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注意事項】
*本區含有BL/同人,迷途的小羊請按下X或上一頁離開*

★廣告垃圾留言太多,因此設了留言登入限制,請見諒OTL
★正體中文BIG5密碼請直接複製貼上就可以囉☆這樣還不行的話,旁邊的人應該可以救你



通販使用:月見草賣場
更多經營項目@這裡(メω・)σ☆





戰爭的號角響起,直到出現戰敗的一方,否則永不停止。就算他們已經失去領頭的鬼王,也不見撤退的跡象——這就是鬼之一族。

慶幸的是白陵然很快就在附近找到藥師一族過去常用的秘密通道,快速地通過抵達另一方出口是個安靜的小山丘,在大戰的範圍之外,九瀾和白陵然看著另一頭遠端的煙硝和裊裊升起的狼煙。

威脅他們的問題解決一半,對他們來說的麻煩是被他們封住穴道、氣息微弱進入假死狀態的兩人。

「褚冥漾的傷口需要先處置。」九瀾依照太醫院的程序判斷傷勢後決定醫療次序。

「不。」提案被白陵然拒絕,「這次不行。」

「你瘋了嗎?」

「沒有。」白陵然搖頭,「藥師一族有自己的處理方式,跟我來吧。」他背著褚冥漾指示九瀾帶上冰炎往森林的方向走去。

那是受到螢之森關照的地區,人煙稀少又充滿傳說的禁忌森林。有人說「螢之森」之所以被稱作「螢之森」即是他們是居住於森林的守護者,在夜晚會讓森林發出微弱如流螢般選絢爛的光彩;又有人說他們在森林裡藏著不為人知的妖怪,進得去不一定出得來;還有另一種是夜晚會傳鬼哭神號般的魔音,讓人不敢靠近。

九瀾跟著白陵然走進森林小徑,那是一條沒什麼光線的道路,會讓人憶起童話世界裡進入精靈居住場所之前的那種。最後,應該是在森林的中央,有個依著巨大神木而建的三合院,九瀾明明有感受到不止一人的存在,寂靜到像是沒有人居住般。

看出九瀾的好奇,白陵然褚冥漾和冰炎安置好之後,回應他的好奇,「這裡是真正藥師居住的地方。」

「喂,這樣讓我知道沒有問題嗎?」

「放心好了,沒有血源者帶領,這門是不會開的,這點學習能力我族多少還是會有所保留。」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學乖了,沒這麼傻。

「奇門遁甲。」

「花了不少功夫和定期的修正,嘗試是多餘的。」

「了解。」九瀾點點頭,他剛剛已經試過向外聯繫的方式,全部起不了作用。

「為了感謝鳳凰一族的到來與友好的象徵,在這段期間內你可以盡情的研究。」

能在藥師長居地做研究是不錯的交換條件,但感覺上自己好像是被拐來見證某些事情的,「那他們兩個要怎麼處理?」

白陵然臉色一沉,「先看冰炎的毒性是否已退,如果退了就表示漾漾的血是有效的,我們就必須用加強的方式做出解藥。」

看著白陵然凝重的神情,九瀾覺得不妙,「加強的方式是指將冰炎的毒餵給褚冥漾製作出血清?」

「這是最壞的方法。」白陵然身呼吸後轉身,「居住在此的都是藥人,他們會先嘗試。漾漾失血的部分我會另外製成藥丸後再縫合傷口,如果這段期間冰炎如果醒了,就立刻帶他回都城內。」

「為什麼?」

「你覺得讓他知道自己的用藥是活人做的、尤其那個人是漾漾,他會有什麼反應?」

九瀾瞇起眼,感覺非常不妙。

難怪藥師一族會被人嫌。









褚冥漾睜開眼,是背部如灼熱般的疼痛將他痛醒,發現自己是趴在床上無法動彈。

原本在一旁打頓的褚冥玥聽到趴臥在床上的人改變了呼吸聲,發現褚冥漾睜著眼看著她,褚冥玥撇撇嘴,眼眶泛紅道:「醒來不會叫人啊。」

「姊。」

「你是笨蛋嘛!沒事去幫別人擋刀做什麼!」褚冥玥將椅子搬到褚冥漾旁邊,拍拍他唯一沒有受傷的腦袋,「要不是九瀾和然有即時趕到,看你還能不能在這裡對著我傻笑。」

聽著胞姊一連串的抱怨發言,褚冥漾露出虛弱的微笑,「姊,我可以問問題嗎?」

「給問。」

「這裡是哪裡啊?」

「藥師本家,或是妖師。」褚冥玥提到這個詞總是有些無奈。

所以他是藥師一族?

