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鮮網的網站會活到何時?先貼再說:3
  另外,其他蹲點位置有:
  
  1.Plurk噗浪ID:lostsilence
  2.螞蟻創作網
  3.Weebly
  
  歡迎更新←
  
  
  
  
  
  
  
  
  蘭德爾的訊息快馬加鞭早一步送入宮中,接下快報的是一名身穿紫袍配有巡司玉佩的女性,從門前接到消息後立刻轉身跑向仍在書房批奏摺的主子。
  
  「陛下,鬼族的動向已逼近城郊,是否需要派兵增援?」
  
  幾乎已經被奏摺淹沒的人從一堆書卷裡伸出手隨便指了個方位:「通知國師府。」
  
  「是。」不管有沒有人看見仍行禮準備告退前往國師府,在邁開腳步之前被喚住。
  
  「冥玥,保護好必須守護的東西。」
  
  她微笑,「是。」這是當然的。
  
  當年除了各方門派對家族趕盡殺絕外,還有另一方官家的人馬也在追逐他們,曾經的身分與過往的歷史讓他們一族的存在如眼中釘、肉中刺不拔不快,但他們只是想安安靜靜過著平淡的生活而已,將胞弟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後,她奮發來到距離聖上最近的位置,犧牲自己的自由和放棄應有的責任,為的就是確保自己與家族的安全。是人質亦是監視的交換條件,如今她擁有的地位已經不再是人人追殺的對象。
  
  
  
  21. 寶物
  
  
  
  隨著馬匹快速奔馳懷中躺著兩塊不相襯的玉玦輕微碰撞著,一塊是由母親傳承於她,另一塊則是在胞弟離開之前留下的故人遺物,皆由她保管直到時機到來。
  
  「大人已久候多時。」來到國師府門前守門的小廝迅速地替她牽馬並且轉達主人的去處,褚冥玥瞥了小廝一眼沒有停留。當年她帶著年幼的弟弟來到國師府,大人們也是像是事先預知般派人在門前等著,已經學會走路還走得不太穩的褚冥漾,傻傻的牽著大人們的手消失在這道門後。
  
  這麼多年來她多次進出國師府不知為什麼像是安排好似的都是褚冥漾不在的時候,踏進幽靜的庭院之中難得的看見三位國師大人齊聚一地,印象裡三人很少同時出現。
  
  褚冥玥上前行禮,「大人。」
  
  「小朋友們正在回來的路上,鬼族尚未進入都城暫時還能悠閒一陣子。」扇手握摺扇輕點唇瓣,「與吾等聯盟的武林人士皆已回覆將會協助皇軍抵禦。」
  
  「多謝扇大人。」皇宮裡大人們對國師府多少都有所顧忌也是因為他們和民間多年來保持友好的關係,強大到足以推翻整個政權就如同幾百年前上一個朝代的消逝。
  
  「小玥,」鏡突然轉頭看向她,「有些事無法避免,時間到了該發生就是會發生,唯一能夠做的只有將傷害降到最低。」
  
  「大人的意思是?」褚冥玥皺起眉,怎麼會突然提到這個?
  
  「巧合之間所產生的必然自有他的道理,命運道路的交會也不必太過擔憂,」與鏡對視,「那孩子自己能夠逢凶化吉不會有事的。」
  
  她不太明白鏡所說的必然是什麼仍是點點頭。
  
  
  
  *
  
  
  
  他們各自離開湖之鎮又各自前往都城時,冰炎已經不再戴著與衣袍相襯的黑紗帽,與父親神似的容貌和能力不再是必須保守的秘密,他絲毫不懷疑江湖盛傳八卦的速度絕對比想像中的還要快,看茶樓裡的人就知道。
  
