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說,這篇,也是點文噢))))))))請自己收收))))))))))))))

然而真的沒有肉(。

尖叫踩線!!!大家聖誕快樂!!!




A Part of Christmas II





Eggsy隨興地坐在地毯上,看著電視裡的特別節目伴隨著罐頭笑聲扯動嘴角,手指油膩的吃著烤雞,不時抓起擺放在桌上的啤酒灌下幾口。


夜晚十二點整,剛渡過平安夜迎接聖誕誕節的到來,和電視裡不同的音效——門鈴伴隨著整點報時的時鐘響起,Eggsy想著大概是是報佳音的孩子們正在門口等著,放下手中的烤雞和啤酒,隨興地走到廁所洗了洗手,然後準備迎接稚嫩孩童們充滿希望的聲音。


打開大門,迎接他的不是教會也不是孩子,而是一個巨大的陰影壟罩在他身上,在他雙眼焦距內的東西是一個雪花球,很像他小時候記憶裡的那一個,一座巨大的雪山,在緩慢飄落的片片雪花裡,山腳下有一間小到如果不特別注意就會被忽略的小房子,小房子前面還有一對老夫婦和一隻小狗。


Merry Christmas, Eggsy.


Merry Christmas, Eggsy.


Merry Christmas, Eggsy.


MERRY CHRISTMAS, EGGSY.


在耳邊響起的是一個他想都沒想過會再聽見的聲音——


那個只能在電話答錄機裡聽見、只能從過去的通話紀錄裡聽見的聲音。


Eggsy的視線模糊成一片,他看不清清楚眼前熟悉的身影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人。


那個人拍了拍他的肩頭,「外面好冷,不請我進門嗎?」


Eggsy迷迷糊糊地說了聲好,替他關上大門,為他拍落積在大衣上的雪花。


那個人拉住Eggsy不知為何忙碌的手,在他額頭落下輕輕的一吻,讓Eggsy一瞬間安靜下來,彷彿執意要得到Eggsy的回應般又再說了一次:「Merry Christman, Eggsy.」


Eggsy停了下來仰頭看向他,充滿水氣的眼睛又模糊了視線。那個人脫下手套,溫暖的手指輕輕在Eggsy的臉頰上磨蹭,為他擦拭掉順著臉頰滑落的水珠。這次落下的是結結實實的吻,像是要奪去對方的呼吸,不斷地啃咬著對方的嘴唇,像是要吃進自己身體裡般,Eggsy扯著對方的衣領不讓他離開。


「Eggsy。」


一聲叫喚,Eggsy望進他的眼睛裡,看著他的笑容和嘴角的紋路,「我回來了。」


「我肯定是醉倒在做夢吧?Harry。」Eggsy輕輕撫過年長紳士已經看不清傷口的額角,祈求他:「如果是做夢,我不想這麼早清醒,再多陪我一會兒,我有好多話想告訴你。」


「無論是不是在做夢,我都會在的。」Harry的手指穿越過Eggsy的髮絲,安撫著年輕人不安的情緒,手指尖觸摸到深藏在頭髮下的傷痕,心裡忍不住傷感,有多少次他會在危險之中失去生命。


Harry歷劫歸來,Merlin將消息封鎖得徹底,隱瞞所有的相關人士。當他聽見Eggsy每一通留給他的電話錄音,不免又更加心疼他。Harry想告訴他,每字每句他都聽見並且刻記在心裡。


「Yes, Galahad,請在『嗶」聲後開始留言:


Hi,Harry,我解決掉Valentine了,成為救了公主的騎士,你會為我感到驕傲嗎?(V-Day隔兩天)


Harry,今天是復活節。你會變成兔子嗎?如果你是兔子,我就是追尋兔子的愛麗絲⋯⋯不對,好像哪裡怪怪的。總之,復活節快樂。(2015復活節)


Harry, me, again.  我輸了,徹底的輸了。為什麼?我應該要看穿他的,shit! 我死了你會來接我嗎?算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呢?你還是不要來好了。(2015,6月)


Harry,感恩節好像是美國的節日?對,我現在在美國,大家都要放假回家吃感恩節大餐了,而我呢,獨自一人在異鄉,說到要感謝的人⋯⋯唉……(2015,11月)


Harry,今天是我父親的忌日,Merlin終於告訴我你們把他葬在哪裡,雖然裡面可能只是個空棺,但我終於有一個地方可以紀念他。但是Merlin還不是不願意告訴我你的墓在哪裡。你在哪裡呢?Harry, 到夢裡來告訴我吧。(2015,12月)


