哏的來源:這裡

*Hartwin無差

*夫夫吵架與好爸爸(X)

*特務的日常生活(O)






Left Side





雨天,總是會引起舊傷的隱隱作痛。皮肉外傷總是會癒合,深嵌在骨髓裡的酸刺感不礙事,卻也無法忽視。

獨自一人坐在屬於Arthur的位置上,聽著大雨打在窗上的聲響,安靜地簽署各式各樣的文件:邀請函、申請書、預算審核、任務分配、結案報告……

簽字的是右手,痠痛的卻是左手。對著滿桌子的文件停頓、起身,輕柔地用右手按壓左肩,緩慢地旋轉放鬆,拿下玳瑁色眼鏡再用左手揉著左側的太陽穴上,那已經與皺紋融為一體的傷疤。正覺得自己恐怕無法再接受外勤工作,想倒杯威士忌來喝的同時,Merlin敲了敲原本就沒闔上的實木門板後走了進來。

「親愛的Arthur,我的朋友,那個不是止痛劑。」Merlin對於自己在適當的時刻出現,表現出無比欣慰的眼神,「當然,也不能配著止痛劑一起服用。」

被稱作Arthur的Harry Hart倖然地放下酒杯,打算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再來一杯,「Merlin。」

「身體不適請找醫療部門諮詢。」

「說重點。」

「是的。Lancelot回報任務進行順利,但另外請求武器支援。Percival 表示希望能再增加一點資本。Galahad將搭乘預計下午三點抵達倫敦的班機,如果交通順暢的話,應該可以趕上下午茶或晚餐時間。」

「Lancelot要什麼給什麼,別讓女士等待太久,順便問她需不需要人手,等Galahad落地可以支援她。Perci的資本該增加多少交給你判定,順便提醒他若真的要玩就拿自己的私房錢去玩。」

「好的。」Merlin在記錄板上點選幾個按鍵。「Galahad很擔心你。」

「擔心我?」Harry提高聲調,對於自己讓人放不下心感到不可思議,還以為自己不論何時何地都是完美的Harry Hart。「我還比較擔心他。」

Merlin挑起眉,聽著窗外不減反增的雨量,「Eggsy的擔心是合理的,雖然他應該還沒完全察覺到。大概是上次你和他在練習室對練的時候發現的吧?別忘了,他可是繼承你名號的Galahad。」

「我覺得自己老了,Merlin。」

「別這麼說,我也是。」

Harry邀請Merlin一起留下來享用午餐,反正Merlin的工作只要有電腦和網路就能解決,而他的文件不會跑掉。









Harry Hart不太能理解Eggsy對於廉價航空的愛好,照理說Kingsman有自己的私人飛機,也有足夠的能力安排至少等級是商務艙的位置,年輕人喜歡流行新穎的東西或是純粹為了省錢?這不免讓他擔心Kingsman所支付的薪水是否足夠Eggsy使用,後來才發現他只是喜歡選擇離家比較近的機場,可以更快速地回到家丟下行李,再前往位於Savile Row的店舖交任務報告。

經典的深藍色雙排扣西裝外套上沾著水珠,無可挑剔的牛津鞋、完美配色的領帶和手帕,踏進店鋪二樓的餐廳門口,便看見Arthur和Merlin各自佔據一個角落安靜地處理公務。

「兩位先生,我回來了。」

兩人同時抬起頭,仔細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在檢視什麼不和諧之處。

Merlin爽快地離開座位,收拾好自己的東西。「Eggsy你的報告記得在午夜前繳交,待Lancelot回報後恐怕需要你去支援,隨時待命。」

「好的。」

確認Merlin離開後,Eggsy踩著輕快的步伐走到離Arthur最近的右手邊、自己的左側拉開座椅,「還有很多嗎?」

Harry低著頭、收起下顎、垂眼掃過一圈桌面上有條不紊的紙張後回答,「不多。」

「趕不上下午茶,是否可以與您共進晚餐?希望這個邀約不會太遲。」

「永遠不會。」Harry輕快地回應。

Eggsy在等待的同時,努力地寫著自己的任務報告,順手將Harry看完、簽署過的文件放進一個上面印著「Finished」的箱子裡,送進小型貨梯。所有的紙張就會被運輸至Kingsman神秘的收發室,該送出去的文件就會準時抵達對方手裡,該保留的資料就會被送到一個他還未見過神秘檔案室裡,這是Merlin在Arthur職務交接時提到的。