  想到這裡冰炎瞇起眼啐了聲,「一群吃飽沒事幹的傢伙。」
  
  褚冥漾挨著冰炎身旁坐了下來,順手倒了杯茶水遞給他,冰炎接過茶碗一口飲盡,褚冥漾接過空茶碗滿頭霧水,用眼神詢問同桌友人們,個個搖頭無語。
  
  「師兄?」
  
  才叫出口,冰炎就伸出手撓撓他的頭,同桌的友人惱著要怎麼阻止他們在外頭要收斂些,光是冰炎一人就夠引人注目,更不用說從頭到尾不知道到底是來幫忙還是幫倒忙的殺手之子。
  
  「沒事。」搓揉褚冥漾的雙頰在他耳邊輕喃,「有點不太習慣而已。」
  
  羞紅了耳抿起嘴,不甘心每次都這樣被冰炎轉移話題。
  
  阿斯利安從茶樓外走進來一入座便低聲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得趕回都城,雖然師父說尚安無事,但這裡有令人不祥的預感。」
  
  「怎麼說?」夏碎有些意外,當初選擇這條路的是戴洛保證絕對安全的道路,為何阿斯利安會如此不安?
  
  阿斯利安搖頭,「如果是以往會也會認為這是條絕對安全的選擇,但是現在我不敢保證。」
  
  「出了什麼事?」冰炎也聽出一些端倪,阿斯利安剛才說要去拜會一下友人獨自離開,是打聽到什麼消息嗎?
  
  「在武林大會宣布召開不久後,奇歐族的王子便失蹤自今尚未尋獲。」
  
  冰炎和夏碎互看一眼,「休狄嗎?」
  
  阿斯利安含首,「休狄的消失代表奇歐族不再安全。」
  
  千冬歲立刻在手掌中寫下字條單手覆蓋壓在桌上,再度將手抬起時字條已經消失。褚冥漾眨眨眼看著各自若有所思的師兄弟們,跟不上話題只好把注意力轉向其他地方……
  
  突然有隻手掌遮住他的視線,「嘿嘿,聽他們說話很無聊對吧?走!我帶你去廚房逛逛。」
  
  「西瑞?」褚冥漾撥開擋在眼前的雞爪,卻在下一秒被反過來抓住,拖著他往茶樓深處走去。
  
  「走啦!師兄沒有阻止我,那就表示可以。」西瑞自顧自的拖著褚冥漾走,讓他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隱藏在茶樓後的廚房,忙碌的鍋鏟碰撞的聲響和廚子喊著把菜端出去的聲音,根本沒人注意到兩人潛入自家庭院中。
  
  褚冥漾拉住西瑞,「喂!到底要去哪?」
  
  「當然是去廚房討點吃的啊!」
  
  「就這樣去?」褚冥漾皺眉。
  
  「有什麼不對嗎?」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的西瑞,「不會吧!我家小弟有這麼膽小嗎?」
  
  「這不是膽小不膽小的問題!」
  
  正當褚冥漾想對西瑞解說何謂禮貌時,突然一個冷冽的聲音冒出來,「完全不用腦子的白痴。」
  
  「誰?誰說本大爺不用腦子的!沒看到本大爺的腦子還好好的掛在脖子上嗎?」
  
  「呃……」他不太懂西瑞的用詞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
  
  「掛……?果然是不用腦的笨蛋。」站在夜晚的樹蔭底下的人一彈指便在西瑞耳邊出現小小警告似的火花,走上前暴露在昏暗的燭火和月光下,黑色衣袍隨著步伐擺動,熟悉的氣息迎面而來,像極了師兄盛怒中的狀態又不太一樣。
  
  向後梳起的銀白色俐落短髮和冰冷不屑的眼神,讓褚冥漾只想拉著西瑞逃走。
  
  「喔喔?奇歐的貴族?有意思。」西瑞眼睛露出發現獵物的光芒,不過為什麼他可以一眼就看出來?
  
  「哼,黑暗殺手一族的,憑你別想碰本王一根寒毛。」
  
  等一下。為什麼他們一見面就可以知道對方的身分?還能就這麼鬥起來?
  
