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暨刊預購持續~

不放CP/凡斯中心







其實一開始他並不喜歡旅行,萬不得已才會逼著自己收拾包袱上路。久而久之,反而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放入太多的情感、陷得太深突然就要割捨掉,就像從身上刨下一塊肉一樣疼痛。身體的疼痛會習慣,但心裡的傷痕會一次又一次凌遲折磨自己。

越痛,就越無法停下腳步。

「咚。」完全沒注意到前方突然出現個人,迎頭撞上一堵肉牆,然後跌成一團。

「哎呀!抱歉……您沒事吧?真是對不住啊……」

他撐起身子,看清被自己壓在身下的人,有些慌張的詢問,笑得毫無心機——他才不信能在撞上後的瞬間,順手接過他身上的包袱,護著自己當成肉墊的會是普通人,只要有長眼的都能閃過他這個心不在焉、走路不看路的傢伙。故意撞上來的機率占七成以上。

「謝謝,我沒事。」

「欸?」那人歪頭拉著自己手掌相當灼熱,雪亮的銀色眼眸好奇地來回檢視,「真的沒事嗎?」

「沒事。」他再次肯定對方的內功比自己深厚許多,路這麼大一條,躲不過是騙人的吧。

在那人檢視過後放開他先站起身,不帶諷刺地爽朗的笑著拉他一把,順便將包袱掛回他的肩上。「沒事就好,這位朋友要上哪去呢?找旅店?」

「往西走,不找旅店。」

「今天相撞也算是有緣,不如我們一道走吧?」

他有些莫名其妙睞一眼,「目的?」

「沒有目的。」那人越過他的肩頭望向遠方。「我正在逃亡呢,目的大概只有不要被找到就好,你呢?」

「……也差不多。」凡斯淡然地笑了,同道中人嗎?

「這個意思我可以理解成:未來的幾天我們會走到同一條路上嗎?」

凡斯不知該否定或是答應,和自己一起肯定會連累對方,要是被發現身分恐怕也不會相處太久。

「亞那瑟恩.伊沐洛。請叫我亞那。」

許久未回應對方答案,那人反而先報上名號,讓他嚇了一跳,就這樣告訴陌生人真名,真的沒問題嗎?他愣了愣,耳熟的姓氏,這名字是……「北方的……?」

「噓。」亞那將食指放在唇瓣上,「不要大聲嚷嚷,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是秘密那還說出來,這樣根本不對吧?到底是誰放這個沒腦的王族出來的!

敵不過亞那迫切希望得知如何稱呼他的單純眼神,毫無隱藏、甚至閃著不懂得人情世故的純淨光亮,吞吞吐吐地吐出兩個字:「凡斯。」

「這不是真名吧?」亞那有些失望垂下肩,「我以為武林人士都講求江湖道義的,以秘密交換祕密才算公平。」

「沒有這種說法,亞那。爾虞我詐才是江湖。」

說到底,他還是搞不懂為什麼會和一個天真、活潑、可愛、美麗、大方,在他身邊會顯得自己更加陰暗渺小的傢伙一起旅行,莫名其妙被纏上甩不開。說到目的,看起來亞那也沒有準確的目的,純粹就只是跟在他旁邊一起取採藥草到鎮上進行藥草交易,沒人問他也就不會主動提起,兩人就這樣一路向西移動。

亞那喜歡這種旅行的方式,緩慢又深刻,看了許多平常不會多注意的東西。有時候凡斯會突然在路邊急停,蹲下研究起不知名的綠色植物。與凡斯相處多日,他大概能猜到凡斯的身分,但不想多問,就怕對方會像驚弓之鳥轉眼間就會消失無蹤。隱藏在世界陰影下的族群正在協助整個體制恢復正軌卻沒人知曉,讓他更想了解他或是他們到底是為什麼被世人唾棄,如此不合理也不公平。

某一個夜晚,酒足飯飽後亞那單手撐頭,開啟話題。

「凡斯是藥商?」

「嗯,家傳事業。」輕啜一口清酒,抿抿略乾的嘴唇被清酒潤濕。

「有商號嗎?」

「白陵藥莊。」也不是什麼秘密,只是有個響亮的名聲在外,完美的保護色。

「那間很大的藥莊?」

「算是吧,我採集的藥材會及時送到各地的分號,他們會將藥材處理分配。」

亞那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告訴我沒關係嗎?聽起來像商業機密。」

凡斯被亞那嚴肅的態度惹笑,「你說的江湖道義,這樣也算公平了。」

亞那看著凡斯的笑容,怎麼好像被糊弄,那個根本不是什麼秘密,是公開的事實吧?

「亞那。」凡斯突然謹慎專注地看著他。「你能用性命擔保我的秘密嗎?」

「當然。」

對凡斯來說這樣就夠了。







-番外:凡斯的意外旅程-




其實不影響閱讀,但剩下的放本子(欸!)

還有一個正在爆字中應該就直接放本子的番外←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的節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