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褚冥漾到來之後,每天晚間在夏碎家吃過晚餐再回家已經變成習慣。夏碎和千冬歲在料理上都有某種程度的狂熱和堅持絕對不缺食量大的試吃員。

 

「冰炎在家會做菜嗎?」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褚冥漾活像被餓了好幾天似的拼命把食物往嘴裡塞忍不住問道。

 

「會……」褚冥漾抬起頭然後微微地偏了,「吧?」看見冰炎那雙眼盯著他瞧,忍不住抖了抖當作沒看到低下頭繼續扒飯。

 

「我沒把自己餓死過。」冰炎用「你明明就知道」的眼神警告夏碎。

 

「好吧,那我換個問法……」夏碎無害的笑容問:「漾漾,你喜歡誰做的?」

 

「什麼?」褚冥漾充滿疑惑。

 

夏碎指指自己再指指冰炎,「晚餐啊,你喜歡誰做的?」

 

褚冥漾嘴裡含著叉子定格良久,視線在兩人和桌上的豐盛佳餚之間移動,最後吐出三個字:「千冬歲。」

 

坐在旁邊的千冬歲悶著笑往他碗裡加菜:「漾漾好乖多吃一點!」

 

「謝謝。」

 

冰炎輕輕地放下筷子,「吃飽了,謝謝招待。」

 

「咦?」看著冰炎穿起外套打算離開的樣子,褚冥漾迅速把碗裡的東西一股腦地全塞進嘴裡,發出一連串不明所以的聲音,「唔唔唔唔唔唔唔!!!!!」

 

雖然事出突然而且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很有趣,不過千冬歲還是自動幫他翻譯:「學長,漾漾叫你等他。」

 

冰炎哼了聲蹲下穿鞋等著某隻小狗追上。褚冥漾急急忙忙隨便踏進鞋裡嚼著最後一口飯,嘴角還掛著一粒米飯不知所措得站在冰炎身邊。

 

道謝說完明天見就離去的兩人,褚冥漾仍舊緊張怕被丟下立刻黏上,被紅眼冷冷一瞪之後又不敢黏得太緊。

 

千冬歲看著兩人一前一後的背影問:「是吃醋吧?」

 

夏碎回答得毫不猶豫:「是吃醋。」

 

 

 

 

 

 

回家的路上,褚冥漾走在冰炎身後不近不遠的距離就怕再度惹毛對方而被拋下,這樣的態度反而把冰炎逼得更加煩躁停下腳步,「不想跟上就回去夏碎那裡。」

 

「可、可是……

 

「你要報恩的對象是夏碎。」

 

「但是……

 

「閉嘴。」

 

自動摀起嘴:「嗚嗚。」

 

看著褚冥漾雙眼泛著淚,冰炎嘆口氣走過來撓撓他的頭頂,「走吧,回家了。」那一瞬間冰炎知道自己沒救了,全因為這隻自己送上門報恩的小狗,一激動就想往他身上撲去但是被輕巧的閃過後自己差點跌倒撞地,冰炎沒良心的噗哧一笑:「笨蛋,我是說回家,不是叫你過來,比賽看誰先到家。」

 

「啊——冰炎才是大笨蛋!」褚冥漾起身拚了犬科的自尊往前衝吧。

 

是說,吃飽這樣跑步不太好。

 

 

 

fin-

 

 

隱藏標題:吃醋

 

從這邊開始劇情走向可能會和另一篇有點不太一樣:3

不過主旨是小確幸-小小的、令人會心一笑,盡可能不要離他太遠(努力OTLLLLL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