Harry⋯⋯Harry⋯⋯Harry⋯⋯Harry⋯⋯(2016, 2月)


Harry,前幾天情人節,我終於發現一些事,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但是那個重要的對象已經不在了。(2016, 2月)


Harry,這次真的不行了,如果我不能活著回倫敦,你應該不會怪我吧?對不起,Harry,我應該好好聽你的話,完成你對我的期望,我知道我可以做到的。是不是我做到了,就會有不一樣的故事?最後一件事……I LOVE YOU.(2016, 8月)


Harry,Merlin叫我別再留言給你了。我、我做不到,Harry,你聽見沒?我做不到!(2016, 11月)


Harry,我真的很想你。聖誕快樂。(2016, 12月)


…………


…………


…………您的錄音已被紀錄。」


從第一則到最後一則,Harry已經不記得總數到底是多少,他聽過一遍又一遍那一聲:I LOVE YOU。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的。


將Eggsy哄騙到床上,傾身撫摸著這兩年來逐漸成熟的臉龐,他不在的時間裡一夜長成男人的男孩,從小奸小騙的街頭混混,變成頂尖紳士間諜。Merlin帶來的消息,他也就只是聽著,持續的治療和復健,想要回復到過去Galahad時期的自己,體力卻已經大不如前。一年後,在Merlin的允許下他開始執行一些簡單的後勤工作,偉大的魔法師讓他們就算同時在同一個區域也見不到面。他透過螢幕看著Eggsy值勤,告訴Merlin還不是時候,聽著Eggsy的留言心疼著。


「Harry,還記得我之前在義大利的任務嗎?」Eggsy躺在床上,眼神迷濛的望著俯視他的紳士。


「當然。」Harry當然記得,那時他只在幾個街區外監控著行動,他透過監聽器聽見Eggsy給他的留言後,忍不住走出黑色廂型車外,一路狂奔到Eggsy身邊在他耳邊呼喚,他知道Eggsy不會放棄求生意志,他多麼想告訴Eggsy:他一直都在,只是不如以往,他不再是Eggsy仰慕的Galahad,以後的他也許只是個普通人,只是Harry Hart,但是他一直都在。


Eggsy像個孩子一樣開心地笑了起來,「你有收到我的留言。」


Harry也跟著微笑:「當然。」


Eggsy突然收起笑容,認真地說:「I love you, Harry.」


Harry摸摸Eggsy的眼角,「I love you, too.」


「我不想睡著,我不要你離開。」Eggsy拉著Harry的雙手放在自己身上。


Harry只是拍拍Eggsy的胸口,將輕柔的羽毛被蓋在他身上,「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Eggsy。」


「沒關係,這只是夢而已,就讓我實現願望吧。」


Harry實在抵不過Eggsy的祈求,「希望你明天醒來不會後悔。」


「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後悔?如此頂級的好夢,要我洗床單都願意。」Eggsy笑著將外衣丟出被子,朦朧的雙眼勾引著Harry。


Harry無奈地嘆息,低頭吻向那個勾引自己的唇瓣,「As your wish, my love.」一路吻到Eggsy的頸肩,他停頓了一下,「等一等,我去開暖氣。」


捨不得離開Eggsy溫熱的肌膚,但又怕他受涼最後心疼的還是自己,當Harry再回來時已經褪下大衣和西裝外套,看見Eggsy靠坐在床頭,裸露著上半身等著。Harry忍不住笑了出來,Eggsy竟然真的乖乖地等著他回來。


「久等了。」


「也不算太久,都已經等了兩年,這一點時間不算什麼。」Eggsy嘴上這麼說,手指卻急著解開Harry的襯衫鈕釦和皮帶,露出和過去一樣結實精壯的肌肉,這是兩年來復健和健康飲食的成果,和Eggsy的比起來雖然是不怎麼樣,但對Harry來說已經足夠。


「對不起。」


「該道歉的是我,Harry,我不該那樣說你,也不該那樣對你說話的。」Eggsy搖搖頭,將自己靠近Harry的胸膛。


兩個灼熱的身體互相依偎、摩擦,溫暖彼此因為冰冷空氣讓皮膚產生陣陣顫慄的小疙瘩,他們舔拭啃咬著,像是要完成重逢之刻未完成的工作,將對方融入彼此的身體裡,感受對方的心跳和呼吸,輕輕的喘息。


如果這是夢,Eggsy希望自己永遠不要清醒。因為Harry會為了滿足他,一次又一次的不顧一切沒入他已經無法感受到再更多快感的身體。


他不想清醒,也不想熟睡。


Harry⋯⋯Please don’t leave me alone.