Harry起身走向Eggsy,「走吧,否則晚餐都要變成晚茶了。」

他們離開Savile Row的店鋪時,天色還亮著大雨已經歇停,地上有些未乾的積水,兩人各提著一把黑傘前往附近的私人俱樂部用餐。Harry走在前方,Eggsy則是慢了幾步跟在Harry身後,直到Harry停下、側過身等待Eggsy跟上自己的腳步,用眼神詢問「發生什麼事」,年輕人搖搖頭回答:「沒事,吃過飯還有其他的安排嗎?」

「回家。Eggsy,你需要好好休息,才能應付接下來的工作。」

「我在飛機上已經睡一覺了。」

「沒有比家更令人安心的地方。」Harry心知肚明Eggsy在飛機上不可能真正休息。這工作的職業病包含著隨時隨地都保持適當的警覺心,更何況是在人多又陌生的地方要進入深層的睡眠狀態並不容易,這也是他企圖說服Eggsy盡量使用Kingsman提供的私人飛機,至少保證安全也可以稍微放鬆一點。

「好吧,我沒有更多意見。」

晚餐的菜色相當簡易清淡,卻又不失風味,私人俱樂部令人心甘情願付出一筆可觀的會員費,就是能夠依照每位VIP訂製喜好的菜單,他們從來不會讓顧客失望。這是Eggsy認識Harry之後發現現代貴族的生活恐怕比中古世紀還要講究,重點是Harry是這間俱樂部的會員之一,對這裡的菜色讚譽有加,也是Eggsy少數幾個能邀請Harry一起用餐的地方。

飯後搭乘出租車回到Harry住處的巷口前,下了車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家門,將雨傘掛在傘架上,Eggsy直奔寢室,連外套都懶得脫直接仰躺在床上,令Harry皺起眉,剛才直說不累的人到底是誰呢。

「Eggsy。」

「拜託,我很久沒有躺在高級彈簧床上好好睡一覺了,而且等等搞不好還會被叫出去。」

看著Eggsy疲憊眼神哀求著,自己也只好嘆息,「至少把外套脫了。」

Eggsy笑著翻個身,將外套和背心留在原地,Harry睞他一眼,一一撿起掛上衣架。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幫別人打理的一天,穿著為他訂製的西裝、戴上他送的配件,裝飾成自己喜歡的樣子,養小孩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突然能夠理解總是喜歡為小孩裝扮的母親心理,可以帶出門炫耀這是自己可愛的孩子,不過他也喜歡Eggsy街頭小夥子的裝扮,比較符合他的年紀和個性,如果配色能再有點品味會更好。

放在床頭櫃上的眼鏡發出聲音不大,但聲響很規律,Eggsy眉毛連動都沒動,Harry走過去戴上眼鏡對著癱在床上像屍體般的Eggsy。

『噢、Harry?沒有打擾到你們吧?你把Eggsy放倒了嗎?』耳邊傳來Merlin的聲音,應該是看見熟睡的Eggsy之後判定與他通話的人。

「沒有。他是自己倒的。」

『真快。Lancelot需要支援……』

他走向鏡子前透過數位鏡片看著Merlin,也讓Merlin看清楚自己衣衫完整。

『不,Arthur。』

「現在離Lancelot最近的騎士,只剩下我,不是嗎?」

『我的建議是去把Galahad挖起來去支援,Arthur是屬於資產的部分,不是騎士。』

「睜眼說瞎話也要有個限度,你可以想辦法把Galahad叫起來,再來支援我。」

『不,我還是不同意,Arthur,但我們爭吵下去也許也不用去支援了。』

「很好。三十分鐘後,我要看到Galahad準時出現。」

「Arthur,任務情報已經傳到你的眼鏡上了,請把Galahad的掛回他臉上,我會想辦法把他弄醒……」Merlin帶著絕望的語氣回應,Eggsy那小子一躺上Harry的床就很難清醒,大概是事件後的後遺症,雖然不到PTSD的程度,再加上Harry放任他,其他人則是反正不是睡自己的床也就懶得去管的心態,現在造成麻煩了。

