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醫院裡面除了為各種動物進行醫療以外,還有美容部、商店甚至還有研究部門,褚冥漾帶冰炎繞一圈熟悉環境和大家打聲招呼,每個人都瞪大眼睛看著那熟悉的髮色卻很有默契地不多問,這讓褚冥漾除了傻笑還是傻笑,冰炎則是覺得有些疑惑。
  
  「好了,就這樣,我該回工作岡位上了,他就麻煩各位了。」
  
  冰炎好像在不知不覺間被某人賣掉了忍不住出聲:「喂,什麼意思?」難不成嫌他礙事嗎?
  
  「就、就是我等等忙起來可能會沒時間看照你,才拜託大家幫忙啊。」冰炎的語氣讓褚冥漾緊張地抖了一下。
  
  「我可以去夏碎那裡。」
  
  「喔。喔。」褚冥漾被動的點點頭。
  
  他瞇起眼睛很懷疑這敷衍的回應。
  
  褚冥漾默默地退了一步,「夏碎學長說可以就可以啊,我不反對。」
  
  「謝謝。」
  
  「嘎?」褚冥漾看著冰炎轉身離去的背影,愣了。
  
  冰炎憑零碎的記憶道踏進夏碎的研究室裡,觀察箱整齊堆放成一道牆,牆和牆之間形成一個小小蜿蜒的走道只容許一個人通過,冷血動物惱人的氣味撲鼻而來,這間研究室原本就是長這樣的嗎?怎麼印象中還有另一間和這個相似的房間,但是房間是香甜的味道。
  
  「啊,冰炎,是你啊?可以幫我把地上那疊書搬過來嗎?我正在餵它們吃東西……」夏碎小心翼翼地把活碰亂跳的食物放進觀察箱裡,稱作:餵食。
  
  他彎下腰將腳邊的書抱起堆放在桌上,靜靜地等著夏碎把食物分發完畢。
  
  夏碎脫下橡膠手套丟進垃圾桶裡,看著冰炎好像有很多問題想問,欲言又止的模樣,等他自己開口還不如自己先問:「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他停頓一陣子想著該從什麼問題開始問起,「這裡的人都認識我?」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像是在說:喔,原來是你啊!讓他懷疑自己受傷那段時間到底做了?
  
  「認識啊。」夏碎語氣輕快地回應,「你的毛色很少見,很容易聯想的。」當時他也是一眼就看出來這傢伙就是那隻被救回來的犬隻。
  
  「我是有做過什麼蠢事嗎?」
  
  「蠢事?」夏碎語帶笑意,「怎麼會這麼認為?」
  
  「眼神有點討厭。」
  
  「那還真是抱歉,因為我們做這行的多少都有聽過一些動物會回來報達救命之恩的傳說,只是第一次真實在眼前上演不免有些好奇,漾漾沒告訴你嗎?」
  
  搖頭。
  
  「可能是不想讓你感到困擾吧?不過看來是反效果,我會再跟他說的。」夏碎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翻閱文件,看了一大段之後發現有點安靜,「你想待在這裡?」
  
  「不方便嗎?」他可一點都不想待在另一頭被其他人當珍稀動物來觀賞。
  
  「漾漾呢?」
  
  「他說會很忙,沒辦法照顧我。」
  
  夏碎眨眨眼看冰炎的表情不太開心的樣子,「他只是不想分心而已。」
  
  冰炎冷哼了一聲,「與我無關。」就當夏碎是答應可以留下,自己找個舒適的位置坐了下來。
  
  夏碎又無奈又好笑地拿起桌上的電話撥著分機:「歲,跟他說中午一起吃飯。」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礫 的頭像
砂礫

Lost Silence

砂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