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確定是HE,單字前後分攻受

*有些小肉渣

*之前的小段子/ 嫉妒/+/景色/ 加長版(啾咪

*單篇皆可單吃

*要混在一起吃的話,我會把這篇放在Left Side和Princess前面。w。







Jealous



J.B.安靜地窩在Harry腳邊無視自己真正的主人,Eggsy因為任務的關係,將J.B.寄養在Harry家有一段時間,牠大概已經認為Harry才是真正能當家作主的那一個。此時的Harry 端正的坐在雙人沙發的一側,一手端著威士忌的酒杯,身體放鬆、專心地看著電視上撥放愛情喜劇的電影;Eggsy則是佔據沙發的另一側,不時地從電影劇情裡分心,注視坐在一旁無視他的存在,氣定神閒的年長情人,昏黃的燈光灑落在他的側臉上,比電視裡的女主角更令他著迷。

與其說是情人,對Eggsy來說現在他們的關係就是比朋友再多一點的親暱,始終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讓他忍不住嫉妒能夠讓Harry關注的一切,包含現在正在看的電視、被做成標本的酸黃瓜先生和自家老爸。他不只一次猜想Harry對Lee的情感是屬於哪一種,純粹的欣賞、愧疚或是更多的吸引和暗戀,若是如此自己成為Lee的替代品也不足為奇。

也許從一開始,他們的交往就為了互相填補心靈上缺乏的部分,這樣的存在。

Eggsy移動身軀挨到Harry身邊,Harry見狀放下手中的酒杯,敞開手臂將Eggsy納入懷中,撓搔著Eggsy柔順的短髮,親吻他的額角,兩人從沙發上互相依偎的坐姿,在電影結束、畫面跑著長到不見底的片尾名單時,繾綣在一起四肢,喪失理智地親吻,早就遺忘電影結局到底演了些什麼。

Harry稍稍退開,看著Eggsy被自己吻得迷濛的眼神有些得意,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年輕人會突然湊過來撒嬌,不過他也樂於安撫被吻得有點出神的Eggsy,「Eggsy,看著我。」喚回Eggsy的神智,修長帶著繭的食指勾起他的下顎,深琥珀色的雙眼充滿疑惑,「在想什麼?」

「……沒有。」Eggsy搖搖頭,拉開Harry的手,親吻他的指節。

「是嗎?」Harry歪著頭,既然Eggsy不願意說,他也不會多問……不,也許應該多問幾句,能讓Eggsy皺眉的事,絕對是大事。在心裡推敲幾十種可能,大到牽扯國家大事的任務,小到雞毛蒜皮的芝麻小事,不管哪一種都令人厭惡,所有的惡言最後濃縮成一句話:「等你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吧。」

「嗯。」Eggsy鬆開Harry的手,「我該回去了。」

Harry有些意外地看著Eggsy,那個每次說什麼都不走的Eggsy難得地要回家,「不留下?」

「今天不行。」Eggsy露出一抹困擾的笑,「我妹一個人在家。」

「嗯。」Harry頷首,表示理解Eggsy是如何寵愛著年紀相差甚遠的妹妹,「那就快回去吧,代我向小公主問候。」

Eggsy站在Harry家門前久久無法真的邁步離去,覺得用愚蠢藉口逃離Harry的自己是個白癡,但是卻無法停止腦中所有的疑問,懷疑自己對Harry的吸引力、揣測Harry沒告訴他的故事,又深怕一旦問出口會得到令人心碎的答案,懊惱著不敢問又為此吃醋的自己。

Galahad短暫的假期結束之前,Eggsy沒有再見過Harry一面,直到收到Merlin傳來海外任務的訊息。每次任務都會經由Arthur決策批准、Merlin通知騎士,然後敲定行程、安排裝備整裝出發。Harry早就知道他接下來的任務,卻什麼也沒說,他從來沒有因為他們兩個的關係變化,而改變Harry 做事態度和對他的嚴厲——包含任務,他知道那是來自Harry對他的信任。有時候會猜想這種信任,是因為相信他的能力足以面對任務的困難?或是Harry其實根本不在乎和自己的關係?

