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ttle Lady正篇補完

*夫夫日常生活

*有肉渣,HE,前後分攻受(毆)



Invaluable


他們很少吵架,也從不為無謂的事情爭論,Harry覺得把時間拿來吵架沒什麼意義,而大多的時間都是Eggsy自己出去把脾氣發洩在別的事情上。唯一能讓他們之間產生深不可見、鴻溝般的歧見,大概是在雙方的家人身上。

Harry是歷史悠久的Hart家族繼承人,如果是在上個世紀大概早就已經被逼著結婚、生下下一任繼承者。但是Eggsy卻從沒見過Harry的親戚、父母、兄弟姊妹,可能在他進入Kingsman時早就已經沒了聯繫,他可能不只一次詐死過。一想到這點,Eggsy有無限地感概,當初Harry是真的有打算對他比照辦理,然後自己一人孤獨地活下去。

「你有一個能夠回去的家和等待你的家人,Eggsy,為了這點你就必須更嚴肅地看待你的工作。」Harry談到這點時,總是帶著「我怎樣都無所謂,但是你不可以。」的態度,讓他更加的心疼,讓他寧願花更多的時間陪伴Harry。

而對於妹妹的疼愛,Harry絕對不比自己少甚至更多,多到他會吃醋的程度。

「看著年幼的孩子,總是會讓人覺得未來還有很多可能。」Harry抱著小女孩對著吃醋的他說道,「你不這麼覺得嗎?我當初看到年幼的你,是這麼覺得的,Lee有個能夠繼承他的孩子,那就是希望,Eggsy,這就是我能夠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的原因。」Harry看他仍然不明白的表情,無奈地笑了笑,「等你到我這個年紀就會懂的。」

當他將小女孩的疑問擺到Harry面前,紳士露出一抹困擾的微笑,「噢、親愛的Eggsy,你這是在藉著小淑女的問題試探我嗎?」

這時他才意會到,自家小妹的問題,不管是對他還是對Harry都是一件不可能達成的事,他不會放手讓Harry成為他的繼父,Harry也不會因為這種問題跟他分手。「抱歉,當我沒問。」

「不,我都聽到了,當然就會有答案,你不想知道答案嗎?」

「Harry……」

紳士對他勾勾手指,像是吹笛人般地將他迷惑到身邊去,拉下他的脖子咬上一口。「My Dear Eggsy,我能以兄長的情人照顧小女孩嗎?」

失去平衡跌入Harry懷中的Eggsy,仰起頭看著深邃的棕色眼眸,「當然可以。」

然而,當Harry對妹妹說出:「My little lady, 很抱歉,我無法成為妳的繼父,但是只要妳願意,我可以像父親一樣照顧你們兄妹。」

Eggsy驚叫出聲,為什麼和他昨晚聽到的不一樣。

「隨時歡迎妳到我家來玩,反正Eggsy現在跟我住在一起,不缺妳一個,My little lady.」

「Harry, 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Well, Eggsy, 她還沒說要把我當成理想對象呢。」

正當Eggsy想釐清Harry的說詞,而Harry則是用戲謔的眼神、嘴角含笑看著他時,小女孩的聲音再度將他們喚醒:「我的理想對象是Eggsy。」

「What?」他們兩人同時低頭看著語出驚人的小姑娘,原來他們都誤會了。女孩還是喜歡哥哥,年長的叔叔只能遠觀、不能褻玩。

越聽著女孩的解釋,Harry表情越來越和藹可親,Eggsy則是冷汗直流,她話一說完,Harry親親她的額頭,「Good Girl,妳一定能找到像Eggsy一樣的好對象的。」這樣的行為看在Eggsy眼裡,根本和稱讚J.B.做得好是一樣的,Harry順利獲得用來監視他的小間諜一隻。

