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 衍生
Harry 吐便當設定有 / 劇透? / 確定是HE / 清水保證

以一個母親的角度和女人八卦的天性(毆)
其實這篇是番外←我正篇還沒寫(艸)









當Michelle在黑王子酒吧和該死的丈夫Dean談離婚時,忽然闖入的Eggsy毫不猶豫地揍了那些人將她帶走還要她放心一切會有律師處理的時候,她完全感受到Eggsy的變化,不單單只是一份優雅的工作和那份渾然天成的氣勢,好像她兒子本來就應該要是這副模樣。

帶著滿肚子的疑問在Eggsy帶她踏進所謂的新家時淚流滿面,完全不知情的Eggsy在她的逼問下才道出是裁縫店的老闆分配的宿舍,去他媽見鬼的宿舍裡面的東西和他們搬家前一模一樣,整整十七年的時間還有派人打掃過,肯定是那些人刻意保留下來的,那些穿著體面、講話優雅、說話不帶髒字、骨子裡卻黑得一蹋糊塗、讓Lee死得不清不白的那些人,Eggsy何時和他們聯繫上的?Eggsy的改變也是因為他們的關係?

「兒子,我們住過這裡,在你很小的時候,你爸……我說的是Lee還活著的時候。」

「噢?真的?」Eggsy挑起眉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的,你看牆上。」她走過去指著牆上的痕跡,「那時候你只有這麼高呢!為了不讓你爸錯過你的成長期,我們約好每年都在上面做紀錄。」

「哇喔!太棒了,這表示我們以後也可以幫我們家的小淑女做些記號囉?」Eggsy蹲下身撓撓還坐在兒童推車裡妹妹粉嫩的小臉。

「Eggsy……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她一直害怕相信自己的直覺,尤其是當Eggsy那些微停頓後的回應更讓她不安。

「媽,只是偶爾出個差而已,不用這麼緊張吧?而且Dean那邊保護令應該早就核准了,他在方圓500公尺內都無法靠近你,要是見到他就直接報警。」

見兒子露出自信的微笑,她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這一年多來到底在外面做了什麼,她曾經以為找個足以依靠的男人就能為自己帶來衣食無缺的生活,那個男人的確帶給她另一個世界,但絕對無法稱為幸福快樂,Eggsy也總是因為確認她的安全和滿足她的安全感而放棄自己該有的生活,他已經為她犧牲夠多而他也夠大到能夠為自己決定一切,能夠快樂就好,這是她心中小小的願望。

「做母親的總是會擔心,就當我是老太婆囉嗦吧。」

「噢,媽,你才不是老太婆呢!是資深淑女,好嗎?」

瞧,這嘴甜得像吃了蜜般,不知道是跟誰學來的。

「記得幫我跟你老闆道謝。」

「沒問題的,我這就去打電話。」

看著兒子的背影,和電話那頭的人有說有笑,不時還露出靦腆的聲調和那藏不住紅透的耳根就是個情竇初開的年輕人,如果不是聽得見談話的內容,她會比較相信是在和情人談天。

等他結束通話忍不住對笑得一臉幸福的兒子說:「如果交了女朋友改天約吃飯吧。」

Eggsy用力地摟住她,「當然,如果有的話。」

離開Dean以後她幾乎逐漸回歸到他們認識之前的生活,沒有菸酒、沒有毒品、沒有街頭混混,日子平靜到不可思議像是在做夢一樣,臉上的傷和身上的瘀青也漸漸退去,連兒子都說變得更加年輕許多,像他姊姊不像是媽。

她真的想知道是誰教他說這些話的,女人就是邸擋不住這種小小的甜言蜜語。

「Hi, Michelle.」從附近超市推著嬰兒車回家的路上,這個曾經熟悉的聲音讓她害怕得不敢回頭直直地往前走直到那個人跑了幾部擋在她面前,「才短短幾個星期就不認識我了嗎?」

她緊緊握著嬰兒車的手把假裝鎮定,「Dean, 你不該出現的。」

「是的,我不該出現,而你也有權利報警,但那是在我揍過以後。」

就在她以為拳頭將落在她身上任何一個角落而緊閉雙眼時,聽到男人的慘叫而睜開眼,一名嬌小的女孩抓著Dean的手腕以一種不正常扭曲的方式將人扭轉到另一個方向,「女士,還好嗎?我剛剛已經報警了。」

「好……」傻楞楞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將她以為孔武有力的男人踩在地上,忍不住讚嘆:「非常好,謝謝你。」

「不客氣,這種會打女人的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優雅的腔調吸引她的注意,還有空閒騰出一手和她握手,「我是住在附近的Roxy,很高興認識你,女士。」