  「你別管,這是我們之間的私事。」
  
  這傢伙閒著沒事就是製造敵人嗎?褚冥漾想也不想立刻回頭往茶樓走去,才轉過頭就撞上一堵肉牆,眼前布料上的繡紋好像在哪裡看過,想著想著還未回過神,被像是對待物品般被移往旁邊又撞到另一個人。
  
  「褚?」
  
  「師兄?」發現是撞進冰炎懷中整個人才鬆懈下來,「剛剛那是阿利師兄?」完完全全讓人感受到殺氣的是他以為脾氣溫和的阿斯利安?
  
  冰炎沉吟,「別管他們了。」
  
  「不會有事吧?」
  
  「阿利會處理。」
  
  「喔。」乖乖被領走的褚冥漾看著面無表情的冰炎,兩人靠得越近越能輕易察覺到彼此功夫底子的差異,亦能明顯感受到有些事情是師兄們刻意不讓他接觸,是因為自己還沒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嗎?
  
  握著冰炎的手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越來越用力且顫抖著,冰炎在茶樓外停下手指輕觸褚冥漾快皺成一團的五官,「在想些什麼?」
  
  「沒什麼。」褚冥樣撇過頭閃躲冰炎的觸摸。
  
  「褚。」冰炎扯住他的臂膀,「別瞞我。」
  
  「師兄,你也有事沒說,這樣很公平。」
  
  冰炎長嘆一口氣,「有些事知道越少越好,我不希望你因此受傷,但也不希望你誤會。」
  
  「我知道……」輕輕靠著冰炎的肩,不讓他看見自己的表情,褚冥漾是知道的,冰炎不說是為了保護他,所以才會更氣自己總是依賴他而不被對方依賴。
  
  冰炎轉過身將他擁入懷中,「剛剛那位是休狄,奇歐族的繼承人也是阿利以前的搭檔。」
  
  已被鬼族入侵略的奇歐一族目前是分崩離析的狀態,休狄不得不離開原來的居住地來到舊識所開的茶樓暫時安頓,而阿斯利安過去也常到這茶樓來探聽消息,剛剛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不是很明顯、又有點熟悉的煙硝味,跟著味道來到茶樓後院就看見對峙中的休狄和西瑞。
  
  阿斯利安立刻明白如果不是西瑞刻意挑釁就是休狄的老毛病又犯了,「西瑞、休狄別鬧了。」
  
  「誰鬧了?分明就是這低賤的……」
  
  「誰低賤?」西瑞撩起礙事的長袍跨出大步準備衝上去時,再度被夏碎和千冬歲兄弟倆綁起來帶走。
  
  「休狄。」阿斯利安沉下語氣,警告不要用他不喜歡聽到的用詞,「莉莉亞失蹤了,你難道一點都不擔心嗎?」
  
  「為什麼要擔心?她會照顧好自己。」
  
  「那是你妹妹。」
  
  「父親造的孽與我無關。」
  
  「休狄。」
  
  「阿利,這是家務事別管太多。」
  
  「是嗎?那算了。」阿斯利安洩了氣般擺擺手,「我原本想去找找看有沒有線索的,既然你不願意那我也無話可說。」
  
  「阿斯利安那裡現在很危險。」休狄皺眉,這件事發生還未超過二周他也是擔心遭到埋伏才一直拖著沒有回去。
  
  「讓自己的妹妹遭受到危險那才真的叫做危險。」阿斯利安堅毅的眼神睞向休狄,那不以為然的態度讓他火氣又上來了,轉過身:「後會無期了,休狄.辛德森。」
  
  休狄揉了揉額角,咬著牙道:「去就是了,不要逼我。」
  
  阿斯利安在休狄看不見的角度露出計畫達成的微笑。
  
  
  
  
  
  
  
  
  
  -TBC-
  
  
  
  
  碼一碼字覺得這篇會有點長
  可能會有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類的——(毆)
  
  前陣子整理了前半部,目前預計還有一半.................
  ......................................盡力就是了ORZ
  
  
  感謝大家收看(揮手)
  
  
  砂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