Eggsy擦去額角的汗,無條件接收Harry的瞪視,「呃、Harry你知道的,我哪有時間去吃什麼相親飯啊,工作這麼忙,回家還得帶小孩。」

女孩插嘴:「可是上次那個誰來家裡吃飯的時候,明明就要約Eggsy出去約會,但是被Eggsy拒絕了。」

Harry感興趣地「喔?」了一聲,等待著下一句回應。

「My Girl,希望妳也記得那個誰也說,要我不帶妳出門才算是約會的。我才不會接受一個不讓我帶妹妹去約會的混蛋呢!」

Harry任由小女孩窩在他肩上,不以為然地對Eggsy說道:「Eggsy,以正常的約會來說,是不會帶上妹妹的。」

「Harry就不會介意。」

「Eggsy。」

Harry低沉又堅毅的音調,讓Eggsy閉上嘴。這時Eggsy才知道Harry不是不介意,而是非常介意兩人獨處的時間增加一個電燈泡。但這小女孩是Eggsy疼愛的親妹妹,在家裡沒人照顧的情況下,他能夠接受Eggsy帶著他上下班,雖然兩人都有能力可以請保母帶孩子,不過Eggsy不放心、Harry也覺得不妥,反正裁縫店裡人手多,幫忙看著也無傷大雅。如果是事先說好的約會,他就不會讓Eggsy太好過,經常自顧自的和小淑女玩耍,略過在一旁等待安撫的Eggsy。

有時候他們會對女孩的教養有很大的衝突,Harry沒養過孩子,自然是以他從小所受的教育為女孩安排,Eggsy則是對這些安排感到不妥當,雖然吃醋的成分居多,但Harry一氣惱起來也是口無遮攔。

「你和你母親拒絕送她進貴族學校,所以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教養貴族淑女,有什麼不對?」

Eggsy也知道Harry的做法其實沒有什麼不好,更清楚Harry是為了什麼才會為小女孩付出這麼多。

「如果那時你母親願意接受我的協助……」Harry相信,他也能將Eggsy從小教養成貴族紳士。

「那我們就不會在一起了,Uncle Harry。」Eggsy不敢去想像,如果當初母親接受Harry的協助,現在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他可能連觸碰Harry的手掌都做不到,看待他會用仰望父親的心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膩在一起。

Eggsy那一聲「Uncle Harry」聽在Harry耳裡實在不怎麼舒暢,「為什麼聽起來像是我的遺憾。」

「不是嗎?」Eggsy笑得像偷了腥的貓,將小女孩帶回房哄睡之後,屬於情人的夜晚才正要展開。

Harry靠坐在床頭等著,沒想到Eggsy一進房就是一句:「Uncle Harry」令Harry皺起眉,瞪了他一眼:「壞孩子,過來。」張開雙手迎接Eggsy上床,而Eggsy也沒讓Harry失望,主動跨坐上Harry的下腹,「壞孩子來接受懲罰了。」

「既然是懲罰,你就自己來吧。」Harry雙手一攤,富饒趣味地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Eggsy,多少有點期待這傢伙做出什麼出其不意的事。

「Harry……」Eggsy睜眼看著真的不打算主動的Harry,「好吧,你不要後悔喔。」他一邊說一邊脫掉上衣,解開Harry睡衣上的釦子,雙手撫摸著白皙的皮膚,隨之而上的是他濕熱的親吻,邊吻邊將Harry剝光。

Harry修長的手指,穿過金棕色的短髮,讚賞似地撓撓他的頭,「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Eggsy晶亮的瞳眸閃過一絲惡作劇的訊息,Harry看著他的表情充滿慾望,他彎下腰張開嘴
含入Harry已腫脹的頂端,舌頭輕輕頂弄,吸吮著逐漸冒出的體液,送他一個響吻再含入得更深更快速地上下移動,Harry已經耐著想頂弄的性子,配合著Eggsy的動作抬起臀部,接著Eggsy感到一股極腥的溫熱在口中爆開,嗆著他差點喘不過氣咳了起來。

「噢、Eggsy……」Harry有點擔心望著Eggsy。

「沒事。」Eggsy一張口,乳白色的濃稠從他嘴邊流出,他一手接住與口水混合的液體,往自己下身抹去。Harry看著Eggsy玩弄分身和陷入情慾的表情有些激動,想伸手幫他解決卻被制止,「不是說今天我來嗎?你躺著享受就好。」