在南美洲解救人質狀況比想像中的要困難,手中的資料已經不足以支援現場的危及狀況,只能看情況隨機應變,Eggsy獨自進入敵方區域尋找被囚禁的人質,在暗中移動對他自己來說並不算困難,但如果加上人質必須考慮更多種逃離現場的可能。

最終,他在一棟大樓中找到人質被關的房間,除了幾名持槍守衛以外沒有其他,但是這種鬆懈的守備讓他更加戒備,一定有什麼地方遺漏。當守衛看他一身訂製西裝一絲不苟的出現,身為突然闖進的不明人士,Eggsy覺得他們對於他假造的身分毫無疑問到充滿詭異與疑惑,但以安全解救人質為第一優先。

打開門看見他就像看到浮木般的人質,性別:女。在他帶著人質不動聲色的離開現場後,那個女人就不斷地放電、非常賣力的勾引他。說實話,到底誰會對幾天沒洗澡、渾身散發出屎味的女人感興趣,就算她是某國重要人物也一樣。但是礙於工作,只能安撫好對方的情緒,不給予任何回應,不是每個特務身邊都需要Bond girl。這讓他忍不住想起同樣是人質的Princess Tilde,當時Valentine對人質其實還滿不錯的,高級的個人套房,裡面該有的都有,三餐比照法式大餐。再來就是他已經開始懷念Harry身上令人安心沉穩的清香。

手指敲敲眼鏡鏡框,後勤支援上線,告知他逃出路線以及接應位置,只要想辦法移動到安全地點就不會有問題。

躲著後面的追兵,半摟抱著人質往安全點跑去,如果那個女人不失控在他耳邊尖叫的話也許可以更快。

就在他將人質送上前來接應的直昇機,追逐他們的人毫不保留地開槍射擊,接著他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把人質拖出直昇機一段距離,胡亂在女人身上亂摸,終於在胸口的隙縫間找到微型的倒數計時器,那女人對他露出詭異的微笑。

「操!就知道不會這麼順利!」Eggsy將手中的微型倒數型炸彈往追來的守衛擲出,爆炸的作用力將他彈向直昇機那側,一頭撞上冰冷堅硬的鋼板。那名早就已經不能算是人質的女性,被爆炸的餘波震到另一個方向。

那一刻Eggsy突然想到他在任務中受傷或出了差錯,Harry會是什麼表情?他那自恃甚高的自制能力,是否也會有崩壞的時候?

感官還未完全恢復、腦子的運轉還跟不上自然反應速度,Eggsy感覺到後勤人員將他拖上直昇機快速離開。不是任務失敗撤離,而是收到的情報完全錯估整個情勢和人質倒戈,Kingsman對於南美洲的勢力必須重新佈局。



英國.倫敦.Kingsman總部



Harry站在Merlin的座位身後,接到最新的任務報告和資料畫面在爆炸之後停格,雖然知道Eggsy已經順利被救援,並在回到倫敦的飛機上。他的面部表情異常冷靜,卻還是忍不住顫抖著手掐著Merlin的肩膀,「告訴我,他沒事。」

「Galahad除了撞到頭還沒清醒和一些皮肉傷以外,他沒事的。」Merlin冷靜地從畫面裡分析和後勤人員回報的結果再重複報告一次,Merlin深呼吸後,轉過頭看向故作鎮定的Harry,「我知道你的感覺。」當年輕的生命為了組織、為了身邊的人犧牲的時候,他當下都會懷疑自己所做的決定是否正確,深呼吸後就必須恢復往常,他們的工作不會因此停止,必須更努力地想將騎士和候選人的死亡率降到最低。

「Merlin,那是不一樣的。」Harry搖搖頭,當他是Arthur或是Galahad的時候也許能夠冷靜迎接死亡的到來;但當他是Harry Hart的時候,不只一次為Valentine死在他手下的一整座教堂的生命懺悔,甚至寧可封閉自己也不想再接觸Kingsman的一切,是Eggsy拯救了Harry Hart,他一手教導出來的孩子拯救了自己、愛上自己,一旦和Eggsy扯上關係,什麼見鬼的騎士精神都會被他拋諸腦後,只希望他能完好如初的出現在自己面前,「Eggsy,是不一樣的。」

「在這裡他是Galahad,Harry。」

「是的,他是Galahad,我是Arthur,謝謝你的提醒,Merlin,我並沒有遺忘這一點。」然後Harry冷靜下來,交代之後的安排便離開Merlin的控制室。

他很清楚Eggsy受傷的原因,那最後一個關鍵的傷勢製造出像是意外的假象,可事實大家心知肚明,那是能夠避開的。明知道會受傷卻不刻意閃避,為的是什麼?

