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05. Eggsy Unwin




侍者彎下腰、移動桌面上的啤酒杯為他們清除桌面上的水漬的同時,溫熱的手掌從他的左手上方移開,Harry發現自己對那一股燒燙皮膚的意猶未盡,收回自己擱在桌面的手放回桌下搓揉,觀察著坐在自己前方的年輕人。熟悉的臉龐上帶著或青或紫的傷,卻不影響那陽光似的微笑,令他眼眶一陣濕熱,等待侍者離開忍不住問起:「你還好嗎?」


上一秒還在和同事開玩笑的Eggsy滿臉疑問,「我很好啊。」


「我是說你的傷。」Harry執起八分滿的啤酒杯輕輕啜飲一口黑啤。


Eggsy「噢」了一聲回答:「這沒什麼,習慣了。」


Harry不以為然地皺起眉。


Eggsy不太高興Harry皺眉瞪他,「嘿,別這樣看我,我可沒有什麼奇怪的喜好,純粹只是已經被揍很多年所以習慣,我也寧可自己被揍。」要是Dean揍他母親或是剛滿周歲的妹妹,他可能會更討厭自己。


「我很抱歉。」Harry覺得自己應該要負一點責任,如果他不那麼逃避現實或是當時不那麼尊重Mrs. Unwin的意見,堅持照顧將他們母子也許就不會有今天。


Eggsy搖搖頭,「這又不是你的錯。」


「不,這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帶Lee回到倫敦……」Eggsy不會沒有父親,也不會面臨挨揍的命運,他曾經嘗試用各種方式補償Mrs. Unwin卻被拒於門外,最後只好留下一封信和信物交給他們母子,如今確實用上令他備感欣慰卻又覺得不太開心。


「他跟我說過,別責怪任何人,那是他自己的決定。」Eggsy堅定的看著Harry的眼睛,「如果不是我堅持從軍,我媽也不會急著找到一個能夠依靠的男人,即使那個男人是個狗屎。準確來說是我的錯,這就叫做報應。」Eggsy指指自己臉上的瘀青,嘆口氣將背脊靠在椅背上。


Eggsy無奈的嘆息,讓Harry有許多問題不知道怎麼問出口,Lee和他說過?什麼時候?Eggsy怎麼知道發生什麼事?還有他本身會魔法為什麼不用來保護自己和家人?


突然Eggsy的同事靠近,有些緊張急促的語氣低聲:「Eggsy,你得走了,Dean……」


「What the……?」Eggsy還沒來得及反應,Dean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侍者背後,推開Eggsy的同事一步向前,將Eggsy的領子提起,瞥了坐在一旁的Harry一眼:「你在這兒啊Eggsy,你不是不做鴨的嗎?怎麼會認識這種有錢的的老頭子保釋你,老子我一聽到消息就放下手邊的工作趕來迎接你了。」


Eggsy看著Dean和他身後的手下,咬著牙不回應,拼命用眼神示意Harry快離開,Harry無視Eggsy的提醒,拿幾桌上沒喝幾口的黑啤酒杯,「這位先生,勸你放下這位年輕人,我還有些事必須和他談談。」


「老先生,要找鴨建議你去隔壁街,也許過沒幾分鐘你就會在那裡遇到他。」


Harry努努嘴、放下酒杯,起身、勾起掛在一旁的黑色雨傘與Dean擦肩而過時看了Eggsy一眼,他還真的不懂為什麼不用呢?右手持著黑色雨傘輕輕抵在地板上,突然室內防火自動灑水器失控般灑起大量的水柱,噴了Dean一臉濕。Harry趁機用雨傘勾了Dean一腳,Dean鬆開對Eggsy的箝制摔回座位上,但前方有Dean的手下將他們圍住,Dean也立刻起身將他們包圍,Harry擋在Eggsy面前,「跟我來。」