Eggsy從床邊櫃裡翻出安全套和潤滑劑,用嘴撕開鋁箔紙,將帶油脂的超薄塑膠套套進Harry再度揚起的柱身上,冰涼的潤滑劑則是倒在自己手上,面對著Harry張開雙腿將手指塞進後頭的小穴按壓著,讓Harry看清楚在自己的動作與愛撫下達到高點。

然後Eggsy手扶著Harry的柱身,將自己已經操開的穴口對準緩慢地吞入,在完全沒入的那一刻,Eggsy坐在Harry的下復上,露出淫靡的微笑:「你可以動了,Uncle Harry。」

天曉得Harry等這個指令等了多久,坐起身扶住Eggsy的腰用力往上一頂,「壞孩子。」然後就完全停不住想把Eggsy撞壞的慾望,抓著他的腰臀往前傾倒,肉體撞擊的拍打聲和水漬聲在臥室裡迴盪。Eggsy張開的雙腿用力夾住他的勁瘦腰,穴口吸附著Harry的柱身,他們結合在一起,享受著慾望凌駕於理智的快感。

最後到底做到哪裡Eggsy已經沒有印象了,只有感覺到Harry將他從懷中放回床上蓋好被子。









他們結婚將近兩周年,從未告知小女孩他們已經結婚的事實。就在小女孩十二歲那一年,發現他們倆手上成對的戒指大哭一場後,Harry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進入青春期的女孩,憂傷地對Eggsy說道:「我暫時去莊園住。」

「你是跟我結婚又不是跟我媽結婚,幹嘛擔心這個?難不成你會因為Daisy跟我分手嗎?」

Harry沒有說話,等同默認Eggsy的問題。

Eggsy的表情凝結,難以置信Harry會有這樣的念頭,「你是認真的?」

「Eggsy,我說過你有一個家和等待你的家人,我不能讓你的家人難受,這種事一次就夠了。」Harry只能忍住不去安慰Eggsy的失落。

Eggsy沒有回應,Harry收拾好簡單的行李,將戒指遺留在Eggsy面前,靜靜地離開。

戒指躺在餐桌上好幾天,Eggsy除了對著戒指發楞什麼都做不到,Daisy也是。然後女孩終於忍不住拿起戒指仔細研究起來,她轉頭問了Eggsy:「為什麼Harry的戒指上是Harry的名字,不是你的啊?My Dear Harry?」

「因為那會提醒他,有人在等他回家,就像是他在耳邊呢喃一樣。」Eggsy說這句話時,充滿空洞無力,「也許不再需要了。」

女孩當下就決定瞞著Eggsy收起戒指,前往裁縫店找她的Uncle Harry搞定這件事。

Harry收到Eggsy的假單,想都沒想就批准了。當女孩帶著戒指到裁縫店找他,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女孩是他們兩人親自教養的小淑女,本來就很貼心,雖然花了一些時間,但終究理解他們為她準備的一切,他的小女孩長大了,那他的小男孩呢?

他收下女孩送來的戒指在手上把玩,下了班他回到Kensington的家。Harry有時候覺得自己是一隻烏鴉,收藏著許多珍貴的寶物,當他發現Eggsy這塊樸石能夠細琢成美麗的寶石,就忍不住想收藏起來,而這塊寶石正在廚房煮晚餐,一邊搖動鍋鏟一邊嘆氣,背影看起來好像有點寂寞,是因為他。

「Eggsy。」Harry叫住他。

Eggsy回過頭,看見Harry有點訝異,但還是露出微笑,「今天這麼早?」

Harry走上前把爐火關閉,拉起Eggsy的手,將從小女孩手中歸還的戒指放在Eggsy手上,「那時好像沒有讓你替我戴上戒指?可以麻煩你嗎?Eggsy。」

有點感動到想哭又笑僵的臉,「當然可以。」

然後女孩回到家,看見等待著她的是美好的晚餐、兄長和Uncle Harry,止不住的笑意感染所有人,包含J.B.。

這是才是世界上最無價的寶物。





-Invaluable Fin.






補完!

中間手動屏蔽點連結進去看,看不見就再說,不過就是肉渣(嚼嚼

短篇大概就到這裡了,正在收編本子←再寫下去他又要變磚頭了,明明就是短篇(哭哭啼啼



大概會邊修稿邊補坑

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