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向窗外的風景,褚冥漾的住處是保全系統做得不錯的高樓層公寓,聽說是因為他的家人不放心他一個人住特地找的。

『匡噹——』

的確,要是他也會不放心。

站起身探向廚房裡的人,「褚?」

褚冥漾摀著頭尷尬地笑著,「啊哈,鍋子不小心從上面的櫥櫃裡掉出來了。」

冰炎皺起眉,「傷才剛好別做多餘的事。」

「沒事沒事,我很好。」

「叫外賣吧?」

「唔……可是很久沒煮了耶。」褚冥漾有點困擾看著倚在廚房門邊的冰炎,自從受傷之後就沒在家裡吃過,老是吃外面的東西對他來說是無所謂,但是冰炎的體質能適應嗎?

「叫外賣或出去吃,還是你要我煮?」

「你煮?」褚冥漾驚嚇。

「看過幾次應該會。」夏碎、千冬歲和褚冥漾多少都會自己下廚,雖然沒有自己做過,但應該不會太難。

「呃……」

「不然去夏碎家吃。」冰炎拿起電話開始按起號碼。

「不好啦,已經打擾他們這麼多天了。」總不能說現在這種情況就是千冬歲那個兄控要求給他和兄長獨處的時間吧?「做點簡單的就好?」

「嗯。」這個冰炎就沒有反對,只是凝視著褚冥漾做菜的身影,如果當初是這個身影救了他,那事情應該會更加容易簡單許多吧?「褚。」

「嗯?」

「你知道狼的一生一旦認定伴侶直到死亡才會將他們分離嗎?」

「知道啊。」

「人類也是如此嗎?」

「大部分是的。」

冰炎火紅的雙眼不經意地撇開視線,收起想脫口而出的話語。

看著他難得不自在的模樣,褚冥漾覺得有趣地笑了笑,「怎麼啦?」

他搖搖頭,想著:褚冥漾如沐春風的笑容和溫柔將有一天也會被某個人類佔據,說不出原因的心情不好。

褚冥漾放下鍋鏟,關了爐火走向他,發現到褚冥漾靠近時微微地退開,有點不理解褚冥漾的行為。而感覺到自己被閃過的褚冥漾,有點受傷也不太甘心繼續往前逼近直到捉住冰炎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上,「不想說也沒關係,等你覺得可以說的時候再說吧。」

「我想搬去夏碎家住。」

為什麼?這三個字,褚冥漾始終沒有問出口。




-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