Harry無所畏懼的面對將他們團團圍住的大塊頭兼打手,拉著Eggsy往前直衝;正當他們以為Harry在做無所謂的抵抗,準備將他們兩個一網打盡時,揮過去的拳頭落下,接觸到的只是空氣,Dean看著自己揮空的拳頭、再看看空無一人的座位,他大吼一聲:「Eggsy——」


Eggsy仍然能夠聽見背後Dean吼叫的回音,但是他被Harry拉著拚了命往前跑、無法回頭。他們藉著消防灑水器的水花和通往妖精小徑的咒語,跑進一個不屬於倫敦的土地,那是另一個世界,夾雜著水氣的清爽的空氣迎風而來,Harry帶著他穿越如迷宮般的道路。他們爬上一層又一層的石板階梯,Eggsy不敢有一絲閃神或隨處亂看,他害怕一回頭就會迷失在這座巨大的迷宮裡,他凝視著Harry的背影一直到他們停了下來。


Harry走到一個古老的銅框前仔細確認後,回頭對Eggsy頷首,「出口到了。」他將Eggsy推入銅框自己隨後跟上。


Eggsy從掛在壁爐上的古老單面鏡跌出來,Harry跟在他身後——他們跌成一團,這是Merlin聽見聲響從另一間房間走來,打開魔法圖書室的燈看到的景象。


Merlin抱著他的平板正在玩著小遊戲準備入睡,遊戲裡的人物還在一跳一跳的,他挑起眉看著跌成一團的兩人,「我該說什麼?歡迎回來嗎?Galahad。」


「我遲到了?」Harry從Eggsy身上爬起來,將Eggsy也一併拉起,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


Merlin翻翻白眼,「你有準時過嗎?」


「Merlin這位是Eggsy Unwin,Eggsy這位是Merlin。」Harry介紹他們互相認識,「我們的賭約如何?」


「大獲全勝。」Merlin滑出他從雕塑大廳調閱出來的監視器片段撥放給Harry看,雖然畫面裡只看得見幾個人在大廳裡四處亂走和驚嚇的樣子,「至少能讓他們安靜一陣子。」


「謝啦,Merlin。」


「不過,沒想到竟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Merlin讚嘆現場畫面相當震撼。


「我也沒想到。」Harry露出謙虛的微笑,「也許,我們該謝謝Eggsy。」


還在腦子裡組織到底發生什麼事的Eggsy突然被點名露出尷尬一笑,「呃、那個只是像光照到物體所產生的影子,越靠近光源的物體影子就會越大,越遠就會越小,大概是這種概念。」


兩人同時看著Eggsy眨眨眼,Eggsy像是珍禽異獸般被盯得不太自在,「What?」


「沒什麼,你大概是我們遇到第一個能完整把概念敘述出來的人。」Harry笑著走到大長桌旁邊倒了杯水。


「噢,」Eggsy抿抿嘴,「其實只要避開關鍵的句子就不會有事,只是需要花一點時間用科學理論的方式解釋。」


Merlin像是遇到同道中人般,有些感動地伸出手緊緊握住Eggsy的雙手:「我是Merlin,經過多少年我終於遇到和我有相同理論的人了。」


Harry看著Merlin那雙緊緊握住Eggsy的手,瞇起眼。Eggsy想抽回自己的手卻甩不開,「Merlin?是那個Merlin嗎?」


「是那個Merlin。」Harry點點頭。


Eggsy歪著頭,「那個偉大的魔法師?」


「很高興認識你。」Merlin感動拭淚,但也懷疑Harry根本是忘了他的本名。


「很高興認識你。」Eggsy終於抽回自己的手放在身後,用衣服擦了擦手背,沉默了一會兒,「不,不是那種科學理論,只是用這種說法比較容易懂和解釋,並且可以欺騙他們,實際操作起來是另外一回事。」