等待警察把人帶走之後,女孩陪著她走回住的公寓,邀請她上樓喝杯茶表示感謝,許久沒有和年輕女孩聊天認識一些新玩意兒。

「真想介紹我兒子給你認識,不過不知道他今天會不會回來。」從壺裡倒了杯茶,看著牆上的時間已經接近晚餐。

「您遇上這種事,他能不回來嗎?」女孩眨眨眼看一下手機上的時間,發了幾封簡訊,「我可以在這裡陪您等著。」

「那太不好意思了。」

「不會,這樣我比較放心。」女孩不以為意,「就算晚了,我家也就在附近走路就能到。」

「不好吧,就讓我兒子送你回去……」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女孩像是看穿她的心思,輕快的回應。

讓Eggsy認識這樣美好的女孩,做母親的當然開心。

做了晚餐,哄著小寶貝入睡,兒子回家開門的一瞬間,他是先看見女孩,兩人先是四目相對,然後轉頭問道:「媽,對不起,你還好嗎?Dean那混蛋怎麼會突然冒出來?」

「我很好,還好Roxy救了我,這位是Roxy住在附近,今天陪我一整個下午。」

「呃……謝謝。」大男孩有點尷尬道謝。

Roxy微笑,「不客氣。」

「時間晚了,記得送女孩子回家。」她拉下兒子的肩,靠在他耳邊輕聲交代,「不要放棄任何機會。」

「媽——」不等Eggsy抱怨就把兩人推出門。

站在門口還能聽見兒子道歉的聲音,「不好意思,我媽好像誤會了什麼。」

她才沒有誤會呢!笨兒子。

不知道那晚兒子和Roxy談得如何,應該算是好結果吧?只要女孩有空就會主動過來陪伴,有時候會不小心走進看起來很高級的餐廳,女孩總是說帳到時候再和Eggsy要,或是主動添購一些小女孩的用品,讓她非常不好意思。

度過愉快的下午回到家門口,她看見Dean和他的跟班們站在那兒,Roxy皺起眉頭想衝上去理論但被她拉住了,當Dean看見她們要追上來的時候,女孩抱起坐在嬰兒車裡的孩子,抓著她的手臂喊了聲:「跟我來。」

女孩拉著她快速地穿越車道繞進小巷,因為奔跑而感受到心臟快速跳動,害怕Dean的黨羽們會追上她們的腳步,女孩對巷弄的熟悉度讓她感到不可思議,在裡頭繞著似乎都不會迷路,接著她們進入一個她從未走過的區域——

如果說她們現在住的地方是中產階級都住得起的公寓,那這裡就是那些豪門的豪宅,獨門獨戶的,每一間看起來都是如此富麗堂皇、高不可攀的樣子,她們繼續往前走,不過放慢了腳步,因為在這裡奔跑反而顯眼,也有可能是真的甩掉Dean的跟隨。

接著走進一個巷道內,有點隱蔽的住宅區,女孩站上台階按下門鈴。

打開門的是一位紳士,遠遠的乍看之下她還以為是Eggsy,靠近一看讓她說不出話來。

「歡迎,女士。」那個帶來死訊的男人,她有點不知所措看向旁邊的女孩,男人彷彿知道她的想法,「別怪Roxy,她是我們優秀的同事,我和Eggsy請她在休假期間到附近走走,她的判斷很正確,先進來再說吧,Eggsy可能得到明天才能回來。」

那個男人甚至比自己更清楚Eggsy的去向,她的預感向來準確,Eggsy的老闆果然是這個男人,才會知道十七年前的事而保留著那間房子,現在他也要從他身邊帶走Eggsy嗎?

「請用。」

男人熟練地泡著安定精神的香草茶,聞起來的確是讓人心情平靜許多,但坐在這沙發上她一點都不平靜,很多事想問卻開不了口,Roxy則是靜靜地坐在她旁邊,安撫著寶寶和給她一個放心的微笑。

「當初我就跟Eggsy提過,應該將您和孩子一起接過來住,這裡比較安全,不過被拒絕了。」男人無奈地笑了笑。

「如果不是發生這件事,我一輩子都不會想踏進這裡。」她覺得自己渾身都是刺,無法控制地想保護自己。

男人靜靜地再倒了杯茶,「我很抱歉,希望您能接受,不管是Lee或是Eggsy,我都希望他們都好好地待在您身旁,至於您那位前夫我會盡可能地讓他這輩子都不會再出現。」

她茫然地看著坐在單人沙發雙手自然交握放在膝上的男人,為什麼要這麼幫她?她應該恨他才對啊,但現在卻是無法說出口的感謝,只能詢問:「為什麼?」

「我愛他們,就像您愛他們一樣。」

輕聲的告白,讓長期緊繃的神經和情緒一口氣放鬆,她泛著淚光,如果當時能夠傾聽和理解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如果那個時候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心情如此相似,也許可以避免掉很多不必發生的事,男人點頭示意Roxy帶著她們走進客房,輕輕地關上門。