「我們都是血緣關係者。」褚冥玥停頓一會兒,「而你呢,很不幸的,是其中被稱為萬用解藥的血緣者。看你一臉訝異的樣子,笨蛋果然是笨蛋啊。想想為什麼鏡大人會亟欲推薦你進太醫院?又為什麼然會讓你學習藥典?以及水之一族和那個我不是很想提到他的鬼族中的火焰貴族會出面協助你?」

「因為我是少數活到這麼大沒有受到任何藥品汙染的藥人。」模模糊糊地從大家的對話裡和看過的書籍中拼湊起來的結論。

回應褚冥樣的是一聲語焉不詳的鼻音,褚冥玥接著道:「這是你的東西,好好保管。」從懷中取出一個布包放在褚冥漾枕邊。

看起來有點眼熟,但又不是那麼相同的布包,褚冥漾幾乎可以猜到裡面的東西是什麼,現在沒有力氣打開確認自己的想像是否正確,他想起了另一件事:「姊,鬼族呢?」

「鬼族?早就撤了。在北方升起狼煙不久後,北邊冰牙一族和南方的狼王族,前後夾攻一路清掃進都城,你姊姊我還因此從陛下那裡得到一塊匾額呢。」褚冥玥語氣沒有雀躍也沒有起伏的提起這件事,「殺得很爽就是了。」

「那其他人呢?」依著他最後的印象,是冰炎中毒的畫面,「師兄呢?」

「大家都挺好的,都快過一個月了。你家師兄他人也好好的在國師府,只是不知道醒了沒,等然回來你可以問問他。」褚冥玥想了一下,「你記得然吧?」

「白陵藥莊莊主?」褚冥漾眼睛轉了轉,他為什麼會不記得?

褚冥玥翻了一下白眼,「他是你表哥,記得嗎?舅舅家的表哥,你小時候還經常追著他身後跑呢!」

「冥玥,漾漾不記得是正常的。」白陵然一身白衣出現在房門口,「畢竟我們當時配方用量不夠穩定。」他走近那對姊弟,給他們一個安定的微笑,「對了,我正好從國師府回來,冰炎現在的狀態應該不用多久就會轉醒。」

「所以我的血是有效的?」

對於褚冥樣的疑問,白陵然停頓了一下才回應:「不完全是,九瀾當時的處置不算正確,但的確延遲了原本就存在冰炎體內的毒性發作,其他的等你能下床再說,我們有的是時間。」









冰炎睜開眼,看見陽光透進窗裡,深呼吸覺得空氣清新,感覺一如往常。坐起身,有些暈眩,口乾舌燥,也一如往常。使不上力也要下床更衣,看著自己身上被包紮和已經癒合的傷口已經沒有疼痛。走出房門,感受陽光照耀在身上的溫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曬到太陽,筋骨都在騷動著,如此的熟悉感好像是上次發病暈倒的時候,隔了多久?

「你醒啦?」夏碎端著水盆走來,語氣平淡到像是在跟他說「今天天氣不錯。」

突然想到這麼平凡又安靜,不對勁,「鬼族呢?」

「鬼族大軍撤退也快要一個月了,大家都在打賭你什麼時候才會醒呢。」夏碎將水盆端進冰炎的房間裡放著,「還好嗎?躺這麼久,身體沒有變遲鈍?等等喚太醫院的人來替你瞧瞧。」

身體遲鈍是正常反應,他也習慣這種甦醒過後的遲鈍感,過幾天加強訓練自然就會恢復正常,腦子似乎真的變得比較遲鈍,他想不起來那種詭異的失落感是從哪來的,好像遺忘了非常重要的東西。

「褚呢?」





-TBC-





有種快看到END的錯覺(飄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o-祐
  • 超期待!
  • 謝謝~

    砂礫 於 2015/05/02 23: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