Harry永遠無法忽視Eggsy的請求。







在床上清醒的Eggsy,睜開眼睛看著熟悉的天花板,有點記不清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覺得自己的骨頭像是被拆過又重組般疼痛,到底是酒喝多了宿醉,還是醉酒跑出去和別人打架,因為他的記憶只停留在有人按電鈴開門的階段,想不起來有點慘。


然後他起床盥洗,卻聽見樓下有微小的聲響,心想:拜託,今年他可是在家的,怎麼會有宵小在這種時候闖入。但是也沒有太過緊張,反而是悠閒的走下樓瞧瞧到底是誰這麼大膽感闖進他家。


當他一下樓,看見在廚房裡忙碌的背影,愣住,眨了眨眼,是夢還沒醒嗎?這老天也對他太好,如此真實的夢境,他可以不醒,真的。


Harry轉過身,正好看見Eggsy站在樓梯前發呆,「Good morning,Eggsy。」


Eggsy機械式般回應:「……Morning, Harry.」


「不是我要說你,其實我回來就想講了,你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能把房子弄得這麼亂?Merlin不是說有派鐘點工來打掃嗎?」Harry穿著圍裙走向Eggsy,「還有啊,那個起居室到處都是啤酒空瓶,喝完就算不整理也要丟垃圾桶,好嗎?」


等了許久,Eggsy才回了一句:「嗯,我知道。」


Harry有些無奈地搖搖頭,大概猜到Eggsy大概還在辨認現在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


「Merry Christmas, Eggsy.」


「Merry Christmas, Harry.」Eggsy像是鸚鵡般跟著回應,然後手機響起,上面顯示著「魔法師說全世界都是他的」。Eggsy看了一眼Harry怕他會突然消失,Harry只是點點頭要他接電話後就轉身回廚房繼續收拾Eggsy昨夜留下的殘局。


Eggsy眼睛盯著Harry的背影,一邊接起電話,聽見電話那頭愉悅的聲音:『Merry Christmas!還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


「什麼禮物?」Eggsy眉毛一皺,他有收到魔法師的禮物嗎?


『欸?我親自把他送過去的,不可能遲到。』


「Merlin,你說的禮物是……」Eggsy始終看著Harry的背影,在陽光的照射下是如此真實,然後手機從手中滑落到地板上,Eggsy不顧一切越過重重障礙從Harry身後用力抱住,將臉埋進Harry的背脊裡深呼吸,吸取Harry身上獨有的優雅成熟的香氣,「you are real, you are back……我以為這一切只是夢。」


Harry轉過身露出微笑,將Eggsy擁入懷中順了順他的背,「Yes, Eggsy. I’m here, I’m back.」


Eggsy在Harry懷中抬起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退開去撿回他的手機,「Hey, Merlin, 謝謝你的禮物,聖誕快樂,親愛的魔法師,過完節日我們再來算算你們到底瞞了我多久。」


『Eggsy,要瞞你的不是我,是有人自尊心太強了。總之,有收到就好,聖誕快樂,騎士。』


Harry突然走到Eggsy身邊在他耳邊低喃:「告訴他,我也收到禮物了。」


這喚醒Eggsy潛意識裡微弱的印象,「What?」


Harry給他一個肯定的笑容。


Eggsy在自己的腦袋裡尖叫:不、是、做、夢!但他什麼都不記得了……可以要求再來一次加深印象嗎?該死,那之前的留言到底是誰聽去的?Harry都聽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ggsy腦子裡像是萬馬奔騰般輾過他的思緒。


Harry笑著搖搖頭,放下一個癡呆胡思亂想狀態的Eggsy,繼續整理家務。





從今年開始,Eggsy相信真的有聖誕夜奇蹟了。





-A Part of Christmas II END




有人喝醉會亂哭和喪失記憶。


連肉渣都稱不上,應該不會有事吧wwwwww


雪花球:記不清了(毆


復活節兔:瘋狂的三月兔,愛麗絲那隻也是三月兔www



Merry Christmas一直被我打成Merlin 和 Christman←到底?




新年,也許有,有許不會有。




放假還稿債的砂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