Harry握緊拳頭,用力地砸在冰冷的牆壁上。







Eggsy醒來時看見Merlin帶著他的紀錄板,等待他轉醒確認生物狀態後,淡淡地開口:「從錄影記錄上來看,你受傷的前一刻是能夠閃開的。」

Eggsy停頓很久彷彿在回想當時的情況後才回覆Merlin:「大概是閃神,所以錯失機會。」

Merlin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也許你該向Arthur說明,證明自己能夠繼續出任務。」

「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被禁足了。三個月內禁止長期任務,半年內禁止海外或短期任務,暫時只能在國內做支援。換句話說就是留校查看,依你的表現再決定。」

「包含把我從Kingsman剔除?」

「是的,包含將你從Kingsman剔除。」

Eggsy沉默,沒想過會被這麼狠心的對待,Arthur明明知道所有的任務是為了證明他存在的價值卻將他禁足,就像受過嚴苛訓練的獵犬,無法跟著主人出門打獵般的失落。

「如果你不想一直被我們當作孩子來看待的話。希望你記得你的父親擁有犧牲自己救了我和Harry的偉大情操,我們一直想為他做點什麼,而你呢?」Merlin用手指節敲敲紀錄板好像知道為什麼Eggsy會在最後一秒不刻意閃避,同時讓身為Arthur的Harry下達如此禁令,表示他還沒有因為情感,盲目到不知如何處置擅自讓自己受傷的騎士。「如果你無法用Harry所在的高度看待你們之間的關係,就算Harry阻止我,我也有辦法讓你們再也無法見面,自己好好想想。」

Merlin離開後,病房內只剩下一片寂靜。


看著等待在門外的老友,擔心卻又逼得不得不讓自己扮演好長者角色的神色,「這樣真的好嗎?」

Harry頷首,「他會理解的。」

「你可真有信心。」他對Eggsy的腦袋沒有太大的信心,不管是撞壞之前或是之後。

「我對自己的魅力多少還有點自信。」應該還有足夠的魅力讓Eggsy正視自己的想法。「現在的我,只想進去揍他一頓。」

「嗤。」Merlin嗤之以鼻,回想當時Eggsy被醫護人員抬回來的模樣,Harry可是不眠不休地在他身邊守著、換藥都不假他人之手,怎麼會以為這樣的Harry會不在意呢?Eggsy最後那一刻的停頓所造成的傷害,讓他們同時回想起那個已經久遠逐漸褪色的記憶。

沒有人願意承受這些。







夜晚的大雨,Harry看著窗外,接近深夜的凌晨時分,門鈴響起。

剛從Kingsman病房解脫的Eggsy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去哪裡,在外頭遊蕩到下起大雨,意識到想找地方躲雨的時候,雙腳已經自動走到Harry家按下電鈴,全身溼透的站在門口,Harry將他拉進門找來一條大毛巾包住站在原地的Eggsy,Harry隔著毛巾搓揉著還帶著傷的頭顱,「天氣冷,快去沖點熱水,衣服我拿去烘乾。」

Harry溫柔的語調讓Eggsy不知所措,他以為Harry會氣到不想見他,也以為會招來責罵,抬起頭看見Harry手上被包紮過的傷口,「怎麼受傷的?」

「前幾天不小心打破個杯子,大概是在清理的時候不小心劃傷的。」Harry看著被過度包紮的傷口無所謂地笑了笑,拍拍有些失溫的Eggsy,「快去把自己弄熱弄乾。」

Eggsy走出Harry房裡附屬的浴室,看見Harry坐在床邊和一套乾淨的睡衣等著他,「過來坐下,幫你換藥。」Eggsy乖乖聽話坐在Harry旁邊的位置,像J.B.做錯事般一臉任由Harry處置的無辜模樣,讓Harry又好氣又好笑。

仔細地將被水淋濕的紗布取下,重新上藥後,從藥箱中拿出新的一塊紗布貼上,反覆熟練地像是做過許多次。

「Harry。」

「嗯?」Harry微微上揚的語調,等不到Eggsy接下去的開頭,自己先開口,「其實我一直不想在我們所剩無幾的共同假日和你吵架,但是有時候會後悔沒跟你吵。讓你用傷害自己的方式試探我,萬一真的因為一時的疏忽而出事,我該如何是好?是我派你出去、也是我讓你進入Kingsman、是我讓你的母親再度失去至親至愛,叫我該如何面對這些?」

「對不起。」Eggsy愧疚地輕輕靠著Harry的肩膀,他沒有考慮到如果真的發生意外,Harry有必要再次面對母親的責難和自己的死亡,對他來說是多麼地沉重。

「是你把我從地獄般的谷底拖回來的。是我讓你選擇自己想成為角色,而我也接受你的選擇。保護好你自己,不要再讓我後悔、質疑自己所做的決定。」

Eggsy垂下頭抵在Harry厚實的肩上,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打從一開始就決定要成為他的導師、父親和男人的Harry,自己確實像個孩子一樣,只會向他撒嬌發脾氣。

