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提醒:正在爭取下一篇,蛋蛋能出場,但看似無望。



02.肯辛頓的魔法圖書館







Charlie等待著Roxy的魔法訊息,他無法理解、甚至不知道在當代還有能使用魔法的魔法師,他自己也曾經試著使用書上的咒語,念念有詞卻什麼都沒發生,搞得自己像是個精神病患似的。Arthur對於實務性質魔法隻字不提,甚至認為只有鄉野落魄的魔法師,才會使用那種會讓掃把、水桶舞動的低級魔法,但是在那魔法師學會裡,似乎有一些人正瞞著Arthur在研究著。

曾經聽那些書商提起,倫敦市區內有位神祕紳士的魔法藏書,媲美當今世界上任何一個圖書館,他們所能找到的古代魔法書籍幾乎早就已經被那位紳士訂走,甚至連任何一個魔法師學會的藏書量都沒有他多。

對著桌上裝著七分滿的水盆,看著水中的倒影,伸出手指對照著書本上的圖案比劃一次,仍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他放下書本,靠坐在椅子上想著:也許這世界上真的沒有所謂真的能使用的魔法,也許Arthur是對的,也許學會裡那些年輕的魔法師都是唬弄人的三流魔術師。正當他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水盆裡的水突然開始震動,震出一陣陣漣漪。Charlie從桃花木椅上跳了起來,仔細看著水盆裡的變化,然後他從水中看見不一樣的景色。

「噢噢、嗨,Charlie,沒嚇到你吧?」看見女孩的影像浮現在水面上,愉快地朝他揮手,「剛才聽見水裡有一些聲響還有看到你的影子,沒過幾秒人卻不見了。」

「這……」是魔法?他雙手摸了摸水盆,一度懷疑這是被調包的新型液晶螢幕。

「聽說,除了能夠這樣對話,還能直接穿越水裡到達另一頭,叔叔他們曾經試驗過,但他們說那段路太長太遙遠,我不能自己一個人嘗試。」女孩捧著臉,輕輕劃過水面。「對了,既然我們聯繫上了,就順便告訴你吧,叔叔已經得到Sir. Galahad的同意,可以讓你參觀他的圖書館。另外Sir. Galahad說道:『魔法向來歡迎有興趣的年輕人,英國魔法才能傳承下去,理論性的魔法如果沒有實務魔法支撐,就只是一場空談的謬論。』時間再通知你,隨時注意鏡中或水面上的訊息。」

Roxy匆匆消失在水面之中,沒過多久,他便在家中的鏡子上看見像是霧氣般的時間與地點。

他還記得那天傍晚下著毛毛細雨,倫敦的路況更加險峻,塞車塞到搞不好用走的都比搭車快,地鐵站裡根本不需要前進就會被推進車廂,手中緊握著手抄下的地址和Roxy約好在地鐵站碰面。

「Hi, Charlie. 這裡。」女孩穿著一襲俐落深灰色格紋的長褲套裝、撐著黑色雨傘,站在地鐵站出口附近的店家遮雨棚下和他招手,「叔叔們會晚點到。」

Charlie有些緊張地點點頭,手心裡冒著汗,心裡有滿肚子的疑問。「Hi, Roxy. 今天天氣可真糟啊。」

「倫敦的天氣向來如此,不是嗎?」

「我有個問題,不知是否可以得到解答。」

Roxy眨眨眼,「請說。」

「當時,我試著想將鏡中的訊息用手機和相機拍攝,但儲存記憶卡裡的檔案完全沒有任何異狀……」話才說到這裡,Roxy瞪得像羚羊般大的眼睛看著他。

Roxy沉默了一下,似乎在考慮要怎麼回應,「古老的魔法,當然得用古老的方式記錄。現代的3C產品經過數位化之後,所留下的只有數字而不是像過去那樣的顯影,就算是顯影時代也不見得能夠照映出魔法的現象。這很有趣,我之前也試著想用影像紀錄使用魔法的過程,沒有成功過。」

此時地鐵站出口走出兩名紳士,正是那天晚上遇到的Percival和Lancelot,Roxy向前和兩位打聲招呼,接著他們往住宅區的方向走。兩位紳士聽見他想用影像紀錄那些魔法現象時,不禁莞爾。

「當然,當然,因為這是妖精的惡作劇。」Lancelot勾起嘴角,好像心情非常愉悅。「當他們想讓你看見的時候,自然就會看得見,你聽過魔法起源的故事嗎?」

「The Raven King?」

「No, Charlie. 魔法的起源來自於妖精。」Lancelot抑揚頓挫的聲調,像是在對不懂事的孩子說故事般的語氣,「可能在數百年前,或是更久遠之前,妖精曾經誘騙人類到妖精的國度遊玩,並且不讓人類回到自己的家鄉,那個人類留下學習妖精的本領之後,反過來欺騙妖精順利回到家鄉。但就在這個時候妖精與人類混血的小孩出生了——這才是後來的Raven King,他來自異鄉、沒有名字,在妖精的國度成長,又被稱為無名之王,長期統治著妖精王國,不過後來聽說他離家出走了,所以現在已經很少有人類能夠借用妖精的力量施展魔法,我想這就是英國魔法消失的原因。」