Galahad遲到的優良傳統,依舊維持著良好紀錄。通常不是睡過頭,就是任務延遲,在現任Arthur、前任Galahad的縱容之下,正大光明到無法糾正。











『親愛的Galahad。』

聽見Merlin在他耳邊低沉的叫聲,Eggsy驚醒睜開眼,「什麼事?」

『終於,我每兩分鐘叫你一次,已經十五分鐘過去了。』

「什麼事?Merlin?」Eggsy覺得有點不太對勁,為什麼會是Merlin把他吵醒,通常這種時候都是Harry……

『Lancelot和Arthur需要支援,詳細情況和地點已經傳給你了,你出發後我會將通訊頻道串聯在一起。』

「給我三秒鐘。」Eggsy跳下床,穿起被Harry掛在一旁的背心和外套往一樓移動,「為什麼去支援的會是Arthur?」

『親愛的Galahad,因為我們的王捨不得犧牲你的睡眠時間。』

「Holy Shit !」Eggsy勾起已經少了一把的Kingsman雨傘,奔向已經抵達巷口待命的出租車,跳上車後他該慶幸這個時間絕對不會塞車,不然他可能會要求交通工具增加一台蝙蝠車,他相信Merlin可以弄得到,「我以為Arthur是不用出外勤。」

『其他騎士都在境外,境內只剩下睡死的你和外勤經驗豐富的Arthur,這時候該找誰比較快?』

「他可以把我吵醒的。」

『我也是這麼跟他說的。』透過耳邊的音量和咬牙切齒,他確實感受到Merlin的憤慨。

Kingsman專用的黑色出租車,在無人的街道上以超越限制速度奔馳著,窗外的景色快速掠過,Eggsy覺得這十幾分鐘的路程像是一輩子般那麼長久,最後車子停在一棟商業大樓外,司機在下車前告訴他大樓的其他出入口,他將在那附近等候。

Eggsy敲敲眼鏡,「我到了。」

「Galahad,Lancelot受傷。你需要進來幫忙,門口那些已經解決掉,應該很好找。」Harry帶著喘息的聲音有點小,像是被追逐過後隱藏自己的聲音,「Merlin,指示,我現在沒辦法說話。」

「哪一層?」

『十二樓左邊逃生梯前的雜物間。』

「收到。電梯能搭嗎?」

『正常運作中。』

Eggsy跨過幾個被Harry擊昏的守衛,看這手法Harry果然是勝在經驗值。按著電梯往上的按鈕抵達十二樓,走出電梯口停住探頭左右觀察地形、逃生門指標、監視器,等待電梯關閉後才往前踏出一步,緩慢無聲地接近Merlin傳來的目標位置,他打開門迅速閃身進去將門關上。

打開手機的照明功能,走到最裡面的層架角落,看見已經被Harry隨性包紮過的Roxy,開口問道:「還好嗎?」

「還可以。」Roxy對於自己身分暴露感到有些自責,看到來支援她的人之後更加後悔申請支援這件事。

「慢了二十分鐘。」Harry倚靠在一旁的層架冷冷開口。

「扣掉車程好嗎?」『我可是花了不少時間才把他弄醒。』兩個聲音同時響起。

「Harry,你沒受傷吧?」

「別問廢話,掩護我們出去。」

「當然。」Eggsy自信一笑。

Harry借出肩膀撐起Roxy,Roxy則是向Eggsy露出抱歉的表情,Eggsy搖搖頭對她眨下眼,往前一步將雜物間的門緩緩打開,透過安全門把上的金屬反射看見對向已經有兩名配槍的守衛走了過來,Eggsy跨出一步優雅地站在安全門前,露出完美的笑容。

「兩位先生,晚上好。這個時間還在巡邏真是辛苦你們。如果沒什麼事,我應該是要下班回家了。喔,對了,門都已經鎖好無須再檢查,晚安兩位,再會。」

Eggsy自信地邁出步伐往電梯的方向走,與那兩名守衛擦身而過,當他們回過神發現不對勁時,掛在Eggsy手臂上的雨傘一勾、重重地往兩人的腹部往上一提,手錶對準接著射出失意針。Harry和Roxy跟著Eggsy路線移動,還沒走往電梯一半的路程,身後的安全門被打開,對方的支援也趕上。

Harry啐了聲,被Harry支撐著的Roxy吃力地舉起槍要反擊,卻被Harry搶先一步毫不猶豫地往對方的致命點射擊。Eggsy往前幾步,將他們倆用力拉過來順勢推進電梯裡,撐開黑色傘面調整成散彈槍模式,按下扣板機後丟出一個煙霧彈,用力敲破位在電梯按鍵旁的消防警報,頓時室內煙霧迷漫又下起大雨。在電梯關門前Eggsy滾進同一台電梯,大口喘氣。

「安全上壘。」Roxy對他豎起拇指,耳邊同時傳來Merlin的指示:『無法讓你們休息太久,下兩層後,轉向另一邊的安全門,那邊貨梯到一樓會直達北向門,沒意外的話開門之後出租車會在那裡等著。』