「Eggsy,看著我。」Harry勾起他的下顎,強迫自己抬起頭面對,「你怎麼會以為我不在乎呢?」

「我以為是因為Lee,你才願意看我。」

Harry苦笑地看著Eggsy,親吻他被繃帶包紮的額頭,「我才不會因為父親是誰,而喜歡上他家的兒子,我沒有那種喜好。但如果不是因為Lee,我不會認識你,感謝他將你帶給我,讓我每天充滿希望的活著。他現在在天上應該很後悔擋下那枚手榴彈,結果造成寶貝兒子被我拐跑。」

「那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Harry親吻Eggsy的嘴角,在他伸手往下撫摸光裸的腹肌時,Eggsy像是觸電般地往後一退倒在雙人床上,雙手越過頭頂被Harry輕鬆壓制住,Harry俯瞰著因為突如其來的動作而慌亂的Eggsy,「記得嗎?除了第一次以外,下意識躲開的是你。如果原因同上,似乎不該給你逃走的機會。」

這時Eggsy感覺到一直以為Harry對自己無感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他的眼神就像掠食者看見獵物般銳利,盯得Eggsy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待宰的肥羊,他瞪大眼,想起身上似乎只有裹著一條大毛巾遮住重點部位。

Harry的吻深沉地落在他的唇上,勾起的舌尖,舔著他的嘴角。Harry一手解開Eggsy身上唯一的遮蔽物丟到一旁,撫弄起已經半硬挺的器官。Eggsy從喉間發出驚訝的叫聲,被Harry全數收進吻裡,剩下斷斷續續的嗚咽,直到Eggsy緊繃肌肉地弓起身軀,釋放在Harry手中,Harry才放鬆對他的箝制。

Eggsy輕喘著看著Harry從床邊櫃翻出,一系列齊全的用品,有禮貌地詢問:「一個一個來?」

「噢……隨便啦。」Eggsy遮起已經泛紅的臉,不敢去想Harry到底是什麼時候準備好這些東西或是一直都有。無力抵抗Harry貼心的前置動作,才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全數化為不明的呻吟。

一瞬間被異物充滿體內,Eggsy敞開雙腿環上Harry的腰,雙手攀著Harry的後頸試圖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而扭動著。Harry耐心等待他的適應,放慢節奏尋找Eggsy敏感的位置,從他的聲音和表情判斷如何進行下一步。褪下的衣物在床下一團凌亂,曖昧的水聲和喘息,如野獸般搖動起的身軀,碰撞的部位灼熱難耐又難以抗拒。在兩人白皙的皮膚染上一層瑰麗的顏色,兩交換的眼神中帶著慾望,同時享受這般美麗的風景,一次又一次的結合不知何謂節制,像是要補足之前的分量無法停歇。

Harry親吻著Eggsy因整夜瘋狂而疲憊眼,Merlin曾經笑他根本就在不知不覺中把Eggsy塑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只需等待著時機成熟的收成時刻,「你從來就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Eggsy腰痛腿酸的攤躺在床上,他甚至不記得最後到底是怎麼被清理乾淨的,「現在知道了。」

「而且,你怎麼會認為我對你沒有興趣?」Harry翻過身再度欺上Eggsy,讓他身體力行感受自己的慾望,如果不是因為看著Eggsy像小動物一樣落荒而逃很有趣,怎麼會等到現在呢?

「呃⋯⋯」Eggsy確實感受到貼在身上某個部位相當堅硬,看來全都是一場誤會。

「所以,其實你只是欲求不滿嗎?沒有其他宣洩管道?」Harry探究起Eggsy行為的原因,除了那些可笑的誤會,還有其他?

「我⋯⋯只有你而已。」

「看來我必須努力滿足你的需求,讓你沒時間亂想才行。」Harry舔舔下唇,再度撲向早就已經被操到無力反抗的Eggsy。







聽見與某騎士莫名連上線的監視設備裡傳出神秘的喘息和笑聲,Merlin翻了個白眼,關掉喇叭和螢幕,現在除了手機和鬧鐘以外,誰都不能打擾他的睡眠時間。




/ Jealous Fin /




其實一直很猶豫道地要不要撒些肉渣,不撒好像少了什麼,撒了又覺得不夠燉一鍋肉(嚼嚼

總之,一夕之間成熟的Eggsy被調教完畢了(艸)

為了還願,年底前應該會出短篇合輯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