「但是英國的魔法又回來了,不是嗎?你們正在實踐它。」

兩名中年紳士神祕地笑了笑,一直都沒說話的Percival回答:「真正在實踐它的不是我們,是他。」

他們站在一戶民宅社區的巷口,在燈光的照射下,一片白牆被暈染成乳黃色,看似狹小溫馨的住宅區裡,怎麼能夠藏著一座圖書館?

Lancelot踏上台階,按下門鈴,屋裡傳出一陣東西墜落和跑步的聲響,來開門的是一個身形高瘦、頭頂沒有一絲毛髮、穿著米白色針織背心、戴著眼鏡、拿著平板的男人。「歡迎,Lancelot、Percival、Miss Roxy,和……你應該就是Charlie,你們來得正好,Galahad正在做些實驗……」

「他想修改咒語的使用方式,又把自己搞糊塗了,對吧?」Percival翻了翻白眼,熟知老友年紀明明已經不小了還是喜歡搞創新突破,偏偏這些魔法、咒語東西可能已經古老到上千年都有,說要改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改的。

「我阻止不了。」男人含蓄地回應。

「聽你在說笑,你不是Merlin嗎?」Lancelot趁機取笑一番自己的推薦人。

「那只是代號。而且Arthur痛恨死我這Merlin了,誰叫Merlin是實務派魔法師的始祖,我不挺實務派要挺誰呢。」自稱Merlin的男人笑了笑,對於倫敦魔法師學會裡發生的派系鬥爭用雙關語帶過、一笑置之,「都進來吧,他在圖書室等你們。」

Roxy推了推Charlie要他走在前面,自己殿後,隨著Merlin的腳步往樓梯下的儲藏室走去,門不大,Merlin經過時甚至要彎了一下腰才進去,從外觀看起來它就是個普通的儲藏室的大小,當他們都通過之後,Roxy關上儲藏室的門,瞬間陷入一片黑暗。走在最前面的Merlin一彈指,整個走道上的火炬燃燒起來,替他們恢復光線和視覺。Charlie覺得這就像是被另外切割出來的異空間一樣,如果沒有Merlin帶領,他們肯定會迷失在這一片如迷宮般的黑暗之中。

Merlin推開一扇不起眼的陳舊木門,進去之後看見自然的陽光從透氣窗灑落,一整個牆面的書櫃上擺滿了各種書籍,閱讀桌上也都堆滿各種不一樣的魔法書籍和道具,看起來都是有歷史的文物。只聽見Merlin喊了一聲Galahad,尾音在整間圖書館裡迴盪著,接著聽見爬梯軌道滑動的聲音,從巨大的石柱之後冒出一個比Merlin還要纖瘦的人影。

那人穿著深藍色的條紋西裝,深棕色的頭髮和眼眸,鼻樑上掛著一副戴帽色邊框的眼鏡,看上去像是在學院裡會遇到的中年教授。

「Galahad,真是難得,你竟然穿著三件式西裝。」Lancelot諷刺般讚嘆了聲,「我開始懷念你的白色睡衣和紅色晨袍了。」

「今天不是有客人?」被稱作Galahad的男人,略過Lancelot的諷刺,微笑看向他,「Arthur推薦的新人,您好,我就是Arthur口中的黑羊Galahad。」

「您好,先生,我是Charlie,聽說您的魔法藏書相當豐富,所以特此前來……求教。」

「求教?」Galahad挑起眉,「Arthur沒教過嗎?魔法理論什麼都沒有嗎?」

「有,但是不夠。就像您說的『理論性的魔法如果沒有實務魔法支撐,就只是一場空談的謬論。』我想學習實務魔法。」

「目的?緣由?如果只是看看書我不會拒絕,但我無法隨便傳授實務魔法,那是一種極度危險而且有可能喪失自我的工具,更何況你是Arthur推薦的人選,要是被他知道你在學習實務魔法會被視為叛徒,趕出魔法師學會的。」

Lancelot突然大笑,「太遲了,這小子在進入學會第一天,就把Arthur氣到翻桌走人。」

Galahad莞爾,「要把那老頭子氣跑其實也還滿容易的。」

「但他並不是第二位魔法師。」Merlin突然這麼說。




-TBC-






突然發現自己一直都很正劇向的砂礫(等等,現在才發現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