當三人照著指示移動,貨梯將抵達樓層的同時,Merlin才又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希望現在說不會太遲,你們恐怕得先把電梯裡的對手都擊倒才行。』

「「「Merlin !!!」」」三人同時大叫。

『天佑騎士。』

先出手的是Eggsy,再來是把身上能射擊的武器往Roxy身上塞的Harry,凶狠程度遠遠超越手上拿著武器的Eggsy,身旁的兩位後輩差點沒看傻了眼,那順勢而為借力使力的反擊,後座力比什麼都強。

Eggsy見過這樣的Harry,在影片裡,現場目擊果然更有震撼力。

在Roxy用槍托擊昏最後一人走進貨梯時,發現Eggsy僵著臉瞪著Harry,後者對她若無其事地笑了一下。

三人坐上出租車後似乎在市區繞了幾圈,才往Kingsman莊園的方向行駛。

Eggsy坐在前座沉默看向窗外,不知道在生什麼悶氣;Harry則是一邊整理自己的儀容,一邊向Merlin交換情報;Roxy因為傷口而刺痛著,同時覺得跟這兩個人一起出任務自己根本非常多餘。不對,這本來就是她的任務,不是他們的。

抵達莊園後,Roxy直接被送進醫務室重新包紮傷口,Harry和Eggsy將任務報告丟給Merlin後,決定在莊園留宿一晚。

Merlin看著神色有異的前後任Galahad,「別把莊園拆了就行。」










兩人走進專屬客房前一直保持沉默,直到關起門。面對面,Eggsy靠得很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將外套和背心脫下,也替他褪下槍套的肩帶。

「你明明可以叫醒我的。」

「你睡眠不足。」

「我只是睡眠不足而已,總比你負傷上場好吧?」

「你哪隻眼睛發現我負傷了?」

「兩隻!」Eggsy的鼻頭貼著Harry的鼻尖,右手搭在他的左肩上掐下去,力道稍有控制,「真的以為我沒發現嗎?只要到下雨天就會不舒服吧?」

「唔嗯。」Harry不可否認,透過Eggsy溫熱的掌心和適度的力道按摩是很舒適的享受。「但我明明……」

「隱藏得很好嗎?」Eggsy歪頭詢問,「不,在使用槍械的時候的確和往常沒什麼不同,準確度略為下降3%,數據是我去問Merlin的。但是近身搏擊的時候……你會無意識地保護左側,也會引導對手盡量從你的右側進攻。」

「這不代表我不能出外勤,Eggsy。」

「但你是Arthur。」Eggsy疲憊地垂下頭。

Harry手掌撫上Eggsy的頭,輕輕搓揉後親吻他的額頭,「我很好,Eggsy,而你嚴重的睡眠不足,快點上床睡覺。」

「還沒洗澡。」

Harry撇撇嘴心裡想著,等他把兩人都清理乾淨,爬上床應該都天亮了。還是很認命地將兩人身上的衣服脫下,用力刷洗沖乾淨之後裹上浴袍,雙雙倒向大床。

失去意識前突然想到:老年人不適合熬夜,只適合早睡早起。









又是雨天。

Harry撐著雨傘站在Savile Row的店鋪前,等待Eggsy推開門撐起傘,兩人並肩而行。若真要說有什麼變化,大概就是Eggsy會自然而然地站在他的左側和只要雨天就會有的專屬按摩師。

屬於Eggsy不說出口的溫柔和毫無根據的保護慾。

說真的,挺好的。







-Left Side Fin-





倫敦常下雨。w。




其實,
一開始只想寫最後那段蛋蛋會無意識的往叔的左手邊站躺個人而已(咦?)

寫寫兩個人的任性睡眠不足逐漸壞掉和想出任務技癢難耐以及擔心、體貼對方的日常生活,還有魔法師的惡質wwww

Perci在某國地下賭場無誤。

Lancelot的任務是竊取機密資料,雲端比較容易用ip查到機房所在位置,所以USB記憶體之類的比較安全,身分意外暴露只好提前收網,結果不小心被逮到請求緊急支援,以為等到的會是Eggsy,結果Harry出現的時候被嚇壞了,後來Eggsy出現發現自己被Harry抱緊處理,怕好友吃醋一直道歉←女孩兒~

然後,突然想就只是突然想到wwwwwww

有在懷疑Kingsman的出租車應該是可以沒有司機的(無人機模式?都能用遙控的了判定最佳路線搞不好還能飛)有的話應該也是內部人員。

感謝阿無太太和萬用的校稿小機靈<O>

我真的寫了,而且寫完了(感嘆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