柔軟充滿香氣的被單和安靜的環境讓她難得的一覺到天明,原本睡在旁邊沙發上的Roxy已經不見蹤影,寶寶也不在一旁,她緊張地跳下床打開門早餐的香味撲鼻而來,隨著香氣走進客廳往另一個方向轉過去就是廚房,看見寶寶在一旁的嬰兒車裡睡得香甜,男人站在爐火前奮鬥著,而Eggsy在一旁……干擾,她的腦中的詞彙只能找得到這樣的形容詞,Eggsy不時偷吃旁邊已成裝好的食物接著被訓斥,再來是緊緊環住男人的肩膀磨蹭被推開,最後男人安撫著親吻Eggsy像是情人般的,終於她忍不住叫出聲音:「Eggsy?」

Eggsy嚇了一跳,從男人身邊走到她面前,「媽,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睡得很好,兒子。」很想好好地拷問Eggsy卻被巧妙地迴避,轉向那個足以當他爸的男人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想,我們是相愛的。」男人幾乎肯定說道。

「Harry——」Eggsy摟著她的肩膀,有點緊張喊著男人的名字。

她深呼吸穩定自己的情緒,「Roxy呢?」

「Roxy有工作先回去了。」Mr. Hart這麼說。

「真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Eggsy。」她有些沉重地嘆口氣再深呼吸,不想讓自己在他們面前哭出來,如果發生在別人家她也許可以誠心誠意的祝福,一個是她兒子、另一個是兒子父親曾經的同事,這令她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我先回去了。」

帶著寶寶她轉身就離開那間過大的屋子,後來Eggsy還是有回家,有時候是偷偷的進門再悄悄離去,也許是不想讓她太傷心,有時候見了面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還是會緊緊擁抱讓她知道他很好不用為他擔心。她無法真的責怪Eggsy,畢竟是自己沒辦法給他該有的親情。

又過了一陣子,Dean以前的跟班不知道為什麼又來找她麻煩,乾脆減少出門的次數把自己關在家裡面,偶爾Roxy經過警告他們別再出現,但今天她只能對著那道不斷被敲打的門板抱著寶寶發抖,對於Dean會去吃牢飯的所有原因怪罪於她,卻沒有人覺得哪裡不對。

突然間外頭的聲音靜止了,門鈴聲響起,她躡手躡腳地走進門邊往貓眼孔看過去,是位紳士站在門口,「Mr. Hart.」

紳士露出苦笑,「抱歉,女士,打擾了,方便進去喝杯茶嗎?」

「希望不是帶來壞消息。」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只是有些問題想詢問。」

她打開門,第二次讓他進門。

「沒有好茶能招待。」

「沒關係,有水就行了。」

「有什麼問題?」她以為像Mr. Hart這樣的人會有疑問找她解答。

男人嘆氣問道,「Eggsy最近有回來嗎?」

這個問題的確讓她想像不到,她愣了一下才回答:「有。」

Mr. Hart點點頭,「果然啊……」

這樣的反樣令她好奇,「為什麼會這麼問呢?」

「他在躲我。」手指一邊旋轉小指上的戒指,Mr. Hart肯定道,「那天確實有點太過心急,他在怪我太早告訴你這件事,除了公務之外我完全見不到他的人影,這讓我有點擔心。」

她現在覺得有點怪,一個和她年紀相當的男人在和她談論她的兒子,但卻是擔心自己情人的模樣,有種即是感……不久前就在這間屋子,她兒子電話那頭談話的對象現在就坐在這裡,只能在內心吶喊著:Oh, My God!Eggsy,兒子,快回來啊!

彷彿聽見她內心的吶喊,Eggsy踏進家門前聽到熟悉的聲音,瞬間又倒退出門外,她還沒來得及攔住,另一個原本坐在眼前的身影已經追出去。

不到一個小時,兩個人一起回來坐在她的面前,侷促不安的樣子,但是要她把兒子嫁掉或是娶一個和她年紀差不多的進來,她可能得花點時間適應這一切……




-Fin-




/ Roxy的簡訊 /

Eggsy你他馬的快點給我回來,你媽出事了。


/ Merlin無所不在 /

「Lancelot下個巷子右轉,後左轉,他們從另一邊包圍了,只要到上城區你們就安全了,Arthur在那裡等你們。」

「Rog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