小女孩也只是問了一句為什麼,看見Eggsy不贊同地對她搖搖頭,「這是秘密,回去再告訴妳。」

 

Harry看著兄妹倆的舉動,出聲將話題帶開,「我到現在還沒習慣和小女孩相處呢。」

 

Princess Tilde聽見Harry的說詞,忍不住笑道:「原來傳說中的Galahad也有搞不定的女人。」

 

Harry拿起茶杯啜飲一口茶,垂眼看著坐在隔壁的人腳下的牛津鞋,撇了撇嘴自嘲:「現在連男人都搞不定呢。」

 

幸好Harry過去的故事讓Princess Tilde沒有追究下去,Valentine也不敢繼續追問為什麼小女孩看得見那位紳士送給他的東西,當作是小女孩的幻想。

 

當他們回到肯辛頓,Eggsy將Daisy帶進魔法圖書室,Harry出於好奇跟著進去。

 

Eggsy將小女孩放在高腳椅上,雙手環抱在胸前皺著眉,「Daisy,我說過在外面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能直接說出來。」

 

「但是他有皇冠,他是國王,為什麼在那裡只是個管家?」Daisy只是好奇和他認知中不同的國王。「還有公主姐姐是不是快要死掉了?她的身上充滿著死亡的氣息。」

 

Eggsy深吸一口氣,有點難以用五歲小孩能懂的言語解釋社會階級和死亡。

 

Harry在一旁聽了許久終於問道,「什麼皇冠?」他也在現場,現在回想起來並沒有看見任何類似皇冠的物品。

 

Eggsy和Daisy異口同聲的回答:「管家頭上的那一個。」兄妹倆互看一眼,Daisy先發難:「Eggsy你明明有看到!」

 

Eggsy嘆口氣,「但是我們不能說,Daisy,那個是妖精世界的皇冠。」

 

「他是無名之王?」Daisy歪著頭,想起妖精童話故事裡的國王。

 

「我不知道,Daisy我不知道。」

 

「你們……都看見了?」Harry有點懷疑……不、應該說現在他確認了一件事,這對兄妹使用魔法的能力大概比當代所知的魔法師都還要更加強大。『兩位魔法師將現身於英國……』Merlin從Gazelle口中所聽到的詩句,難道眼前的才是兩位魔法師?

 

兄妹倆點點頭,「Harry,我只是——」

 

Harry抬起手阻止Eggsy繼續說下去,「Daisy,Eggsy是對的,這不是能在那個時候說出來的事。」Harry柔柔小女孩的頭頂,轉頭看著Eggsy,「你在那邊的世界見’到他已經有那個皇冠了嗎?」

 

「不,那時候沒有。」Eggsy肯定的回答。

 

「那就表示那個皇冠是最近才取得的,無名之王?無名的奴隸異地稱王?」Harry撫摸著下巴,不知道在思考什麼,沒多久他抬起頭,「另一個問題的解答,Princess TIlde確實是將死之人,應該說她是已經死亡。」

 

「交換契約的禁術?」

 

「是的,當時,十七年前我們受Princess Tilde到斯堪地納維亞就是要幫她解除契約,但我們都沒猜到Arthur的意圖。」

 

Princess Tilde是契約者;Lee Unwin成了自願者。




 

-TBC-

 

 

 

我終於有空寫了,好久沒寫稿子好爽(躺)

盡量努力在假期內拼命更囉,如果我都宅在家的話(已哭Qv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