「這是Lee研究出來的?」Harry拋出疑問。


「是他留下來的筆記上面寫的。」


Eggsy的回答證實Harry的猜測,年輕人會知道這麼多魔法的實際用法和操作,絕對和Lee有關係,「那筆記呢?」


Eggsy看了Harry一眼,「在鏡子裡。」


Harry找了張看起來不怎麼舒適又單薄的木椅坐下,雙手支撐著下巴苦惱著到底該怎麼說服Eggsy讓他看看那本筆記。


Eggsy沉重地嘆了口氣,「在我房間的鏡子裡,這是最簡單又最安全的方式,除了我和我父親沒有人能取得。」


「這麼說來Lee確實還活著,我猜對了嗎?Eggsy?」Merlin倚靠著長木桌,趁著Eggsy抿著唇思考著該怎麼回復比較洽當時轉向Harry,「Harry,既然Lee還活著就表示你的實驗是成功的,Arthur的擔心是多餘的。」


「理論上是如此。」Harry皺起眉總覺得事情沒那麼單純。


「等一等,」Eggsy終於開口,指著壁爐上那一大面鏡子,「如果那種形式的存在也算是活著的話……我已經很久沒見到Lee了,他把筆記上的東西教會我之後就再也沒看過他了。」他咬著牙,雙手抵在長木桌上,「他很清楚倫敦魔法師學會曾經做過什麼偉大的實驗,雖然說是他自願留在那裡,但是、我……fuck! fuck you! Shit! 他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對不對?」


「Eggsy,冷靜下來。」Harry提高聲調、堅毅的聲調在圖書室裡迴盪,等待Eggsy情緒稍微穩定之後輕聲說道:「因為Lee的事,倫敦魔法師學會立刻分為兩派。一派像Arthur堅持不再使用實務性質的魔法,理由是太過危險,我們不該和未知的世界打交道;另一派如我。」他停頓了一會兒,「事實上,我們都沒有什麼錯誤,但也都錯了。只是Arthur打壓理念不同的我,不讓我繼續研究實務性質的魔法,是害怕有一天魔法會反噬到他身上,而我做的研究,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將Lee找回來。他是否有向你提過他該如何脫離目前的狀況?」


Eggsy搖搖頭,每次問Lee這個問題他總是苦笑帶過,或是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安慰。


「那麼,你記得筆記上所有的東西嗎?」


Eggsy點點頭,「事實上,那本筆記是參照《A CHILD’S HISTSORY OF THE RAVEN KING》所寫的,我可以回去拿。」


「Eggsy,除非通過妖精小徑,否則我不放心你回去那個地方。」Harry不放心Eggsy冒著必須面對Dean的拳頭回去那個家裡。


「我記得我們有那本。」Merlin說道,接著他就走向書櫃前去尋找。


「我猜Percival和Lancelot也有,下次聚會請他們一起帶來。」Harry頷首,順便將訊息傳送出去,然後抬頭看著Eggsy,「他們也認識你父親,甚至接手研究Lee遺留下來的文件,如果你真的必須去取回筆記,讓他們陪你吧,Percival本業是律師應該能幫你解決不少問題。」


「Harry,我……」Eggsy想說他其實不需要有人陪伴。


「聽他的,Eggsy,」Merlin從書架上找到積著厚厚一層灰的小小薄薄的故事集,從階梯上走下來,「你會需要各種支援以確保家庭和諧。」


Harry補上一句:「你的母親和妹妹都需要照顧,Eggsy。」


好吧,看在母親和妹妹的份上。




-TBC-




*妖精小徑:其實原著書裡是翻譯「精靈道路」,影集是「王道/王者之路」,都會讓我想到魔戒,所以、這邊會寫作妖精比較多,妖精感覺比較邪惡(X)


*《A CHILD’S HISTSORY OF THE RAVEN KING》給孩子的烏鴉王歷史,影集S01EP03,00:32~33出現,之後Jonathan Strange就用這本打片天下(X)


*下集應該會寫蛋爹為什麼跑到另一個世界裡去,盡力周更。




嗯……這種寫法真的寫得到親親抱抱嘛,我想要親親抱抱啊(抱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